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二選一
    當神境強者們為了各式各樣的理由,在怒濤山脈中戰斗時。

    怒濤山脈的地底深處,林川打完了第一個爆破孔,封裝好了晶石炸彈。

    但在打第二個爆破孔時,他遇到了麻煩。

    雙臂早已被鐵棒震得麻木,十指仿佛都不是自己的,鮮血流淌到了巖石上,滑膩膩的,角度不對,鐵棒一下子滑了出去。

    林川摸索著找回鐵棒,又試了幾次,還是不行。

    這一帶的巖石實在太過堅硬,非要精確到特殊角度,使出渾身力氣,才能打出完美的爆破孔。

    而他已經油盡燈枯,再生不出一絲一毫的力量。

    腳下的“巖漿”卻越來越明亮,亮到連他這個瞎子都能看到的程度。

    他舔舐著干裂的嘴唇,再次舉起鐵棒,朝巖石狠狠鑿去。

    “當啷”一聲,鐵棒脫手。

    卻并沒有落地,而是被人撿了起來,重新塞回他的手里。

    回頭一看,林川愣住。

    爸爸滿臉微笑地看著他。

    林川羞愧到無地自容。

    “爸爸知道我所做的一切嗎?”他想,“爸爸會責備我嗎?”

    “說了多少次,爆破孔不是這么打的。”

    爸爸卻沒問他和白幽靈的任何事情,只是認真道,“雖然是地底深處毫不起眼的基礎工作,但我們的努力對于龍城的未來也是很重要的,沒有我們這些挖掘者一塊晶石一塊晶石地開鑿,工廠沒有靈氣,統統都要停工,超凡者沒有基因藥劑和高能營養劑,也無法修煉,那龍城就完蛋了啊!

    “所以,兒子,別小瞧爸爸的工作,我們挖掘者也是很強的!”

    “當然,爸爸。”

    林川喃喃道,“挖掘者是很強的。”

    “所以,給我好好學著點兒,說不定將來你還要接我的班呢!”

    爸爸說,“雙手要這樣握,不虛不實,既能發力,又不會被沖擊鉆或者震蕩錘震傷,兩個拇指這樣,才能感受巖石的細微變化,找準最脆弱的地方,感覺到了嗎?”

    林川點頭:“感覺到了。”

    “當啷”。

    鐵棒再次落地。

    “瞧你笨手笨腳的樣子!”爸爸撇嘴,再次將鐵棒撿起來,塞到他手里。

    “我,我不行了。”林川虛弱道,“爸爸,你來吧?”

    “呸,老子的兒子,不許說不行!”

    爸爸罵了一句,卻又亮出大猩猩一樣粗壯的臂膀,和他一起扶住鐵棒,溫和道,“我們一起,把這些該死的石頭都當成最厲害的怪獸,把他們統統粉碎掉!”

    林川笑起來。

    爸爸當了幾十年的挖掘者,對付這點兒小把戲,還不是手到擒來?

    他們很快打完了第二個爆破孔。

    爸爸臉色發白,握著鐵棒的雙手不住顫抖,有些惱羞成怒地啐了一口,卻怎么也幫不了林川,打出最后一個,最關鍵的爆破孔。

    “我來!”

    就在這時,林川聽到呂絲雅父親的聲音。

    林川和爸爸無比詫異地看著這個西裝革履,溫文爾雅的中年男人爬到他們面前,脫下華服,卷起袖口,沖他們咧嘴一笑。

    “怎么,以為我只會高高在上,發號施令?”

    呂絲雅的父親說,“沒有兩把刷子,怎么鎮得住這么多桀驁不馴的挖掘者,當上礦業公司的大老板?”

    “呂工,是你?”

    爸爸露出笑容,“好久不見,當年的手藝,你沒忘吧?”

    “瞧不起我?”

    呂絲雅的父親說,“咱們比劃比劃!”

