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古第一武神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飛馬幫與你有何仇怨,要行如此惡毒,趕盡殺絕之事!”

    三名飛馬幫長老,呈品字形包圍了陸川,厲聲質問。

    由不得他們不怒火沖天。

    在察覺有異,趕來此地的路上,用尸橫遍野都不為過。

    無論男女老幼,但凡修為不足者,幾乎都在無聲無息之中被毒殺。

    如此厲害的毒物,著實是生平罕見,但更可怕的是下毒之人,不僅能在這么大范圍內下毒不說,手段更是兇殘無比。

    作為曾經的馬匪,即便現在仍時不時偶爾客串一下,殺人絕戶的事情沒少做,可比起陸川來,又有些小巫見大巫了。

    數千乃至上萬條人命啊!

    “呵!”

    陸川失笑搖頭,淡淡道,“當年你們在邊疆屠村滅戶,劫掠商旅的時候,那些商旅村民,也是這樣為你們的吧?”

    三人互視一眼,面色齊齊一沉,舊事重提,這是仇家找上門了!

    “朋友,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你如此作為,就不怕被大晉武道界視為魔頭,人人得而誅之嗎?”

    一名老者喝問道。

    “真是有意思,你們殺人后,轉身一變,可以成為烏同府有名的馬商,我殺人后,就得成為人人得而誅之的魔頭?”

    陸川微微側頭,古井無波的目光緩緩掃過三人道,“多說無益,別說我不給你們機會,一起上吧!”

    “殺!”

    三名長老見事不可違,當即收斂心思,齊齊施展絕學殺向陸川。

    飛馬幫可不僅僅是所有疾風刀法和奔馬勁,在洗白之前,他們都是縱橫北地,兇名赫赫的馬匪,各個都有自己的拿手絕活。

    只不過,論實力修為,還是要數飛馬幫之主馬御空,而其成名絕學也正是疾風刀法。

    久而久之,自然而然,涼州附近,便盛傳其威名。

    “呵!”

    面對三名三品高手的夾攻,陸川怡然不懼,腳下如風,迅若奔雷,在三柄鋒利寶刀中來回穿梭,竟是游刃有余,如閑庭信步。

    這也難怪,畢竟此時的陸川,單論修為而言,已是實打實的三品上,本就強出三名長老不止一籌。

    而其身法招式,也是自己磨礪領悟而來,最為適合自身,遠超同階。

    更遑論,三人還要用內氣壓制毒物,實力本就打了折扣,此時勉力施為,也不過是仗著聯手,才能和陸川周旋一二。

    三人越打越心驚,本以為自己等人是因為中毒,實力大減,才只能聯手對敵,卻不想陸川的實力如此之強,近乎不在二品高手之下。

    再看他的樣貌,也著實太年輕了點,說是十七八歲都有可能,至多不過二十歲。

    即便是打娘胎里開始修煉,大晉那些頂級天才武者,也不過如此了吧!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讓三名老牌三品強者,震撼不已的是,陸川招式之老道,戰斗經驗之豐富,竟然比他們還強出一分。

    要知道,這就不是天賦能夠彌補的了,而是要歷經無數次廝殺戰斗,才能得來的寶貴經驗。

    世家子弟的資源比散修武者高出不知凡幾,無論是修煉資源,亦或者武功秘籍,兩者都不可同日而語。

    但散修武者中,從來不乏能夠與世家子弟正面相斗的存在,就是因為這些人常年戰斗廝殺,所積累的豐富經驗,足以彌補部分差距。

    在他們看來,能如此年輕,又有這等修為實力,定是世家子弟無疑。

    可怪就怪在這里,作為馬匪能活到現在,本身就不是蠢人,絕不會去招惹世家存在,否則頃刻便有覆滅危機。

    若不是世家子,何以要行滅門絕戶這等兇殘報復之事?

    但現在,已然容不得他們多想了!

    當當當當!

    一陣急促的金鐵錚鳴大作,火星四濺中,三道人影蹬蹬踉蹌爆退,唯有陸川好似動也未動,甚至就連氣息都沒有絲毫紊亂。

    反觀三名長老,此時已是氣喘吁吁,滿頭大汗,甚至有人兩股戰戰,并非是嚇的,而是氣力不濟之象!

    “咳咳!”

    其中一人低咳數聲,面色鐵青道,“卑鄙小人,下毒算什么英雄好漢?”

    錚!

    回應他的是刀吟錚鳴,縱掠如電的鋒利刀光,即便是到如此,陸川依舊沒有拔刀。

    面對如此迅猛絕倫的一刀,此人只能勉強出刀抵擋。

    當啷!

    但聽一聲巨響,火星四濺中,此人悶哼一聲,寶刀脫手而飛,整個人吐血倒飛出老遠,骨碌碌滾落在地。

    “老四!”

    另外兩人救援不及,趕忙出手攔截,以防此人被陸川補刀。

    可惜,陸川根本沒有上前的意思,一個重傷又中毒的三品,即便是他站著毫無防備,對方也傷不到他分毫。

    咻!

