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神魔書 > 第四十一章 家族救援
    精鋼撬棍發出沉悶的聲響,無數條黑色棍影盤旋而起,在喬身邊化為一堵半透明的黑色墻壁。

    一道道細細的劍光如流水,侵蝕著墻壁,沖擊著墻壁,從極細的縫隙中穿透了墻壁,然后在喬身上留下一寸多深的傷口。

    喬極力的舞動撬棍,偶爾沉重的撬棍會和梅爾斯的刺劍撞在一起。

    梅爾斯身形如風,他手中的刺劍就好似蜻蜓點水,輕盈的在撬棍上一晃而過。以喬的巨力揮動撬棍,和刺劍撞擊時發出的聲音,就好似雪片落在河水中,輕微到了極致。

    “喬,無論你是如何逃脫的……你可以去死了。”梅爾斯飄忽不定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他的速度越來越快,攻擊的頻率越來越高,短短一句話的功夫,喬身上又多了十幾道傷口。

    喬雙手緊握撬棍,他急速揮動撬棍,手掌和撬棍猛烈摩擦,掌心的汗水都化為白色的水汽升騰。他雙眼盡成紅色,在莫名的戰斗本能的控制下,撬棍不斷向四周抽、劈、點、砸。

    梅爾斯的速度極快,快到喬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

    按照梅爾斯的速度,一個呼吸間,他可以輕松的在喬身上留下上千條傷口。

    可是喬驚人的戰斗本能,讓他的撬棍猶如一條毒蛇一般繞著身體翻滾騰挪,不時轟出一記對梅爾斯也頗有威脅,逼得梅爾斯不得不退后閃避的妙招。

    撬棍帶起的惡風聲,讓梅爾斯也不敢輕易碰觸,他只能繞著喬游走,手中刺劍一擊即走,完全依靠速度將喬壓制了下去。

    刺劍和撬棍不斷的碰擊,梅爾斯使用的劍技極其高妙,他使用了極其精妙的卸力技巧,饒是如此,數百次的撞擊后,梅爾斯的肩膀、手肘、手腕,以及右手五指的每一個指關節,都被震得隱隱生痛。

    就好像有無數根細針在關節里亂扎,漸漸地威爾斯握劍的力道都小了幾分。

    ‘噗噗’兩聲,梅爾斯又在喬的后背留下了兩條傷口。喬反手一棍橫掃,梅爾斯喝罵了一聲,右手輕輕一點,刺劍在撬棍上輕輕一磕,他的身體好似沒有重量的幻影一樣,借著這一磕的力道向后飄出了十幾尺,然后再次化為殘影撲上。

    就是這么輕輕的一磕,梅爾斯的右肩傳來一聲細微的關節錯動聲。

    一股難以形容的酸澀刺痛襲來,梅爾斯駭然喘了一口氣。他的肩膀,居然被撬棍上的力道給震傷了,他甚至能感受到關節骨膜被擠壓、關節相互摩擦傳來的滯澀感。

    梅爾斯有點傻眼了。

    在金桔街區,他一拳就能將喬轟飛百多尺,他劫持喬的時候,他能感受到喬的力量。一個剛剛開辟力量海,擁有幾千磅蠻力的小菜鳥而已。

    但是現在,喬擁有的力量堪稱恐怖。

    梅爾斯走的就不是力量路線,他追求的是極致的速度,他擁有的是‘風’的力量。在他完成力量海的鍛煉后,他擁有的力量也就七八千磅。

    即使到了今天,三海全開,七脈貫通之后,梅爾斯的肉體力量也不到一萬磅。

    而喬擁有的蠻力,比梅爾斯曾經見過的,北方冰原上野蠻人部落培養的精英海族戰士,還要強出不少。

    就在梅爾斯嚴刑拷問亞南的這點點時間里,究竟發生了什么?

    梅爾斯瘋狂的咒罵了一聲,在喬的緋紅視野中,他的精神海和能量海驟然壓縮,體內的七條流光溢彩的光帶驟然爆出了青色的強光。

    刺耳的鏗鏘震鳴聲從梅爾斯手中的刺劍上傳來,三尺多長的細細刺劍驟然爆發出青色光芒,無數道細細的青色流風包裹著刺劍,刺劍震蕩著,伴隨著刺耳的撕裂聲,大片青色氣流從劍鋒上噴出,化為十幾尺長的一道風劍直刺喬的后心要害。

    “圖倫港的鄉巴佬,見識一下真正的騎士技!”梅爾斯猖狂大笑。

    喬轉身,雙手揮動撬棍,全身大汗淋漓,傾盡全力朝著疾刺而來的風劍砸了下去。

    胳膊粗細的精鋼撬棍,在喬手中彎曲了一個小小的弧度,撬棍激蕩空氣,發出猶如巨炮轟鳴的巨響,棍頭甚至在空氣中打出了一圈面盆大小的白色氣爆。

    ‘轟’!