    兩人一左一右,緊緊握住了林川的兩條胳膊,把他們的全部力量,都灌注到林川支離破碎卻血脈賁張的身體里。

    “呂工,謝謝你,幫我把這小子培養得不錯!”爸爸說。

    “應該的,你是英雄,他也會成為一個英雄。”呂絲雅的父親說。

    林川淚流滿面:“爸爸,呂叔,我……”

    “別說了,孩子,來吧,我們一起,干掉這些巖石!”爸爸和呂絲雅的父親異口同聲,兩人同時發力,幫林川在最后一塊巖石上,鑿出第一道火花。

    火花中,林川看到了呂絲雅,還有小白。

    真奇怪,以往在荒野深處,每一次遍體鱗傷,瀕臨死亡的時候,他在恍惚中都會看到呂絲雅。

    而且,每次呂絲雅都是和小白一起。

    他們明明沒機會見面的,在自己瀕死的夢里,卻總在一塊兒,一邊歡笑,一邊奔跑,在一條落滿銀杏葉的金色林蔭道上跑,但每次,林川都看不到他們究竟跑去了哪兒。

    他鑿出第二道火花。

    這次,他在火花中看到了。

    呂絲雅和小白跑啊跑,跑啊跑,跑到了林蔭道的盡頭。

    原來這里是一所學校,是煥然一新,窗明幾凈的福喜路小學。

    天福苑和天喜苑的孩子們都在認真學習和修煉,后面的食堂里,還傳來異香撲鼻的裊裊炊煙。

    紅輝玉礦洞中傳來太古兇獸咆哮般的連環爆炸聲。

    巖漿般的光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蔓延過來,燒焦了他的雙腳。

    或許是那枚帶著呂絲雅體溫的藥丸的緣故,他感覺不到半點痛苦,只是咬牙,鑿出第三道火花。

    “叮鈴鈴”,下課鈴響了,孩子們都跑出來,圍繞著小白玩耍,孩子們在笑,小白也在笑,校園里充滿了歡聲笑語。

    而他就和呂絲雅一起,坐在角落里的秋千上,一蕩一蕩,看著這一切,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用煩惱,任憑溫暖的陽光,一視同仁地照在他們身上。

    “對了,待會兒放學了,我帶你去吃校門口老王頭炸的蜥蜴肉串吧?”

    林川聽到自己對呂絲雅說,“那環境,保證你一看就會尖叫,但是那味道,相信我,保證你一吃就忘不了,永遠……忘不了。”

    靈能狂潮涌了上來。

    巖漿般的光芒吞噬了他的雙腿。

    他用盡最后的力氣,撕開晶石炸彈的封印,將它深深塞進最后一個爆破孔里,又用自己的身體堵住了爆破孔。

    林川直面靈能狂潮。

    生命磁場化作不死鳥,在無盡黑暗中振翅高飛。

    這一次,哭泣殺神不再哭泣。

    他的鮮血和眼淚,全都化作了最燦爛的微笑。

    ……

    孟超、秦虎和呂絲雅聽到腳下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

    原本如驚濤駭浪般沖擊著他們生命磁場的靈磁干擾,奇跡般削弱了不少。

    三人對視一眼。

    呂絲雅無力地跌坐在地,終于忍不住失聲痛哭起來。

    孟超沖秦虎一努嘴,兩人一左一右,架起呂絲雅。

    “雅姐,走,林哥只是暫時封堵住了紅輝玉的爆發,拖延不了多少時間的,我們必須爭分奪秒,逃出去,改變這個世界!”孟超叫道。

    “沒錯,呂小姐,想想我們的優先開采權!”秦虎也叫道。

    兩人連拉帶拽,把呂絲雅拖到距離石像蕈和萬刃飛蛛領地不遠的地方。

    靈磁干擾重新強烈起來,林川炸塌的巖壁漸漸被紅輝玉釋放的狂暴能量粉碎、熔化、變成巖漿。

    用不了多久,怒濤山脈下面的每一條地縫,都會充斥毀滅的風暴和狂潮,當然,也將地底的所有生靈都撕個粉碎。

    孟超看到無數萬刃飛蛛都在巖壁上亂跳,像是跌落油鍋,走投無路的老鼠。

    “不要原路返回,太遠,也太危險。”

    秦虎喘了口氣道,“我們來時,勘測到好幾條蜿蜒向上的縫隙,說不定能直接爬到怒濤山脈上面,雖然很危險,但也只能搏一搏了!”

