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血幽靈
    “林哥,我們……”

    孟超背對白幽靈的尸體,正想再說幾句腦殘粉看到偶像時會說的話,來化解尷尬局面。

    忽然,背后所有的汗毛,統統豎了起來。

    不敢相信地回頭,他看到白幽靈空洞的左側眼窩里,長出一朵既妖艷又猙獰的血肉之花。

    哧溜哧溜,哧溜哧溜!

    伴隨著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蠕動聲,血肉之花飛快綻放,正中央還鉆出幾十條神經束一樣的猩紅觸須,把四分五裂的左臉再度拼湊到一起,像是一張碎裂的惡魔面具。

    而周身大大小小的傷口里,也鉆出一條條血肉觸須,在紅輝玉的超量輻射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和膨脹,將支離破碎的身體纏繞起來,又朝插入體內的石筍卷去。

    “不好,不好,不好,不好!”

    孟超幾乎絕望,“血紋花附體,它變成了不死生物!”

    “咔嚓!”

    在幾條特別粗壯的觸須死死纏繞下,粗大的石筍開始皸裂。

    孟超跌跌撞撞撲到鏈刃前面,再度揮舞兩柄戰刀,想要斬落正在變異的白幽靈的腦袋。

    它卻猛地昂起腦袋,張開血盆大口,噴出幾十條又粗又長的猩紅觸須,把兩柄戰刀都甩了出去,還險些纏繞到孟超的腦袋上,把腦袋榨成果泥。

    隨后,白幽靈睜開了僅存的右眼。

    它的右眼,昏沉、混濁、一片猩紅。

    再無活著時的狡黠和智慧,只有毀滅一切的殺意。

    “小白!”

    林川見到白幽靈開始動彈時,還欣喜若狂地叫了一聲。

    但很快就看到白幽靈變成猙獰丑陋的樣子,不由微微一怔。

    在白幽靈無比冷漠地掃了他一眼,還從口中噴出大團觸須之后,更是失魂落魄。

    “咔嚓咔嚓咔嚓!嘩啦!”

    血肉觸須狠狠一絞,插入體內的石筍轟然碎裂,白幽靈恢復自由,空空如也的腹腔很快被狂舞的觸須填滿,在紅輝玉的照耀下,周身繚繞著狂亂的鬼火,真像是從地獄最底層一路殺回來復仇的惡魔。

    孟超這才知道,白幽靈早就被血紋花感染了。

    只不過,血紋花是一種非常聰明的寄生蟲,宿主健康和強大的情況下,他們一般不會喧賓奪主,而是進入半休眠狀態,全心全意幫宿主提升生理機能和腦細胞活躍度。

    直到宿主的生命枯竭,他們才會爆發出來,將宿主的尸體轉化成另一種更加恐怖的生命形態。

    前世的白幽靈應該順利完成了“炸毀紅輝玉礦脈,阻撓人類北線攻勢”的任務,它并沒有死在這里,所以,體內的血紋花一直都沒機會爆發。

    但孟超估計,它能從一頭小小的幻狼,成長為超越末日兇獸的“妖神”,和血紋花的輔助,肯定也脫不了關系。

    今生因為自己的到來,改變了很多事情,最重要是提前終結了它的生命,卻令它變成更加可怕的不死生物。

    這個變化,究竟會將龍城引向何處?

    不容多想,白幽靈已經在一陣斷骨“咔嚓咔嚓”的復位聲中,掙扎著重新站了起來。

    不,現在的它,原本純白的毛發脫落殆盡,斑斑駁駁的皮膚上,只剩一層細細的血色絨毛在不斷蠕動,形貌和活著時完全不同,應該稱呼它為——血幽靈!

