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皇兄萬歲 > 116.天下不過湖中景(第一更)
    成國公府。

    “國公,情況就是這樣。”管家已經完成了匯報。

    “知道了,下去吧。”

    成國公揮揮手。

    看到管家下去,他急忙起身往著府邸再后方走去。

    走過假山曲廊花圃,又踏過一座雅致的木橋,經過碧湖湖心的一處八角涼亭,這片區域已是國公府的禁區,也是除了外門內門之外的第三重門,此時的涼亭里正坐著一個“相貌年輕,但神色卻顯得無比滄桑”的人。

    成國公道:“見過老祖,蘇家讓查詢的事已經有了下落,今日午后東海城霸刀門前,一個名叫風南北的少年動用了銀龍虛影,他用刀,十八歲左右。”

    那人道:“確認無誤?”

    “許多人看到,不會有錯。”

    “風南北,風姓,用刀...”那人喃喃了幾聲,“我知道了。”

    “需要派人去將他請來嗎?”

    “不用,我親自去看看。”

    ...

    ...

    三日后。

    霸刀門前。

    人潮洶涌,里三層外三層。

    夏極對戰天榜第十的地王,這一次交鋒,他依然把時間拉足了,然后一刀斬出清晰無比的銀龍虛影,直接擊敗了地王。

    震驚聲哄鬧聲,旋即爆發。

    夏極并不覺得怎么樣,他收刀,默默尋找著“可能的蘇家人”,

    忽然他無意間瞥到了人群里的一個男子,那男子看似年輕、但卻又給人不年輕的感覺。

    兩人目光“無意間”觸碰,男子對他微微笑了笑,然后伸手比了個請的手勢。

    夏極才返回,就有侍從裝扮的人來邀請了。

    “我家主人請公子一敘。”

    夏極知道這“主人”是誰,便隨著那侍從而去,

    關純下意識地跟著踏出了一步,那侍從卻提醒道:“只請了風公子一人。”

    關純臉上露出愕然之色,她咬著嘴唇,睫毛遮著眸子,而眸子卻微微顯出些莫名的低落,她有女人的直覺,總覺得風南北此番一去,就未必會回來了。

    而他這么一去,便是和自己徹底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今后無法一起喝酒,一起聊天了。

    但她能做什么呢?

    江湖英豪無數,不乏追了她很久、喜歡了她很久的豪門少俠,權貴公子,但她看不上眼便是再久也還是看不上。

    一眼心動,真的是很奇妙的事,她過去以為荒謬,直到這荒謬出現在了她自己身上。

    她對自己很有信心,因為她知道自己很美,若是她喜歡上了一個人,那么這個人應該也會和她兩情相悅吧?

    直到此刻...

    她發現這不過是自己的一廂情愿。

    關純擠出微笑,看向那身上依然彌散著酒味的少年,輕輕道了聲:“風大哥,你去吧。”

    夏極一心想著蘇家的事,哪里會去考慮到女人心思,他不以為意道了聲:“好。”

    說完,他就準備離開。

    關純忽然又道:“風大哥...你能不能...”

    夏極側頭,卻看到這少女露出的笑容。

    “算了,沒什么,風大哥你去吧...江湖險惡,你...多多珍重,不要輕易相信別人。”

    “你也珍重。”

    夏極說完這句話,就隨著侍從遠去了,關純看著那去遠的背影,忽地兩行眼淚刷刷地流了下來。

    關損輕輕嘆了口氣,拍了拍妹妹的肩膀,“他和我們已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日夜努力想要戰勝的對手,在他一刀之下就敗了。

    我看得出來,他是個性情中人,這幾天欠了我們酒錢,所以今天他那一刀用的很重,將地王重傷,算是為我們報了仇,也算是還了我們的酒錢。”

    “哥...”

    “他和我們兩清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明明他一點都不風流倜儻,一點都不懂女人心思,除了喝酒就是發呆,我真的不知道為什么...”

    “也許這就是未來的傳奇吧,只不過他走入這江湖的第一步和我們相遇了而已。”

    關純輕輕嘆了口氣,再看,那背影已經徹底不見了。

    “此處事已了,我們去南方吧。”

    關純問:“傳奇...難道就不需要人陪嗎?”

    關損道:“若此時他已證了自己的傳奇之道,已經厭倦了這江湖是非,準備落定安家,那是需要人陪的,但如今...這世界才剛剛對他敞開大門,他會安定么?

    小純,你沒遇錯人,風兄是個性情中人,是個很不錯的男人,只是你遇他早了。”

    ...

    ...