    就在兩人與陸川再次纏斗在一起時,驀然傳來一道隱晦的穿云裂石破空之聲,一抹烏光幾如閃電般從黑暗中,穿過了熊熊大火,直取陸川后心。

    當!

    陸川閃電般轉身,一刀正中烏光,刺耳爆鳴中,火星迸濺,一根食指粗細,通體由精金打造的箭矢被磕飛。

    “殺!”

    另外兩人見有機可乘,全力出手,直取陸川毫無防備的后心要害。

    當當!

    金鐵錚鳴中,兩人直接被陸川隨手一刀磕飛了兵刃,虎口崩裂,吐血倒飛,滿目駭然的跌落在地。

    原來,此前的陸川,一直留有余力,并未全力出手!

    錚!

    幾乎在同時,一縷迅若風雷般的刀芒,出其不意的從斜刺里殺出,悍然攻向了陸川后心。

    其速之快,比之三品的長老,快了何止數倍,刀招更是凌厲迅疾,有如風刃吞吐,無聲無息,僅僅帶起了一絲空氣波動。

    更可怕的是,此刀一出的瞬間,寒風呼嘯,卷蕩風雪,攪亂了那一絲空氣波動,讓人根本摸不清到底是從何處出刀。

    嗷嗚!

    眼見刀鋒就要及身,一聲隱晦如悶雷般的咆哮乍起,淡金色毫光在陸川體表涌現,竟是第一時間全力爆發,并且拔出了虎嘯刀。

    虎嘯刀出鞘,有如虎嘯山林,風雨相隨,瞬間迫散了那刀鋒裹挾而起的勁風,并且順勢一刀斬出。

    鏗鏘!

    一聲清脆金鐵錚鳴中,一柄斷刀沖天而起,緊接著刀光一旋,血光迸濺,一道人影在飄散的雪幕之后悶哼倒退。

    “哪里走?”

    陸川低喝一聲,腳下一點,人如離弦之箭,又似猛虎越澗,瞬息一步三丈,虎嘯刀裹挾著懾人心魄的霸道嘯聲,又有驚人風勢相隨,寸步不離那人要害。

    此人也是了得,危急關頭,竟是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實力,速度都是快的出奇,有如一縷勁風般,原地盤旋躲閃。

    遠遠望去,就好似一大一小兩道旋風,在互相爭搶地盤,又似互相吞噬。

    嘭!

    眨眼間,兩道旋風崩散,雪幕散落間,露出兩道人影。

    “幫主!”

    身受重傷的三名長老,大喜過望,旋即面色劇變,因為他們驚為天人,身為二品高手的幫助馬御空,此時赫然抱著鮮血淋漓的右臂,面色猙獰的盯著陸川。

    “沒想到,你竟然成長到如此地步!”

    馬御空恨聲道。

    “哦,沒想到馬幫主竟然認得在下!”

    陸川淡淡道。

    馬御空猙獰吼道:“哼,就是化成灰,老夫也認得你這畜生,竟敢殺害我兒,老夫恨不得將你抽筋扒皮,生啖血肉!”

    “什么?是他殺了少幫主,豈不是說,他就是……”

    三名長老大驚失色,無不駭然盯著陸川,早已經近乎望去的記憶,不由一點點涌上心頭。

    事實上,過去的事情并不遙遠,僅僅幾個月而已。

    可在這些高高在上的‘強者’眼中,一個疲于奔命的逃亡之人,更不值得他們上心。

    甚至于,就連當初馬御空投靠沈如暉,暗中派遣幫中精銳,四處尋找兇手的蹤跡,都有些不滿。

    只是礙于其幫主身份,又懾于其實力修為,才不得不配合。

    未曾想,當初未被看在眼里的人回來了,而且實力強大的可怕,竟連二品高手的馬御空,都傷在了對方刀下。

    “呵,殺人者,人恒殺之!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陸川淡漠一笑,虎嘯刀遙指馬御空,淡淡道,“想來,馬幫主身為**湖,應該很清楚這個道理!”

    “不錯不錯,哈哈哈!”

    馬御空點點頭,仰天狂笑道,“你家祖宅是我讓人燒的,不僅如此,你爹娘的墳,也是我讓人挖的,想不想知道他們的尸骨在哪兒啊?”

    “什么?”

    幾名長老面面相覷,不可置信的看著馬御空。

    殺人不過頭點地。

    挖墳燒房,這已經違背了江湖道義,為所有人不齒,即便是邪魔外道都不屑為之!

    也難怪,人家找上門來尋仇,而且用下毒這等手段,擺明了要將飛馬幫一網打盡,行那絕戶計。

    “這兒也算是一處寶地,待得開春,青山綠水,長眠于此,也是不錯的選擇!”

    陸川淡淡道。

    “哈哈!”

    馬御空一愣,旋即越發狂笑幾聲道,“真夠鐵石心腸的,難怪你能走到今天,但老夫還是要成全你一份孝心,告訴你他們的尸骨在哪兒!”

    “看到了,這里遍地都是,老夫將他們挫骨揚灰,混在了馬糞里,鋪在這里的地面上,每天被人踩踏,如此方能解老夫心頭之恨啊!”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