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二百零五章 抵達墓碑森林
    趁著還有時間,林川向孟超詳細介紹了團隊里的其他成員。

    首先是擎天集團資深探礦師張維巖帶領的專家小組。

    大多是輔助系超凡者,擅長將自身靈磁力場融入到星球磁場中,去感知天地間的細微變化,從而勾勒出地底靈脈的走向,辨識出數千種礦物質的不同。

    最厲害的探礦師,甚至能將自身的靈能漣漪傳導到巖層深處,改變巖石的分子結構,影響數千米范圍內的地質構造。

    既能發揮出“人肉盾構機”的作用,在地底鉆探出一條條直徑超過兩三米的通道,也能制造落石或者石筍,封堵和支撐住即將崩裂的巖縫,甚至制造一場小規模的地震。

    是以,他們的戰斗力雖弱,卻無人敢小覷,反而是團隊的關鍵,也是戰斗系超凡者必須保護的對象。

    然后,是一個叫做“葉博士”的女人。

    孟超昨天就對她留下深刻印象。

    因為她佩戴著一枚紅色發卡,乍一看,是一朵盛放的紅花,仔細觀瞧才發現,赫然是血紋花的樣子。

    林川告訴孟超,葉博士也是他們農大的校友,卻是生化系的,現在是研究血紋花的專家,亦是此行的“秘密武器”。

    呂絲雅堅信,血紋花是受到紅輝玉的輻射才進化變異。

    那么,順著血紋花的蹤跡一路搜索,就能找到紅輝玉的源頭。

    而且,葉博士還知道怎么對付血紋花,她研發了一種特殊的抑制劑,能大幅降低血紋花在碳基生物體內的活躍度,令他們進入某種……類似休眠的狀態。

    “血紋花并不是那種會無限增殖的類真菌。”

    葉博士也告訴大家,“事實上,他們比細菌和病毒更聰明,知道不能竭澤而漁的道理——倘若無限分裂和繁殖,搞得所有生物都被血紋花寄生的話,反而得不到足夠的食物,宿主和血紋花都會完蛋的。

    “通常情況下,在宿主的腦電波十分強烈,生命力極其旺盛的時候,血紋花并不會‘喧賓奪主’,而是處在半休眠狀態,只是刺激宿主的新陳代謝,激活更強大的戰斗力。

    “很多宿主并不討厭血紋花的寄生,反而很歡迎這樣的‘雙贏’。

    “只有當宿主死去,血紋花才會徹底覺醒,占用宿主的身體——算是一種非常‘講道理’的類真菌了。

    “我的抑制劑,就能干擾血紋花,讓他們以為宿主仍舊活著,不用表現出太過激烈的性狀。

    “所以,就算在地底深處遇到血紋花寄生體也不用擔心,只要在殺死他們之后,及時注射抑制劑,轉化成不死生物的概率,就大幅降低了。”

    一番解釋,令眾人都放心不少。

    輔助系專家團隊之后,就是戰斗系超凡者。

    林川告訴孟超,這次團隊的武力輸出,主要由一支名叫“利刃”的超凡戰隊負責。

    利刃戰隊是一支在荒野上廝殺超過五年的老牌戰隊,斬獲怪獸無數,也承擔過多次勘探隊、采礦隊和各類型荒野實驗室的護衛任務,經驗十分豐富。

    戰隊成員的外號很有特色,都是以各種各樣的冷兵器來命名,隊長“彎刀”和林川一樣,都是一名四星超凡者,掌握了“靈能共振”的奧秘,既能利用“靈振”刺激細胞深處的線粒體,釋放出更加強勁的能量,也能改變武器和裝備的分子結構,將普通武器都變成吹毛斷發的神兵利器,激發出熊熊燃燒、無堅不摧的戰焰,當然,更能利用磁懸浮原理,懸浮在半空中,算是登堂入室,踏入一流高手的行列。

    不過,這位“彎刀”卻是一副黑口黑面,生人勿近的模樣。

    “林川,聽說你這位小老弟,是第一次深入荒野?”

    彎刀盯著孟超,卻對林川道,“我不明白呂小姐為什么要臨時塞一個靈紋境的小家伙進來,光是照顧那些探礦師和血紋花專家就夠我頭疼的了,所以,你最好時刻盯緊自己的小老弟——荒野深處什么情況都有可能發生,如果他自己找死,我不可能豁出性命去救他的。”

    “彎刀,管好你自己的事。”

    林川硬梆梆頂回去,“我的人,還輪不到你來玩下馬威這一套。”

    彎刀翹起兩撇如黑色彎刀般的胡須,瞪了林川一眼,走開去。

    “半年前,利刃戰隊接到一項護衛任務,保護一個生物研究小組在荒野中建立臨時實驗室。”

    林川向孟超解釋,“好像生物研究小組里有人自作主張,不服從利刃戰隊的指揮,招惹了極其兇殘的高階超獸,令利刃戰隊損失慘重,幾乎被打殘了。

    “利刃戰隊回到龍城舔舐了好幾個月的傷口,為了籌措重建的資金,才接受呂絲雅的雇傭,所以,彎刀難免有些神經質,對于一切看上去沒什么荒野實戰經驗的菜鳥,都抱有極深的懷疑。