    天王塔,頂層。

    夏極推開門。

    殿里那曾與他對視的男人微笑著邀請道:“風公子進來坐吧。”

    一旁有個氣度沉穩的虬髯男子道:“我避一避。”

    “新亭侯,謝了。”

    “你我交情,把這塔送給你都成,說什么客氣。”

    虬髯男子正是霸刀門的傳奇,他此時已經離開,將這東海城最高的塔頂留給了兩人。

    夏極坐到男人對面。

    男人從懷中取出一方龍形白玉放在手心,問:“可有這個?”

    夏極故意露出驚色,“你怎么也有?”

    男人露出笑容。

    夏極這才取出了一方相同的玉佩。

    男人探手摸了摸,是真的,他點點頭道:“你我可能是同一家族之人。”

    夏極自然地露出疑惑之色。

    男人不以為意,他早準備好了清水玉瓷盤,然后也不做作,直接運氣,手指滲出一滴血液落在玉瓷盤最南邊,血液在清水里凝而不散,落入之后便是靜止不動。

    男人比了個請的手勢,“你來。”

    夏極早就試驗過了,于是并不慌張,指尖垂于玉瓷盤最北。

    滴答。

    血滴落入北方,亦是靜止不動。

    隨即,這兩滴血好像被一股玄奇的力量牽引著,開始動了起來,然后在中央匯聚在一起,徹底融合為了一個殷紅的大血滴。

    那男人露出滿意之色,哈哈大笑起來,“風公子可不姓風,而是當姓蘇,你該叫蘇南北才是。老夫名為黃五城,是成國公府的人。”

    夏極心底一喜,找到了。

    但他故意露出疑惑之色:“蘇?”

    黃五城道:“此事說來話長,你先隨我回黃府,這幾日家族在招子弟回去,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家族之中的修煉資源可是勝過外界不知多少倍,你是剛好趕上這個時候了。”

    蘇家招子弟回去?

    這不是巧了嗎?

    夏極心底疑惑,就直接問道:“家族為何要招人回去?”

    黃五城道:“據說,此刻處于殺劫欲起之時,而偏偏外有大敵,家族為了避劫,也為了稍稍避那敵人,這才發布如此秘令。”

    “殺劫之事,我有所耳聞,但大敵...是什么樣的大敵?”夏極奇了,這世上的水可真深,不曾想還有能制衡五大世家的人。

    黃五城道:“敵人是誰我也不清楚,走吧,南北,除了你,老夫還需要再尋一些家族遺落在外的子弟。”

    此時,他已經完全地確認了眼前少年的身份。

    其實在這片土地上,有著蘇家血的人并不算太少,但只有攜帶著龍玉的才能算是“有資格進入家族被承認的子弟”,其余的便是都不管了。

    夏極道:“我還有未完的戰斗。”

    黃五城道:“天榜第一,還有新亭侯?”

    夏極點點頭,他需要把“剛出江湖,渴求揚名立萬,希望證明自己的少年心性”演出來。

    黃五城笑著起身走到窗前,招招手道:“南北,過來。”

    夏極走到他身側,往外看去。

    黃五城指了指東海城誠心的一個大湖,那湖水碧藍,仿是巨大無暇的翡翠之心,倒映著云絮花草飛鳥,其上還有一些觀光的小船,湖邊更有著三兩相伴談談笑笑的男男女女,很是壯觀。

    “這湖名為天心湖,寓意為天穹中心,坐看八方,可謂是霸氣無比了。”

    然后,黃五城又轉到靠東的窗戶。

    “而這里...是大海。”

    此處遠眺,只見遠處一片絕大浩淼的深藍,極廣而不見邊際的海水宛如沉睡中的宇宙巨龍,在緩緩起伏,烈日懸空照耀著這不知幾億亦或是幾億億里大的土地,但卻也終會沉入這樣大海的海平線下,朝潮夕汐,便是只一個巨浪,也許就跨越過了原本的天心湖。

    比起大海,那湖又是何等的渺小。

    黃五城道:“這江湖終究是湖,世家才是海,南北何必要要在這小湖里爭個第一呢?隨老夫走吧。”

    ...

    ...

    成國公府。

    夏極被安排住在了一處院落頗大的獨立廂房。

    他一共能進行七次“中轉站”設立,第一個設立在了皇宮后宮的修煉密室,第二個他準備設在蘇家,成國公府不過是他暫時停留的地方罷了。

    深夜,琴聲響起,隨風似潮,卻藏著薄如輕紗的哀婉悲傷,如泣如訴,孤獨無助,琴聲輕輕淹過了百花千樹,淹過了整座府邸,讓人忍不住去猜想如此迷人月色里,彈琴的該是怎么樣的一個佳人。

    夏極沒有忍不住,他并不好奇。

    于是,他平靜心神,從懷里取出了沉香木與刻刀,繼續刻著念珠...

