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底牌
    林川如同破布娃娃,被申玉龍拎著衣領甩來甩去,無論怎么恣意譏諷,他都毫無反應。

    “讓你先跑一萬米又何妨,現在我也趕上來了,大家都是四星超凡,但我卻有七七四十九枚‘飛星寶刃’護體,你怎么和我斗?”

    申玉龍像是將積累十年的怨氣統統發泄出來,洋洋得意道,“每一枚‘飛星寶刃’,都是用天外隕石和地獄兇獸的器官結晶煉制而成,又請龍城最強的符文大師精心打磨,浸泡在超獸血液中不斷溫養,更是請我們申家的前輩高手,用生命磁場反復激蕩,將他們的精氣神統統烙印在里面,這套神兵利器的價值,是你這種人想都想不出來的。

    “話說回來,你對呂絲雅這么忠心耿耿,她怎么沒給你這條忠狗添置幾套類似的裝備?

    “看來,她都非常清楚,你只是一條狗而已,和我們根本不是同一層次的存在,狗嘛,心情好的時候,喂幾根肉骨頭也就是了,又怎么可能牽上餐桌,享受和人一樣的待遇?

    “哈哈哈哈,呂絲雅,你這個賤人躲在哪里,看到你這條忠狗的下場了嗎?

    “出來,呂絲雅,你這個賤人快給我出來,讓我給你們這對狗男女一個痛快!”

    申玉龍使勁搖晃林川。

    林川血流如注,滴滴答答,在地上匯聚成一口小小的血泊。

    孟超雙目圓睜,眼眶撕裂,好幾次按耐不住出手的沖動。

    手腕卻始終被秦虎牢牢鎖住,地境巔峰強者的怪力,不是他可以輕易掙脫。

    就在這時,懸崖上的角落里,忽然傳來一聲微弱的悶哼。

    “哈,找到你了!”

    申玉龍眼前一亮,將林川朝角落里狠狠砸去。

    一道黑影從角落里竄出來,接住林川,就地一滾,緩沖跌勢,卻也不免暴露身形。

    正是臉色慘白的呂絲雅。

    她抱著貌似奄奄一息的林川,一步步后退。

    “賤人,你也有今天!”

    申玉龍踏著虛空階梯,緩緩落地,步步緊逼,滿臉猙獰間,綻放出無窮快意。

    呂絲雅再次退回角落,抱著林川,緩緩坐到地上,原本野心勃勃的雙眸,此刻卻溢滿了絕望。

    申玉龍高舉手臂,七七四十九枚飛星寶刃飛速繚繞,發出尖嘯。

    孟超看了秦虎一眼。

    秦虎仍舊扣著他的手腕,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啊!”

    咄咄逼人的申玉龍忽然發出一聲慘叫。

    孟超眼尖,看到他腳下的大地中,突然冒出兩根尖銳的地刺,竟然貫穿了鑲嵌鋼板的靴底,從腳心戳出腳背,把他的雙腳牢牢釘在地上。

    隨后,他雙腿之間的地面上,竟然也鉆出一根又粗又長的地刺,朝他大腿根兒戳去。

    這恐怕是任何一個男人,最恐懼的攻擊方式。

    申玉龍悚然一驚,顧不得雙腳劇痛,強行將腳掌從地刺里拔出來,兩個腳掌都血肉模糊,出現兩個巨大的透明窟窿。

    就這樣,都沒能躲過第三根地刺的襲擊,大腿根兒被擦出一條觸目驚心的血痕,險些傷到大動脈,嚇得他飆出一身冷汗。

    腳掌戳穿,大腿撕裂,他喪失了一大半的行動力,只能依靠磁懸浮之力,晃晃悠悠地飄了起來。

    但地底世界的靈磁環境異常復雜,劇烈干擾之下,飛行速度極慢,姿態也相當笨拙。

    申玉龍腳下的地面,鉆出更多地刺,仿佛一條蛟龍的脊背般高高凸起,最后,所有地刺竟然凝聚成一條巖石巨蟒,朝申玉龍張開血盆大口,狠狠咬了過去。

    “這是什么?”