    秦虎和呂絲雅也看出血幽靈的恐怖。

    前者暴喝一聲,雙掌高高舉過頭頂,仿佛握著無形的戰刀,終于沒再掉鏈子,召喚了二三十枚飛星寶刃,組成一柄巨大的戰刀,朝血幽靈劈頭蓋腦砸了過去。

    后者的兩根食指深深插入太陽穴,激蕩出最后一縷精神力,生命磁場如火山爆發,和大地深處的星球磁場再次取得共鳴,召喚出了九根獠牙般的地刺。

    可惜,變成不死生物的血幽靈,戰斗力比生前還強大數倍,血色觸須狂舞,打落大部分飛星寶刃,即便有幾枚飛刀插入體內,也被它在蠕動中排異出來。

    而呂絲雅畢竟這兩年才剛開始學習戰斗,剛才連續施展好幾次地刺術,早已靈能透支,頭痛欲裂,這九枚地刺都無法精確鎖定,被血幽靈拖曳出一道道血色殘影,輕松躲過。

    唰唰唰!

    血幽靈的殘影一分為三,同時出現在孟超、秦虎和呂絲雅面前。

    三人仿佛同時遭到血獄三頭犬的攻擊,如斷線風箏般飛了出去,狠狠撞在礦壁上,鮮血狂噴,癱軟在地。

    血幽靈神經質地抽搐著,卻不上前補刀,而是轉回到堆放晶石炸彈的地方,幾條血肉觸須靈巧地卷起一枚晶石炸彈,撕掉了鐫刻大量符文的封印,將它朝紅輝玉水晶簇最密集的地方丟了過去。

    轟!

    紅輝玉水晶簇被炸得四分五裂,從礦脈中釋放出了無比狂暴的靈能,令整個礦洞都充斥著足以燒毀靈魂的焚風!

    無論地球還是異界,礦山開采都少不了使用炸藥。

    只不過,地球物質的原子結構相對穩固,絕大部分改變都發生在分子層面,經過科學家的反復研究,早已制造出了性質極其穩定的安全炸藥,不插上雷管的話,哪怕刀砍斧剁甚至火燒都不會爆炸。

    而異界晶石卻是一種極不穩定的超高能物質。

    就算人類的腦電波,都有可能激活蘊藏在晶石最深處的恐怖力量。

    因此,晶石炸彈非但不用雷管激活,反而要用符文封印,才能鎮壓它的力量,安全存儲和運輸。

    此刻,血幽靈連續撕掉好幾枚晶石炸彈的封印,將他們朝紅輝玉水晶簇的深處丟去,炸得整座礦洞都劇烈搖晃,所有紅輝玉水晶簇都出現皸裂,水晶深處,暗流涌動,仿佛是一路延伸到地心的太古之力,正在蘇醒。

    孟超三人還沒爬起來,就被爆炸掀起的沖擊波,掀翻了好幾個跟頭。

    “它瘋了嗎?”

    秦虎怪叫,“就這樣炸掉紅輝玉礦脈,連逃跑時間都不設定!”

    “某種意義上,它的確瘋了。”

    呂絲雅咬牙道,“葉博士和我說過,被血紋花寄生并變異的不死生物,就好像喪尸一樣,在大腦尚未徹底腐爛的時候,仍舊記得生前最深的執念。

    “這頭怪獸生前最深的執念,就是炸掉紅輝玉礦脈,變成不死生物之后,執念就化作了本能。

    “血紋花本身只是一種最低級的真菌類生命體,并沒有思考能力,只是憑借本能拋出晶石炸彈,卻沒想過要留出至少十二小時的逃生時間。

    “現在的它,眼里只有晶石炸彈和紅輝玉礦脈,別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洞窟中瘋狂涌動的靈能很快匯聚成驚濤駭浪。

    雖然血幽靈缺乏足夠的智慧,不懂得在礦脈深處打洞,把晶石炸彈塞進去再密封好,將爆炸威力提升到極限的道理。

    但誰也不確定,將這么多晶石炸彈一股腦兒丟到紅輝玉礦脈的表面,爆炸是否足以達到鏈式反應的臨界點,掀起一場毀天滅地的靈能暴潮。

    孟超三人被沖擊波死死鎮壓。

    他們似乎,只能祈禱。

    就在這時。

    唰!

