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全副武裝
    秦虎這才滿意,拉過背囊,盤膝而坐,大口咀嚼起來。

    一邊狼吞虎咽,一邊含混不清道:“小混蛋,虎爺要運功調息半個小時,才能勉強恢復四五成戰斗力,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我們怎么上去?”

    孟超貼著巖壁走了一段,發現這道懸崖至少有上百米寬,被昔日的地下暗河沖刷得平滑如鏡,巖壁上還滋生著滑膩的苔蘚,極少能借力之處。

    徒手攀爬,很難直接爬上去。

    而洞窟深處,因為晶石礦脈釋放出不同頻率的靈能漣漪,互相激蕩,充斥著看不見的湍流,就像傳說中的“罡風”。

    即便掌握磁懸浮能力的天境強者,在罡風干擾下,也很難穩定飛行。

    孟超嘗試了幾次用極限流來精確控制周身肌肉,如壁虎游墻般爬上去。

    最多爬到十幾米處就滑了下來。

    倘若攀爬到上百米的高度再滑下來,后果不堪設想。

    “必須借助一些工具……”

    身為收割者,孟超本能想到剛剛被他們斬殺的二級超獸,裂口森蚺。

    他將幾條裂口森蚺殘缺不全的尸骸都拖曳到秦虎身邊。

    隨后,單膝跪地,先將裂口森蚺布滿利齒的四瓣口器,一瓣瓣地掰了下來。

    又揮舞著薄如蟬翼,短小精悍的血焰刀,將裂口森蚺包裹在體表的外套膜完整剝離,切割成大小適中的方塊。

    外套膜就像是軟體動物的皮膚,擁有比獸皮和甲殼更強的延展性,還能吸收巖石中的微量元素,變成堅硬的石灰質外殼,可謂剛柔并濟,天然的防護服材料。

    孟超從林川送給他的背囊里取出幾枚礦釘,加上自己的收割工具,很快在裂口森蚺的外套膜邊緣,打出一排排整齊的孔洞。

    又抽出裂口森蚺口器后面最柔韌的一束束筋絡,先撕成四縷,又細細絞成一股,穿到幾片外套膜邊緣的孔洞里,變成伸縮繩,將他們接駁起來,就將裂口森蚺的“皮膚”,剪裁成兩件粗糙的“皮甲”。

    孟超將一件皮甲套到身上。

    不用抽緊筋絡,皮甲就自動收縮,完全貼合,絲毫不妨礙戰斗。

    孟超滿意地點了點頭,又將一件大號皮甲拋向秦虎。

    秦虎看他雙手化作兩團灰霧,行云流水地操作了十分鐘,就把裂口森蚺的外套膜,做成這樣兩件玩意兒,不禁道:“這是什么鬼玩意兒,禁不住虎爺一刀!”

    “這不是讓你防御敵人刀劍劈砍的。”

    孟超解釋道,“在晶石礦脈周圍戰斗,最大的問題是靈磁干擾,特別是我們要尋找的紅輝玉主脈附近,干擾肯定最強。

    “但天地萬物,相生相克,毒物棲居的七步之內,必定有化解之道。

    “這些裂口森蚺既然能在距離紅輝玉主脈這么近的地方,長得如此肥頭大耳,攻擊性還這么強,可見他們體內的器官,并沒有遭到過量靈能輻射的負面影響,我猜,他們的外套膜肯定有古怪,是天然的‘防輻射服’,穿上之后,就能削弱靈磁干擾,讓我們發揮出更強的戰斗力。”

    秦虎將信將疑,將孟超剪裁好的皮甲套在身上,默默運轉靈能,忽然瞪大眼睛,詫異道:“果然,感覺比剛才好多了,構造靈磁力場的速度變快了,也更加精確和穩定,靈脈的刺痛都減輕了不少!”

    孟超微微一笑,繼續操作。

    他從貼身的儲物袋中取出幾塊血跡斑斑,如橡膠般的材料。

    又收割了幾枚裂口森蚺的酸腺,將酸液滴在上面。

    橡膠般的材料表面冒出一層泡沫,很快軟化,變成粘稠的液體。

    孟超將裂口森蚺的四瓣口器,用這些黏液,分別粘在鞋底以及皮甲包裹小臂的前面,乍一看去,好似四肢上長出了四排利齒。

    他把手臂和腳尖貼到巖壁上去試了試。

    這次,就像釘鞋踩在冰面上,利齒微微刺入,感覺踏實多了。

    秦虎看得兩眼發直:“這又是什么?”

    “這是石像蕈的黏液。”

    孟超耐心解釋,“石像蕈就是你們早先也遇到過,那種受傷之后會噴出黏液,黏液凝固之后堅硬如混凝土的蕈類。

    “凝固的石像蕈黏液,幾乎不怕任何東西,唯獨能被酸液重新軟化,正好,裂口森蚺是一種喜歡噴射酸液的怪獸。

    “我在地面上就斬殺了一條裂口森蚺,收割了它的酸腺,發現石像蕈黏液凝固之后,琢磨著這東西是強度極高,使用也很方便的‘固體膠’,就搜集了幾塊隨身攜帶,果然派上用場!