    每天多余的精神可不能浪費,多就是好,法器越多,自己的十一境能發揮的力量就越強,一瞬間十八個“三千世界掌上佛國”鎮壓下去,畫面應該很美。

    雕刻,已經成了他的日常。

    每到這時,他就會變得平靜,心中安寧無比,宛如“前世玩戰略游戲時,他在基地里暴兵,但卻沒人知道”的那種安心。

    第二晚...

    琴聲又響起了。

    夏極白天去看書,一股腦兒地收取技能珠,晚上就開始刻念珠,刻完念珠,他就去飲酒。

    最初只是扮演個浪子形象,但扮了這么些時候,他忽然喜歡上了這種生活,肆意,無所顧忌,無所羈絆,快哉。

    第三天...

    黃五城又從外帶回了一個青年,青年名叫辛忘術,顯然這也是蘇家遺落在外的子弟,他有著出塵的氣質,隱約有幾分道門的味道。

    入夜,琴聲響起。

    辛忘術聽到琴聲,就出了院門,來到湖邊的長亭邊。

    亭中,一道甜美動人的倩影正在撫弄琴弦。

    辛忘術閉目傾聽著,他也是知曉音律雅趣的人,而此次被隱藏的神秘世家召回讓他更是心境再上層樓,只覺得自己或許已成了這命運的主角,此時便是評點道:“如春雨綿綿,藏不盡愁思。”

    那亭中倩影又續續揮琴。

    辛忘術淡淡道:“如觀屏扇雙飛鷓鴣,窗外卻是入暮秋色,愁思道不盡,哀婉無人說。”

    亭中倩影又連續換了幾種彈法。

    辛忘術都一一道來。

    終于,那倩影不彈了,起身道:“黃嫣見過辛先生。”

    辛忘術道:“莫不是成國公府的四小姐。”

    “正是。”

    “我聽小姐琴聲,只覺其中藏著無限憂愁,小姐可是有心事?”

    黃嫣輕輕嘆了口氣,“還是不說吧。”

    然后,她轉身就匆匆離開了。

    黃嫣順著湖畔而行,湖畔小亭里,卻有亭中居然坐著兩個人,

    一個是自己的大兄黃似仁,

    大兄的蠢她是知道的,詩會上別人吟詩作對,他卻在擔心太陽落下來,而鉆到桌底下去了;平日里更是沒有女人緣,所以總是流連于煙花柳巷,而前段日子父親讓人去幫他聯姻皇家九公主,但九公主直接拒絕了,所以現在變成了自己去聯姻皇家七皇子。

    所以,黃嫣看到這位大兄就生氣,要是你懂事點,帥氣一點,說不定人家公主就和你聯姻了,哪里還有我什么事?聽說那神武王三頭六臂,恐怖無比,自己和他也沒有感情,根本不可能坐到一起去。

    還有一人卻是近些日子入住府邸的第一名神秘客人——風南北,這風南北在霸刀門前出盡風頭,還吟唱了一首如今膾炙人口流傳江湖的詩歌,她都已經記下了,自己彈琴彈了三天,他都沒來看自己一眼,真是個不懂風情的男人。

    這兩人怎么可能聊到一起去?

    她想了想,便偏離了原本的路道,走了過去,揚聲道:“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風公子才情卓絕,鮮衣怒馬,快意江湖,今晚怎么與我這不學無術的兄長聊到一起去了?”

    沒人理睬她。

    夏極指著天空道:“這邊的星星我數好了,一共是兩萬八千四百三十七個。”

    黃似仁不信:“真的?”

    “當然是真的,你不信自己數,這些星星只要你數到了,它就不敢掉下來了。”

    “真的嗎?”黃似仁眼中露出狂喜之色,“那我得趕緊數,謝謝你的救命之恩。”

    于是,他開始仰頭看著南邊的星空,開始一個又一個的數起來。

    黃嫣皺了皺眉,又等了一會兒,便是走入了涼亭,坐在兩人身邊,托腮喊了聲:“風公子?”

    夏極還沒說話,黃似仁已經大吼道:“煩不煩,你煩不煩,我剛數到九百三十二個,你一來,全亂了,我又要重新數。爹不是讓你去皇都嗎,你早點去啊,還留在家里做什么,煩死了!”

    黃嫣:......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