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二百二十章 防人之心
    “狂刀戰隊的隊長聶狂,在獵殺者圈子里兇名卓著,升上天境也有好幾年了,應該熟練掌握了利用磁懸浮來戰斗的原理。”

    林川沉吟,“我還在申玉龍身后看到了有名的獨行槍手李信,這家伙是可以用普通手槍獵殺超獸的狠人,一旦被他鎖定,就連我都極難逃脫,幸好這里是幽暗的地底,他的槍法受到一定限制。

    “此外,申玉龍自己也是戰斗系超凡者,兩年前就突破了地境巔峰,以他寰宇集團第三代佼佼者的身份,當然得到家族大把修煉資源的支持,這兩年是否達到天境,很難說——這家伙上學時就非常狡猾,他剛才的色厲內荏極有可能是裝出來的,就為了讓咱們掉以輕心,低估他的戰斗力。

    “料敵從寬,如果對面也有三名戰斗系天境強者的話,這場仗就非常難打了,變數實在太多,我沒有把握。”

    “難打,也要打。”

    呂絲雅掃了眾人一眼,咬牙道,“各位,情況大家都了解了,現在不是發不發財的問題,而是能否從地底活著離開的問題,所有人,都做好戰斗準備,一旦遭到對方突襲,立刻毫不猶豫地反擊,鬧出人命,有我兜著,哪怕干掉申玉龍,只要占著道理,擎天集團都會為我們撐腰的!”

    無論獵殺者還是探礦者,像是對類似的狀況司空見慣,紛紛點頭,駕輕就熟地檢查裝備,分發武器。

    連須發皆白的資深探礦師張維巖,都往靴子里藏了一柄匕首,又從彎刀手里接過一支手槍,插在身后。

    只有孟超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

    林川上前,一股腦兒往他懷里塞了大量基因藥劑和高能營養劑,低聲道:“萬一真的打起來,你什么都別管,只要顧著自己的小命,能跑就跑!”

    孟超難以置信:“林哥,什么情況,擎天和寰宇的兩支探礦隊,該不會火并吧?”

    “難說。”

    林川聳肩,“你也看到了,大家像是能其樂融融,攜手向前的樣子么?”

    “可是——”

    孟超結結巴巴道,“彼此都是人類,頭頂上的北線攻勢正如火如荼展開,我們正在對怪獸開戰啊,這節骨眼上,怎么能自相殘殺?”

    “你又來了,我不是告訴過你,根本沒有‘人類’嗎?”

    林川壓低聲音道,“戰爭如火如荼又如何,怪獸也正在向人類開戰,這也不耽誤鉆石九頭龍每天吃掉幾十頭劍戟魔豬啊!”

    孟超一時語塞。

    “聽著,大學生,想要在這個殘酷的世界活下去,就盡快把你的學生思維收起來。”

    林川重重一拍孟超的肩膀,語重心長道,“我知道學校里都教了你什么,‘齊心協力’啊,‘團結一心’啊,‘眾志成城’啊,仿佛所有人類都是親密無間的親人,彼此間沒有絲毫矛盾,就算真有了矛盾,也能通過真誠溝通,彼此讓步來解決。

    “是,當我們身處龍城,在聚光燈、監控探頭和眾目睽睽之下,當然是這樣,呂絲雅和申玉龍一起出席慈善酒會的時候,都能談笑風生,甚至翩翩起舞呢!

    “但這里是荒野。

    “沒有聚光燈,沒有監控探頭,沒有無數雙眼睛盯著我們,無論發生什么事,哪怕是殺死另一個人類,把尸體往萬丈深淵或者無盡地底一丟,用不了二十四小時,怪獸和微生物就會把尸體啃噬得干干凈凈,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下一星半點,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

    “你以為,所有人都能在這種狀態下,始終保持人類最光明的一面嗎?

    “告訴你,迷霧背后,荒野深處,為了爭奪晶石礦脈和高階超獸材料,或者為了超級企業的利益、超凡世家的糾葛,超凡者之間的自相殘殺,并不是多么稀奇的事情,這些資深探礦者和獵殺者,或多或少都經歷過,至少聽說過,所以,大家才要早做準備。”

    孟超攥緊拳頭道:“可是——”

    “可是,你原先怎么沒聽說過,對不對?”

    林川笑起來,“生存委員會當然不能將荒野上發生的一切,都一五一十告訴全體市民,否則豈不是玷污了超凡者的光輝形象,讓大家猛然驚覺,原來在人類和怪獸的矛盾之外,竟然還存在著別的矛盾。

    “當然,你放心,我們都是有理智的,絕不會主動突襲寰宇集團的探礦隊,但如果對方痛下殺手,我們正當防衛,這不違背你的道德底線吧?”

    孟超想了想:“對方會偷襲我們?”

