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二百三十章 向上攀登
    出于幽暗地域崎嶇地形的作戰要求,李信并沒有攜帶反器材狙擊槍或者重型火神炮之類的大殺器。

    孟超在槍囊和他胸前分別找到了一支“毒蝎”微型沖鋒槍,和四個二十八發子彈的彈夾。

    這種比手槍大不了多少的微沖,是龍城傻大粗黑武器設計風格中難得的異類。

    雖然體積小巧玲瓏,卻能在半秒鐘之內形成子彈風暴。

    配合鑲嵌晶石、鐫刻符文的詛咒彈、破甲彈、燃燒彈或者冰凍彈,還是頗具威力的。

    李信手里還牢牢攥著一支突擊步槍,可惜槍管在爆炸中扭曲了。

    幸好加掛的槍榴彈發射器完好無損。

    孟超從李信的武裝帶上找到了三枚嬰兒拳頭大小的槍榴彈。

    先將一枚槍榴彈塞進發射器,又將一枚塞進褲兜,最后一枚則用匕首在底部劃出幾道縱橫交錯的痕跡,增加不穩定性,令它在緊急狀況下,往巖石上重重一磕,就能當成手雷來使用。

    “這是赤龍軍最精銳的特種兵里,那些身經百戰的老兵才會使用的方法。”秦虎看著孟超,眼里多了幾分欣賞。

    孟超想到他剛才洋洋得意的樣子,沒說話,繼續翻找,從槍囊里還找到幾支提升槍手穩定性的鎮定劑,一副多功能夜視鏡,一支狙擊槍上的瞄準鏡,以及一副軟管潛望鏡。

    軟管潛望鏡看起來,就像是淋浴時花灑上接駁的金屬軟管,可以隨意扭曲成三百六十度,不同的方向和角度,從墻角拐彎,或者伸進各種縫隙去偵察敵情。

    槍手很喜歡用這種會拐彎的觀測儀器,減少自己暴露的風險。

    孟超吹了聲口哨,將多功能夜視儀拋給秦虎,自己將瞄準鏡和潛望鏡都收起來。

    最后,他在李信心口又摸到一包鼓鼓囊囊的東西。

    這是一支怪模怪樣的手槍。

    像是純粹手工打磨,左輪手槍和發令槍的結合體,彈巢里只能容納一枚巨大的子彈。

    這枚子彈卻被分開裝在一個半透明的玻璃瓶里,在秘銀穩定液中一沉一浮,散發著幽暗卻危險的光芒。

    乍一看,它不像是子彈,倒像是晶瑩剔透的隕石碎片,或者高階超獸的核心材料。

    卻有人在它表面,鐫刻了一連串密密麻麻,如蠅頭小字般的符文,和秘銀穩定液一起,控制它蘊藏的毀滅之力。

    將耳朵貼到玻璃瓶上,還能聽到這枚“子彈”發出“嘶嘶”的聲音,像是來自地獄最深處的低吟。

    “這是……自爆槍?”

    秦虎倒吸一口冷氣,急忙道,“小混蛋,快放下,這不是你能掌控的東西!”

    孟超揚起眉毛。

    見他仍舊目不轉睛,還以為他被這枚子彈極度危險的美麗深深吸引,秦虎提高聲音:“普通晶石子彈,只是添加了微量晶石或者怪獸材料成分,擊發時,就會爆開強烈的靈能漣漪,對槍手的大腦形成沖擊,這就是所謂的‘后坐力’。

    “而槍手圈子里的‘自爆槍’,根本不是大批量生產,而是發現了極其罕見的晶石或者超獸材料,外形適合打磨成子彈,就鐫刻符文,稍加打磨,然后根據這枚奇形怪狀、獨一無二的子彈,專門去手工改造一柄槍械出來。

    “明白了吧,這支自爆槍,就是為這枚子彈而生的,而這枚子彈,如果不是太古時代從天而降的隕石碎片,就是地獄兇獸甚至末日兇獸的器官結晶,蘊藏著毀天滅地的力量,擊發它,肯定要付出代價!

    “自爆槍這個名字的意思,就是說槍手一旦使用它,就有一定幾率,把自己的腦袋和目標的腦袋統統爆掉。

    “你看,李信到死都沒敢使用這支自爆槍,他甚至不敢將子彈從秘銀穩定液中取出來,塞進槍膛,可見這一定是威力絕倫、副作用也無比驚人的大殺器,絕不是你一個小小靈紋境可以使用。

    “你想用這支槍,我保證,在你扣動扳機的一剎那,你首先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腦漿!”

    “多謝虎爺提醒。”

    前世以槍手作為初始戰斗職業,又在“幽靈旅”接受過嚴酷軍事化訓練的孟超,怎么會不知道“自爆槍”的危險。

    但李信并沒有用自爆槍,還不是死得慘不忍睹?