    亞南的一家老小齊聲驚呼,一道狂飆貼著地面席卷,將她們一骨碌卷起來,向后飛出了數十尺。

    喬雙手劇痛,掌心皮膚全部裂開,鮮血不斷順著手腕流淌。

    他的兩只袖子炸成了無數碎布隨風亂飛,兩條白花花的大胳膊上,雪白粉嫩的皮膚被撕開幾條深深的口子,血水不斷的從傷口中涌出,‘噠噠噠’的滴在地上。

    精鋼撬棍已經變成了上百塊破銅爛鐵,猶如風中的落葉,隨著狂飆向四周亂飛,‘鐺鐺鐺’的砸在了四周墻壁上,更有幾塊打在了場房中間的長須鯨骨架上,將骨架打得稀爛。

    梅爾斯面色微微泛白,他手中刺劍劇烈震蕩著,十幾尺長的青色風劍只剩下了五六尺長短,一條條極細的流風圍繞著刺劍急速旋轉著,不斷發出刺耳的風嘯聲。

    他咬著牙,目光陰狠如狼死死的盯著喬。

    “一個剛剛開辟力量海的小菜鳥,居然能接下我的騎士技!”梅爾斯大聲吼道:“如果你出身條頓貴族,你一定會成為帝國重點培養的天才。”

    ‘咯咯’笑了幾聲,梅爾斯咬著牙冷笑道:“可是,你居然是一只小容克……為了條頓的利益,我也不允許你這樣的怪物活下去。”

    一聲怪嘯,梅爾斯身體化為殘影,向前一個滑步,一劍刺向了喬的心臟。

    喬雙臂劇痛,整個上半身麻痹酸脹,一時間根本失去了行動能力。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一劍刺了過來,一點點的刺向了自己的致命要害。

    緋紅視野中,猩紅色的煞氣不斷從梅爾斯身上噴出。

    或許是因為實力超凡的緣故,梅爾斯就好像一個活火山口,從他身上噴出的猩紅色煞氣極其濃郁,而且擴散速度極快,短短幾個呼吸間,已經籠罩了整個剖魚場的場房。

    喬大口大口的呼吸著,這些猩紅色的煞氣就不斷的向喬涌了過來。

    喬手臂上的傷口在蠕動,一些細小的傷口已經神乎其神的完全愈合,他體內的麻痹酸脹正在快速消退,力量在不斷的恢復,在喬的視野中,梅爾斯這一劍刺過來的速度,也越來越慢,越來越慢。

    喬能清楚的看清這一劍的角度,能看清這一劍上面纏繞的細細的青色流風的旋轉軌跡,能計算出這一劍會從哪里刺進自己的身體,會切開自己的多少條肌肉,從哪個角度刺進心臟,切開幾條血管,帶給自己多少傷害。

    他甚至第一次看清了梅爾斯的動作,他的頭,他的胸,他的手,他的腿,他的腳,他的每一步是如何踏出的,他的手臂是如何動作的,他身上的肌肉輪廓是如何的。

    梅爾斯的每一個動作的破綻,每一個動作的虛弱點,每一個動作的不足之處……

    一覽無遺。

    喬甚至有信心,只要他的速度能跟得上梅爾斯,他哪怕是赤手空拳,都能對梅爾斯一擊必殺。

    他的喉結,他的心口,他的肝部,他的背腎……還有他脆弱的頸骨!

    如果喬的速度跟得上梅爾斯,赤手空拳的喬殺死他的難度,不比一個經驗豐富的廚師殺死一只小乳鴿更困難!

    喬極力的想要挪動身體!

    但是他完全無法動彈……他的身體,根本跟不上他的視線,根本跟不上他的思維速度。

    劍尖一點點的逼近,喬甚至能看清風劍最前方一圈圈細小的空氣漣漪。

    他甚至想要告訴梅爾斯,他出劍的角度偏差了一點三五度。

    如果梅爾斯能夠按照喬的意見修改他的出劍角度和力量,他這一劍的速度還能更快三成。

    可怕的戰斗直覺,恐怖的戰斗本能。

    喬的瞳孔中,三圓六芒星魔法陣猶如颶風中的風車一樣瘋狂的旋轉著,梅爾斯的一舉一動都被他徹底的剖析,他腦海中有無數種應對手段涌了出來。

    只是,他身體根本跟不上這種戰斗直覺,根本跟不上這種戰斗本能。

    動彈不了!

    完全動彈不了!

    思維的速度是如此的快,以至于喬感覺到梅爾斯的這一劍來得這么慢,短短的一瞬間,卻好似過了整整一天一夜,他眼睜睜的看著這劍一絲一絲的逼近自己。

    一條高挑瘦削的人影,突兀的出現在喬的面前。

    同樣一柄尖尖細細三尺多長的刺劍發出急促的‘嗤嗤’聲,彈指間上千條細細的銀光卷起刺耳的風聲,猶如暴風驟雨一樣,擊碎了梅爾斯的風劍,逼退了梅爾斯,然后化為一蓬極細的銀色光暈,直刺梅爾斯,將他整個上半身都籠罩在了銀色光雨中。

    梅爾斯驚呼,咒罵,然后用全速向后急退。

    一個沙啞晦澀,充滿了邪惡氣息的聲音在場房中響起,他急速的念誦了幾個晦澀難懂的音節,整個場房似乎都隨著他的吟誦聲搖晃了一下。

    “你的臉皮!”充滿了邪惡的聲音突然大聲尖叫咆哮。

    梅爾斯發出一聲慘絕人寰的慘嗥聲,他的整張面孔,就在一聲刺耳的撕裂聲中,血淋淋的從他臉上直接崩落。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