    “誰知道呢,狂刀戰隊那個秦虎,應該和你有些恩怨吧,我看他離開時目露兇光,一副要把你生吞活剝的樣子,難保不會挑唆雇主,向咱們下手。”

    林川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咱們做好最壞的打算,才能有備無患。”

    孟超神色凝重地點頭。

    如果對方先動手,他當然不會坐以待斃。

    而且,從前世記憶碎片來分析,這次探礦任務很可能以失敗而告終,連林川都隕落在地底,此后龍城再聽不到他的名字。

    這么說,雙方火并的可能性,的確不小。

    即便和秦虎有仇,孟超也不愿意走到兵戎相見的死路。

    因為這不但關系到兩支探礦隊的安危,更關系到北線攻勢的成敗,進而關系到幾十年后的某一天,是否有無數顆毀滅的煙花在龍城上空炸開。

    想到這里,孟超道:“難道我們真的不能聯手探索,平分紅輝玉礦脈的開采權益嗎?”

    林川用古怪而憐憫的目光看著他,像是看著一個天真無邪的孩子:“姑且不說雙方背后集團愿不愿意,也不提呂絲雅和申玉龍的宿怨,就說他們剛才真的面帶微笑,達成協議,你怎么保證他們不是笑里藏刀,只想著麻痹對方,等到最關鍵的時刻,往對方心窩里捅一刀?

    “畢竟,這里是怪獸出沒,磁場干擾強烈,危機四伏的幽暗地底,在這里要殺死一個人或者一百個人實在太容易了;毀尸滅跡、擺脫嫌疑,也實在太容易了;而紅輝玉礦脈的優先開采權,又關系到天文數字的利益,足以令古剎高僧都生出貪欲。

    “就算呂絲雅愿意相信申玉龍,申玉龍也不會相信呂絲雅。

    “呂絲雅知道申玉龍不會相信她,她又怎么會相信申玉龍呢?

    “哪怕雙方首領愿意信任彼此,隊員們呢,兩邊加起來幾十個隊員,只要有一個動了邪念,比如秦虎想抓住這次千載難逢的機會,把你在地底深處干掉,就像火星落入火藥桶,激起連鎖反應,‘轟’,所有人都會炸得粉身碎骨!

    “明白了吧,一旦陷入這種互相猜疑的死局,我們就只能祈禱,雙方在接下來的探礦行動中離得遠遠的,不要再次相遇,而在某一方發現紅輝玉礦脈之后,另一方能保持絕對的理智和風度,愿賭服輸,自動退出了。

    “否則,只有老天知道,將會發生什么事情。”

    孟超默然無語。

    林川嘆了口氣:“我說過,不希望你接受呂絲雅的邀請,參加這次任務——你會后悔的。”

    “不,我一點都沒后悔。”

    孟超緩緩搖頭,堅定道,“或許,我比林哥更清楚,人類究竟可以變得多么丑陋,但再丑陋,人類就是人類,我們一定能想出辦法,掙脫黑暗中的困境!”

    林川深深凝視了他一眼。

    孟超毫不退縮,直視林川的雙眼。

    最后,還是林川先收回目光,一聲不吭地轉了開去。

    發生這種事情,自然沒辦法再休息下去。

    很多人才剛剛進入深度冥想狀態,相當于熟睡中被強行叫醒,對精神和身體都是一種折磨。

    但大家都知道事態的嚴重性,競爭對手近在咫尺,誰能搶先發現紅輝玉礦脈,就占據了道義、法律和戰斗的主動權。

    他們已經在地底丟下了這么多具同伴的尸體,實在不甘心就這么灰溜溜地空手而歸。

    很快,眾人收拾好了行囊,將武器反扣在掌心,小心翼翼,爭分奪秒,展開下一階段的勘探。

    在身為靈敏者的呂絲雅指引下,他們距離目標越來越近。

    四周漸漸出現了,最近一兩個月才被撕裂的斷層。

    支離破碎的地底褶皺,就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座摔得粉碎,又胡亂拼湊起來的立體迷宮。

    有些地方,必須用繩索和釘鞋攀爬落差達到百米的縫隙和斷崖。

    有些地方,又要渡過水流湍急的暗河。

    不同性質的晶石礦脈,釋放出不同頻率的靈能,令這座洞窟如煉鋼爐般酷熱,下一座洞窟卻結滿了鋒利的冰柱。

    極寒和極熱交替,對超凡者的生命磁場影響極大。

    強烈的靈磁干擾,更影響了人類的視覺神經和空間認知,即便經驗豐富的探礦者,都會迷失在方寸之間,像是撞上鬼打墻一樣團團亂轉。

    饒是以超凡者的強壯體魄,都經不起這樣的高強度折磨,所有人都接近崩潰。

    而相比環境的險惡以及作業的艱巨,更令他們提心吊膽的,卻是寰宇集團探礦隊,時隱時現的詭影。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