    “好,聽你的。”

    孟超拍板,“虎爺,你帶路,我信你!”

    秦虎有些奇怪地看了孟超一眼,撓撓絡腮胡,不明白這個小混蛋為啥這么信任自己——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真能順著巖縫爬出去好不好!

    但事已至此,也別無選擇,他只能憑借記憶和直覺,找到巖壁上的縫隙,一路攀爬上去。

    三人奮力攀爬了不知多久。

    腳下的溫度越來越高,靈磁干擾也越來越強烈,靈能大潮即將追上他們。

    前方卻出現了一左一右,兩條足以容納人類爬行的縫隙。

    秦虎遲疑。

    “虎爺,是哪條?”孟超心急如焚。

    “這個……”

    秦虎使勁揪著絡腮胡,“我們一開始的勘測,沒這么仔細,就算超聲波反饋,也不可能精確測繪出所有縫隙的岔路,我只知道,大致是這個方向,但具體是哪條……”

    “火燒眉毛,沒時間了!”

    孟超低吼,“相信自己的直覺,虎爺,二選一吧!”

    秦虎掃了一眼腳下越來越明亮的靈焰,艱難吞了口唾沫,把心一橫,指著左邊的縫隙道:“這條!”

    “好,走!”孟超急忙爬過去。

    呂絲雅卻恢復了冷靜和敏銳,拽了孟超一把:“不對,是右邊這條,我是靈敏者,能感知到上方微弱的靈能變化,這才是直通地面的生路。”

    “對對對,呂小姐是靈敏者和探礦師。”

    秦虎點頭如搗蒜,“聽她的準沒錯,就是右邊。”

    他想向右邊的縫隙爬去,卻被孟超擋住。

    “等等,虎爺,我想知道你剛才選左邊的理由。”

    孟超雙目赤紅,如孤注一擲的賭徒,“為什么是左邊?”

    秦虎支吾了半天,道:“這有什么理由,你不是讓我憑直覺,二選一嗎,我就隨便選了一條,呂小姐是專業人士,最終當然還是聽她的。”

    “就算是直覺,也要有個理由,為什么你的直覺告訴你,左邊是生路,快說!”孟超窮兇極惡,狀若瘋魔。

    秦虎和呂絲雅都被他嚇住了。

    “因為——”

    秦虎漲紅了臉,道,“你不覺得左邊這條縫隙,很像,很像一個美女側臥的曲線么?”

    孟超瞪大眼睛,朝左側縫隙看了半天,震驚道:“的確,真像!”

    呂絲雅:“……”

    孟超:“所以,如果是你獨自逃跑,跑到這里,二選一的話,肯定會選左邊這條‘美女縫’的吧?”

    秦虎面紅耳赤地辯解:“這叫什么話,說得虎爺好像很猥瑣一樣,其實我這個人非常有原則,最多在腦子里想想……”

    “不解釋,都明白。”

    孟超重重一砸拳頭,“那就走左邊!”

    呂絲雅目瞪口呆:“搞什么鬼,孟超你瘋了,為什么是左邊?”

    “因為——”

    孟超眨了半天眼睛,“你不覺得左邊這條縫隙,真的很像一個美女嗎?”

    呂絲雅快瘋了:“這算什么理由!”

    “你不明白,這條縫隙不止是像一個美女側臥這么簡單,它還——”孟超滿臉糾結,不知如何解釋。

    “還什么?”呂絲雅逼問。

    孟超深吸一口氣,咬牙道:“它還……前凸后翹,曲線畢露呢!”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