    孟超和秦虎都看得眼珠凸出。

    呂絲雅眼底的絕望,卻瞬間變回了熊熊燃燒的野心。

    她放下林川,緩緩站起,口中念念有詞,身姿搖曳,跳起了詭異的舞蹈。

    伴隨著她的吟唱和舞蹈,巖石組成的巨蟒也翩翩起舞,不斷朝申玉龍發起進攻。

    那就好像,呂絲雅化身舞蛇人,用既凌厲又詭秘的蛇舞來戰斗。

    “這不可能,你不是輔助職業者嗎?呂絲雅,你這個賤人……啊!”

    申玉龍拼命躲閃,卻遭遇靈磁干擾形成的湍流,一時間無法控制身形,被呂絲雅的巖蛇一口咬住大腿,七八根地刺戳進腿骨,將他從半空中拽了下來,狠狠摜在地上。

    申玉龍鮮血狂噴,痛不欲生。

    飛星寶刃也失去控制,如天女散花,濺射到了四周的巖壁上。

    他還想掙扎,又有兩根地刺從肩膀后面刺出,鉆進琵琶骨,將他釘在地上。

    狂舞的巖蛇也分裂成幾十根地刺,密密麻麻插在申玉龍周身,化作一道堅固的牢籠。

    剎那間,形勢陡變,勝負已分。

    呂絲雅停止舞蹈,勾起嘴角。

    “呂絲雅,你這賤人好卑鄙,明明是戰斗職業者,卻一直偽裝成單純的探礦師,你剛才眼睜睜看著我和你的狗拼死拼活,卻始終隱忍,直到勝券在握,你才暴露底牌,你……啊!”

    申玉龍怒不可遏,破口大罵。

    卻被呂絲雅輕輕打了個響指,又操縱一根地刺,狠狠刺入他的體內,疼得他如蝦米般蜷縮起來,再罵不出半個字。

    “申玉龍,你的廢話太多了,既然是‘底牌’,當然要最后一刻,確保沒有任何變數時再出手。”

    呂絲雅淡淡道,“紅輝玉礦脈是我的,誰都別想奪走。”

    孟超看得心驚肉跳。

    沒想到這些豪門子弟,一個比一個心狠手辣。

    等等,呂絲雅既然是戰斗職業者,為什么遇到獅龍魚、石像蕈等等危險時,她都沒出手?

    就為了隱藏自己的底牌,所以眼睜睜看著隊員去死?

    這女人,果然是個心如蛇蝎的毒婦。

    林川說的沒錯,自己根本不該去救她的。

    呂絲雅跳完一曲蛇舞,也是精疲力竭,靈能透支。

    她踉蹌著回到角落,抱起林川,喂了他一些基因藥劑和高能營養劑。

    林川呻吟一聲,微微睜開雙眼。

    “絲雅,你這是……”他虛弱問道。

    “對不起,林川,這兩年我也有些際遇,一直沒機會告訴你。”

    呂絲雅解釋道,“我才剛剛學會操縱巖石,組成巖蛇來戰斗的技巧,運用并不熟練,而且每次釋放攻擊性靈磁力場后都要冷卻很久,所以,一路上才沒出手,就連剛才你和申玉龍激戰,我也幫不上忙,只能咬牙等待他狂妄自大,露出破綻——你不會怪我吧?”

    “怎,怎么會?”