    當血幽靈還想卷起更多晶石炸彈時,剩下一半貼著封印的晶石炸彈,卻被鎖鏈長槍卷走。

    是林川!

    “小白,我們不能……”他神色恍惚,喃喃自語。

    血幽靈低吼一聲,化作一道凄厲的血影,從林川肩頭一閃而過。

    林川的肩膀頓時綻放出一朵猩紅的血花,皮肉統統炸裂。

    “林哥,它已經不是你的‘小白’了!”

    孟超急忙叫道,“它是不死生物,是竊據了白幽靈尸體的寄生蟲,是一具丑陋的喪尸啊,看看它現在的樣子,難道你覺得,白幽靈會希望自己變成這副樣子嗎?”

    林川微微一怔。

    血幽靈再度撲上。

    林川本能揮舞鎖鏈長槍招架,不死鳥獸魂也再度閃耀起來。

    可惜他在連番激戰中消耗了太多靈能,而早在對付申玉龍時就受了重傷,否則剛才也不會連地境巔峰的秦虎都收拾不了。

    血幽靈卻得到血紋花的加持,制造幻象和心靈控制的能力或許有所削弱,肉搏之力卻有增無減。

    兩道身影交錯,林川胸前爆出深可見骨的傷口,跌坐在地,暴露出咽喉要害。

    血幽靈目露兇光,口中噴出帶著倒刺的觸須。

    它一口就能咬斷并撕碎林川的咽喉。

    卻在最后關頭,硬生生停了下來。

    它也像剛才的林川一樣,變成被兩名傀儡師操縱的木偶。

    脊椎骨發出“咔嚓咔嚓,咔嚓咔嚓”的聲音,怪異地扭曲和顫抖著。

    像是有一股力量控制著身體,想要撲到林川的喉嚨上,另一股力量卻拼命阻止。

    有那么一瞬間,獨眼中的兇芒消失得無影無蹤。

    反而,和林川一樣,在戰斗中擠出一滴晶瑩剔透的血淚。

    血肉之花綻放的左半邊臉,仍舊滿溢著暴虐的殺意。

    酷肖狐貍的右半邊臉上,卻流露出人類般復雜的糾結和痛苦。

    它張了張嘴,似乎想和林川說什么。

    喉嚨卻被血肉觸須堵塞,只能發出“嘶嘶”的呻吟。

    “這……”

    林川愣住。

    秦虎和呂絲雅驚呆。

    孟超腦中劃過一道閃電。

    火種始終沒有結算“擊殺地獄兇獸”的獎勵。

    就算白幽靈不是自己獨自擊殺,好歹是自己以身誘敵,還險些付出龍威巨炮的代價,才令呂絲雅的地刺術能戳穿它的腹部。

    火種怎么著,都該結算三瓜兩棗,鼓勵自己繼續傳火的積極性吧?

    除非——

    白幽靈還沒徹底死去。

    甚至,還沒有被血紋花完全控制。

    是了,普通怪獸被血紋花感染,不等死透就會爆發。

    而白幽靈卻擁有兩副大腦,即便主腦被血紋花侵蝕,說不定還有一縷殘魂,依附在脊椎末端的神經膨大里面,還能堅持最后幾分鐘,或者幾秒鐘!

    “林哥,看到了嗎,白幽靈很痛苦!”

    想到這里,孟超聲嘶力竭地喊叫起來,“它原本是一頭渾渾噩噩的怪獸,遵循本能而生存和戰斗,無論殺戮還是被殺,都不會擁有人類這么纖細和復雜的痛苦。

    “是你,是你創造了它,灌輸給它人類的喜怒哀樂、欲望、野心和最深邃的情感,是你創造了它的靈魂,也賦予它感知痛苦的能力。

    “現在,它已經死了,你還要眼睜睜看著它的靈魂,在這具丑陋的尸體里面,忍受無休止的痛苦折磨嗎?”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