    孟超將貌似隕石碎片的超級子彈在掌心微微一攥,隨后,把它和自爆槍,分別塞進大腿兩側,最容易取用的褲兜。

    兩人收拾干凈殘留在這里的一切痕跡。

    來到巖壁最角落里,深吸一口氣,準備攀爬。

    孟超最后梳理了一下所有能利用的東西。

    兩支鏈刃,兩把毒蝎微沖,四個彈夾,槍榴彈發射器,三枚槍榴彈,一支自爆槍和一枚極度危險的超級子彈。

    瞄準鏡,潛望鏡,夜視儀,防輻射服,最后一塊石像蕈黏液凝固體,以及一枚能讓它軟化,恢復黏性的裂口森蚺酸腺。

    還剩下兩萬七千多貢獻值,可以進行兩次深入骨髓的大保健,也能將《降魔斬》或者《千月斬》這樣的必殺技,熟練度再提升一個級數。

    對了,過去兩個多月,在基地瘋狂和同學切磋,在碎星湖區瘋狂斬殺怪獸,連環任務“極限爭鋒”第二環和第三環,其實都超額完成了。

    必要時,直接結算的話,能再得到至少兩萬貢獻值,有一定幾率覺醒全新技能“心靈閃電”和“獸血燃燒”。

    “我一定能活下去,找出真相,改變未來的!”

    孟超緩緩吐出一口濁氣,將手臂和鞋底鑲嵌的裂口森蚺利齒,在巖壁上輕輕一蹭,如壁虎般靈巧地爬了上去。

    兩人都是超凡者,運動機能遠超地球時代的攀巖運動員,又有一排排鋒利的裂口森蚺利齒輔助,很快攀登了數十米。

    越往上爬,越能聽清楚上方傳來激烈的打斗和爆炸聲,感知到靈能漣漪如驚濤駭浪,不斷碰撞和激蕩。

    他們面前的巖壁深處,也傳來“咔嚓咔嚓”的聲音,頭頂不斷有小石子崩落,甚至有巖壁崩裂,出現一道道蛛網般的裂紋。

    這固然令兩人攀爬的速度大大提升。

    卻也令他們的心不斷往下沉。

    人類的生命磁場瘋狂激蕩,以及晶石炸彈的連環爆炸,引發了晶石礦脈的高頻振蕩

    不同晶石礦脈之間的振蕩,又互相影響,愈演愈烈,陷入惡性循環。

    在靈能學中,這種現象叫做“自激”。

    “自激”達到極限,就有可能演變成一場不可遏制的靈能狂潮。

    別說地底洞窟有可能崩塌,就連怒濤山脈中的神境強者和末日兇獸,都會受到嚴重影響。

    “這不像是尋常爭奪礦脈開采權的自相殘殺。”

    秦虎瞇起眼睛,看著地流漿籠罩的懸崖頂上,忽然道,“小混蛋,你懷疑有內鬼挑唆雙方同歸于盡,那是誰?”

    孟超遲疑片刻,并不想在秦虎這個既霸道又油膩而且和自己前世有仇的中年男人面前,說出自己既尊敬又崇拜的那個名字。

    秦虎怪笑一聲:“你不說,我也知道,林川嘛!”

    這下,孟超真的愣住,也不顧對方是否詐他,脫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如果是呂絲雅或者擎天集團的其他人,你又不熟,沒理由知道,更沒理由不說的。”

    秦虎道,“只有林川,和你是校友,最近你們經常攪和在一起,你還當了他的直播助手,應該非常了解他,才能猜到他是內鬼,并且不想告訴我。”

    孟超默認。

    “這就奇怪了。”

    秦虎抓住一條剛剛生成的裂縫,用另一只手撓撓絡腮胡,“林川不是呂絲雅養的小狼狗嗎,他和呂家是死死綁在一輛戰車上的,呂絲雅得到優先開采權,他也能跟著吃香喝辣。

    “逼兩支探礦隊同歸于盡,同時搞死呂絲雅和申玉龍,對他有什么好處?

    “我能想到的好處無非是優先開采權,問題是,龍城規模最大的采礦企業,就是擎天和寰宇兩家,光憑林川一個人的力量,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將紅輝玉礦脈據為己有。

    “帶著紅輝玉礦脈,投靠別的勢力?不可能,發生這種事之后,無論哪家勢力想開發這處紅輝玉礦脈,都要同時面對擎天和寰宇的雷霆怒火,沒人會做這種蠢事,根本得不償失,你覺得呢?”

    孟超皺眉,認真辯解:“林哥不是小狼狗。”

    秦虎愣了一下,才意識到兩人根本沒在一個頻道上,只能說:“好好好,他不是呂絲雅的小狼狗,其實我說這話沒惡意,這年頭能吃軟飯也是本事,我要有林川這么帥,又何必到這種鬼地方來玩命……”

    “虎爺。”

    孟超打斷他,“請不要破壞我剛剛對你建立起來那一丁點,微乎其微的好感。”

    秦虎揪斷一根胡須,有些無奈道:“我的意思是,我對林川的人品不感興趣,只是好奇他的動機。”

    “我不知道,我總覺得林哥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志存高遠的人,如果真是他策劃了整個陰謀,肯定也不是為了紅輝玉礦脈開采權,這么庸俗的目的。”

    孟超沉吟片刻,將林川說過的一些話,“沒有怪獸也沒有人類”,掐頭去尾,告訴秦虎,并且問他,“你覺得,這番理論,有道理嗎?”

    “我管他媽的有沒有道理呢!”

    秦虎說,“虎爺早就過了吃飽了撐的,扯什么狗屁理論的年紀,空談理論有什么用?我現在只想搞錢!搞資源!瘋狂修煉!再去搞更多的錢和資源,讓自己、老婆、孩子一輩子活得風風光光,舒舒坦坦!”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