    林川從滿臉血污中綻放微笑,“不過,我們的確太久沒好好溝通,我都不知道你還隱藏了這么厲害的底牌,你,你這兩年究竟經歷了些什么,和誰學到了這樣凌厲的招式?這不像是你們呂家的路數。”

    “放心,等找到了紅輝玉礦脈,我會把一切都告訴你。”呂絲雅笑著說。

    林川微微一怔,也笑起來:“好,等找到了紅輝玉礦脈,我也會把一切都告訴你。”

    他不知哪兒來的力氣,竟然掙脫呂絲雅的懷抱,踉蹌著爬了起來。

    一開始,是四肢著地,如一條渾身是血的野獸般爬行。

    漸漸的,他直起腰桿,腳步越來越有力,呼吸也越來越均勻,雙眼更是綻放出從未閃耀過的光彩。

    最后,他昂首挺胸,走到申玉龍面前。

    孟超和秦虎對視一眼。

    兩人都艱難吞咽了一口唾沫。

    有些不對勁。

    基因藥劑和高能營養劑沒這么快發揮效力的,林川的傷勢,也恢復得太快了吧?

    現在,換成林川的笑容里,慢慢浮現出猙獰和毫不掩飾的惡意了。

    他故意一寸一寸伸出手臂,卡住申玉龍的脖子,慢條斯理地漸漸鎖緊,微笑道:“現在,誰是人,誰是狗?”

    申玉龍的狂妄終于化作恐懼。

    “林、林川,你不能殺我,求求你別殺我,你要什么我都給你,錢,我們申家有很多錢,你想要多少都可以!

    “你會后悔的,殺了我,你會后悔的,你不可能逃脫申家和寰宇集團永無休止的報復,你在龍城再無立足之地!

    “林川,林爺,我錯了,你是人,我是狗,別殺我,汪汪汪,別殺我!”

    他涕淚俱下,丑態百出。

    感知到林川的殺意越來越濃烈,他轉過頭向呂絲雅求饒:“絲雅,看在大家同學一場,還是世交的份上,別殺我!

    “紅輝玉礦脈統統都是你的,什么都是你的,只要你看上的東西,我再不敢和你搶了,我發誓,對天發誓!

    “你,你不能這么做,你真想讓寰宇集團和擎天集團全面開戰嗎?這個責任你承擔不起的,你和你爸都會完蛋的!”

    呂絲雅走到兩人身邊,冷冷看著林川對申玉龍的裁決,始終一言不發。

    林川默默用力,申玉龍的眼珠漸漸暴突出來,再吐不出半個字。

    突然,他“噗”一聲,屎尿齊流,臭氣熏天。

    呂絲雅皺眉,后退兩步,道:“林川,松開他。”

    林川高高揚起眉毛,無比詫異地看了呂絲雅一眼。

    “雖然這家伙死有余辜,但既然我們已經控制住了局面,倒不妨留他一條狗命。”

    呂絲雅解釋,“兩支探礦隊在地底激戰,倘若寰宇集團這邊全軍覆沒,搞不好對方會認為我們是殺人滅口,死無對證。

    “就算超凡塔認可我們對紅輝玉礦脈的優先開采權,寰宇集團難免心存怨恨,搞不好,兩家真要全面開戰的。

    “但我們拿住了活口,讓申玉龍把他做的丑事都一五一十說出來,這就是寰宇集團的犯罪證據,能換取比紅輝玉礦脈更多的利益。

    “再說,這次火并來得蹊蹺,還有很多疑點沒搞清楚,讓他吃點苦頭就算了,別殺他,我要細細拷問。”

    林川沉默。

    忽然有些自嘲地笑起來:“呵呵……”

    呂絲雅皺眉道:“你笑什么,還不住手?”

    “我笑,每次都是這樣,底下的劍戟魔豬拼死拼活,死得死,殘的殘,尸橫遍野,兩敗俱傷。”

    林川仍舊牢牢掐著申玉龍的脖子,絲毫沒有松手的意思,“高高在上的鉆石九頭龍,卻能心平氣和地互相‘饒一條狗命’,確保上位者之間的平衡和體面。

    “反正,劍戟魔豬死得再多,也只是劍戟魔豬而已,對吧?”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