    “雖然說話不太好聽,但這家伙的業務能力還是很強的,利刃戰隊以往的信譽也非常好,所以,盡量服從他的安排,暗中觀察他的動作,思考他的做法,多學著點兒,對你沒壞處。”

    張維巖帶領的輔助系超凡者,彎刀帶領的戰斗系超凡者,以及充當向導的林川和充當收割者的孟超之外,就是呂絲雅自己。

    按照林川的說法,呂絲雅自己也是一名資深的探礦師和晶石專家,走輔助系路線,戰斗力并不強。

    但她身邊有一個形影不離的女保鏢,叫“呂鳳英”,被她父親收養,精心栽培,又送到各種訓練營去學習專業的殺戮技巧,同樣踏入天境,達到四星靈振境界。

    三名戰斗系的天境強者,加上利刃戰隊至少七八名地境巔峰,這樣的團隊配置,的確夠資格去墓碑森林深處闖蕩了。

    正說著,空中堡壘顛簸起來。

    舷窗外,墓碑森林就在下面,怒濤山脈也近在咫尺。

    這里靠近地底靈脈匯聚的所在,靈脈共振引發的極端天氣愈發激烈,一團團電閃雷鳴的烏云如洶涌澎湃的潮水,從怒濤山脈一浪高過一浪地涌向墓碑森林,將空中戰堡沖擊得東倒西歪,如驚濤駭浪中的一葉孤舟,忽而被高高拋到浪尖,忽而又直線下墜幾十米,幾乎墜落到叢林里。

    疾風驟雨中,墓碑森林里的激戰仍在繼續。

    人類用燃燒彈反復轟炸密林深處,炸得肉食性靈化植物“吱吱”作響,如火獄中的妖魔般張牙舞爪。

    火光映照下,一道道黑色煙柱沖天而起,恍若擁有生命般蠕動扭曲。

    經過林川的解釋,孟超才知道,那不是煙霧,而是變異蚊蠅等等飛蟲凝聚成團,被煙霧嗆得奪路而逃。

    倘若不用燃燒彈將這些可怕的飛蟲都熏出來,他們真能鉆進強化外骨骼的縫隙,將人類活活吸成一具具干尸。

    不過,飛蟲雖然跑了,仍有大量地獄兇獸還蟄伏在墓碑森林深處,把這里變成真正的地獄。

    但就算真正的地獄,也鎖不住人類的希望。

    遠遠望去,明明沒有聽到炮彈的呼嘯聲,卻能看到一團團五彩繽紛的光球在密林中炸裂,沖擊波以摧枯拉朽的姿態,將參天大樹如雜草般吹倒,甚至有黑黢黢的蘑菇云冉冉升起。

    此起彼伏的爆炸聲,比雷電的轟鳴和暴雨的咆哮更加嘹亮。

    這是天境強者正在發出人類的怒吼,鎮壓墓碑森林中的地獄兇獸。

    隨著人類文明的征途不斷蔓延,原本漆黑一片的墓碑森林中,已經出現幾十片規模極大的空地,這里所有肉食性靈化植物都被砍伐和燃燒殆盡,開辟成能容納裝甲飛艇和空中戰堡起降的戰地機場。

    大量重型工程機械都被裝甲飛艇運輸過來,還有后方制造的模塊化預裝要塞構件,能在短短二十四小時內,就完成拼裝,將一座座戰斗要塞,如釘子般深深插入千百年來專屬于怪獸的領地。

    空中堡壘緩緩降落在墓碑森林東南方向的一座戰地機場。

    機場四周已經筑造了十幾座要塞,挖掘了三道壕溝,拉起雙重電網,還有自動化機槍塔和高壓電弧防御塔,守衛十分森嚴,是人類攻略墓碑森林的前進基地之一。

    這里已經停泊了十幾艘裝甲飛艇,還有兩座采用磁懸浮技術的空中堡壘。

    孟超看到大部分飛艇和空中堡壘的外殼上,都涂裝著包括擎天集團在內,各大礦業集團的標志。

    看來,這里是不少探礦隊的集結和出發點。

    再往墓碑森林深處進發,靠近怒濤山脈的地方,靈磁力場更加紊亂,極端天氣會變得無比狂暴,真有可能將空中堡壘,直接在半空中撕成碎片。

    所以,各路探礦隊只能將裝甲飛艇和空中戰堡都停泊在這里,化整為零,徒步前進。

    彼此目標相同,是競爭對手的關系,氣氛當然談不上和睦。

    孟超看到呂絲雅趾高氣昂向另一座涂裝著擎天集團標志的空中戰堡走去,對留守在那里的探礦者指手畫腳。

    看來林川所言,擎天集團內部斗爭十分激烈,第二代和第三代圍繞權力寶座的爭奪,比古代宮廷斗爭更加復雜,并不夸張。

    不一時,呂絲雅回來,臉色有些陰沉,目光卻愈發灼熱,對眾人道:“已經有五支探礦隊搶在我們前面出發了,包括我那兩個蠢貨哥哥,不過他們都走了錯誤的方向,我們也趕緊出發吧,一定要搶在所有人前面,找到紅輝玉礦脈!”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