    “用石像蕈黏液將裂口森蚺的獠牙,粘在皮甲和戰靴之上,就能極大增強我們的摩擦力,爬上這片光滑如鏡的巖壁,等回到上面,咱們有‘防輻射服’護體,戰斗力最多打五折,即便對上戰斗力打兩三折的天境強者,虎爺,四舍五入,你的勝率也超過50%吧?”

    秦虎撓了半天絡腮胡,咕噥道:“你這小混蛋,歪門邪道的鬼把戲還挺多的!”

    孟超微笑道:“現在是否后悔,自己太縱容小舅子胡作非為了?原本,我這樣的天才收割者,有可能幫你把九鑫資源回收公司做大做強,規模更上一個臺階的。”

    秦虎嘿嘿一笑,不無得意道:“這你就錯了,雖然是有些可惜,但虎爺一點兒都不后悔,哪怕沈榮發那個王八蛋,真把九鑫搞破產都無所謂。”

    孟超傻眼:“為什么?”

    “這你就不懂了,我老婆怎么會不知道她親弟弟究竟是什么德性,沈榮發把公司搞得越糟糕,老婆就越覺得虧欠我,對我的態度就越溫柔啊!”

    秦虎洋洋得意道,“過去這么多年,家里一直是老婆說了算,特別是這兩年她還到了更年期,日子簡直沒法過了。

    “也就是最近半年,她弟弟把公司搞得烏煙瘴氣的事情一件件曝出來,她自知理虧,我在家里才能掌握主動,挺直腰桿。

    “反正資源回收只是副業,我主要還是靠接任務,斬殺怪獸來搞錢嘛,用區區一家公司換來家庭幸福,你都不知道有多么劃算,我現在的日子簡直不要太爽,怎么會后悔?”

    “……”

    孟超深吸一口氣,道,“那你多次在收割者圈子里表示,你被我們兩父子搞得焦頭爛額,公司損失慘重,非要將我們宰了不可?”

    “廢話,我不這么說,老婆怎么會知道事態的嚴重性,她弟弟究竟闖了多大禍,給我添了多少麻煩,又怎么會對我還像是十七歲時那么溫柔?”

    秦虎越說越來勁,“而且,我把公司的財務狀況說得糟糕點,老婆知道最近是非常時期,也不會動不動就要買包包嘛!

    “總之,這是中年男人的生存智慧,不懂了吧,哈哈哈哈!”

    孟超無語。

    總覺得重生前后的兩個世界,畫風截然不同啊!

    很快,他打造出了兩件黏滿裂口森蚺利齒的防輻射服。

    秦虎也一躍而起,神采奕奕。

    就在這時,兩人頭頂傳來爆炸聲。

    轟!

    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透過地流漿的層層阻隔,傳到兩人耳邊時,已經變成夏日午后沉悶的雷鳴。

    兩人對視一眼,同時看到彼此眼底的驚詫。

    “連用來爆破礦脈的晶石炸彈都用上了?”

    秦虎喃喃道,“他們是真不怕炸塌洞窟或者燒光氧氣,同歸于盡啊!”

    噗通!噗通!噗通!

    爆炸聲過后不久,四五具熊熊燃燒的殘尸就從天而降,落入地流漿深處。

    都是被沖擊波從懸崖上面掃落的。

    一直在地流漿深處逡巡的裂口森蚺立刻撲了上來,爭先恐后將殘尸撕咬住,大卸八塊,大快朵頤。

    看到密密麻麻的裂口森蚺瘋狂蠕動、吞噬的模樣,孟超和秦虎的脊背都有些發涼。

    暗自慶幸,剛才沒有自相殘殺,否則兩人都逃不了成為裂口森蚺的食物。

    就在這時,又有一截殘缺不全的尸骸跌落下來。

    孟超眼疾手快,射出鏈刃,搶在翹首以盼的裂口森蚺之前,將殘尸從半空中拽了過來。

    幾條裂口森蚺十分不滿地朝他們張開血盆大口,發出“嘶嘶”的示威聲。

    “媽的,真當虎爺不敢一刀剁了你們這些雜碎!”秦虎瞪眼,跨出一步,虎牙戰刀舉過頭頂,散發出兇神惡煞的氣勢。

    這些裂口森蚺猶豫片刻,拖曳著剛才收獲的食物,退回到地流漿深處。

    秦虎松了一口氣,回頭道:“人死了,尸體就是一團臭肉,沒必要為了奪回尸體,激起這么多裂口森蚺的兇性。”

    “我知道。”

    孟超點頭,“虎爺,你來看,這是誰?”

    秦虎湊過來一看,往掌心啐了口唾沫,揉了把死尸齜牙咧嘴的面孔,頓時愣住:“李信?”

    沒錯,這具焦頭爛額的殘尸,正是四星超凡境界的王牌槍手李信。

    他已經死了。

    即便突破天境,在被人攔腰斬斷,又被炸得焦頭爛額,還被沖擊波吹落懸崖,五臟六腑天女散花之后,他都沒法不死。

    連天境強者都隕落在幽暗地域中。

    看來,懸崖上方的戰場,極少有人能夠幸免。

    孟超卻顧不上這許多。

    他將李信緊緊綁在胸前和背后的武裝帶解下來,查看超獸軟皮鞣制的槍囊中,還有多少槍械和子彈。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