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千月斬
    李英姿滿臉狐疑朝兩人走來:“在聊什么?”

    兩人對視一眼,好似多年老友,很有默契地異口同聲:“沒什么,聊一些大學時代的往事。”

    “你的大學時代才剛剛開始,有什么‘往事’?”

    李英姿瞪了孟超一眼,又轉向林川,稍稍緩和了語氣道,“林川,那時候我剛剛留校任教,還不知道該怎么打磨你這樣的璞玉,害你大學時代默默無聞,直到畢業后,經過一番摸爬滾打,才綻放出自己的光彩,仔細想想,是我對不起你。

    “如果當時,是由‘冷血’江明這樣的資深導師來指點,說不定你早就獲得了更強的實力和更多的榮耀,不用像今天這樣,絕大部分時間都深入荒野,充當最前線的尖兵,三天兩頭受傷了。”

    “怎么會?”

    林川啞然失笑,“我能有今天,全靠您大學時代的栽培,至于受傷,都是家常便飯,早就習慣了。

    “說起來,當初我一個公租房里走出來的窮小子,和這么多豪門子弟一起在武道系競爭,日子的確過得非常艱難,多虧了您和顧劍波老師的接濟,才能磕磕絆絆混到畢業,現在日子稍微好過些,我經常琢磨該怎么報答你們——您的獸魂融合術日趨成熟,還是武道系的重點扶持項目,并沒有太多我能插手的余地,正好,1024項目,是您和顧劍波老師的心血結晶,我是很有誠意,想助你們一臂之力的。”

    林川和孟超,都把萬分期待的目光投向李英姿。

    李英姿思索了很久,終于點頭:“好,我同意,相信后方的顧老師聽到這個消息,也一定會欣喜若狂的!”

    從這天起,林川就成為1024項目全新的實驗者。

    他也經常和孟超組成雙人獵殺小隊,在碎星湖區最危險的地域游弋,一邊進行療傷和恢復性訓練,一邊向孟超傳授了很多靈能運用的奧妙,和荒野深處非常實用的生存技巧。

    林川的戰斗經驗,比常年待在校園里的顧劍波和李英姿更加豐富。

    他的指點,自然令孟超受益匪淺。

    而孟超依靠前世記憶碎片,偶爾靈光乍現拋出的一些問題,和天外飛仙般的破解之道,同樣令林川獲得極大的啟發,時常有茅塞頓開之感。

    用林川自己的話來說,“你這個小師弟,真不知道腦子究竟是怎么長的,我還不到三十歲,在你面前,就經常生出‘后生可畏’的感覺,簡直是個怪物”!

    兩人結伴修行,成長速度比獨自修煉更快,很快就形影不離,偶爾殺得興起,在碎星湖區露營,聽著周遭此起彼伏的怪獸嚎叫,真能在帳篷里興致勃勃聊個通宵,越聊越投機,覺得對方簡直是世界上另一個自己。

    兩個星期時間,不知不覺過去。

    林川修煉1024條支脈來治療臟腑損傷的進度非常順利。

    他和顧劍波都是天境強者,兩人遠程交流激蕩出的思想風暴,令極限流的修煉體系發生著日新月異的變化,距離孟超前世記憶碎片中,最終完善的極限流,越來越接近了。

    而林川也說到做到,網絡暢通無阻時,就抓緊時間上網,在自己的社交媒體和直播間里,如實宣傳極限流的好處。

    他和很多收錢帶貨的網絡紅人不同,并不夸大極限流的效果,也不諱言極限流的缺陷和稚嫩之處,只是如實記錄自己的療傷進度和修煉感受。

    這種實事求是的態度,配上那張略顯憂郁的俊美面孔,宣傳效果卻比聲嘶力竭的自吹自擂更強百倍。

    根據顧劍波從后方傳來的消息,越來越多知名企業和投資者都對極限流產生興趣。

    超凡塔也同意農大武道系,在超凡塔內開辟一個“極限流體驗區”,擺放一批極限流專用修煉艙進去,讓廣大超凡者都能嘗試這種全新的修煉體系。

    龍城知名的私立醫院,青囊醫療中心,也和農大武道系展開合作,嘗試用極限流來治療枯萎的主脈,刺激殘星超凡的戰斗力。

    龍城絕大部分戰場覺醒的超凡者,都是殘星超凡,這是一塊大到無法想象的蛋糕,即便只在上面稍微揩點兒奶油,都足夠剛剛誕生的極限流漲破肚皮了。

    今生的極限流,崛起勢頭比孟超前世記憶碎片中更迅猛百倍,看來,用不了多久,就能風靡整座龍城,徹底改變戰爭的進程了。

    而對孟超自己來說,還有個額外的好處。

    每次林川進行直播,都邀請他當助理,配合演示極限流的精妙,說話間,也毫不掩飾自己對孟超的欣賞。

    在網友們愛屋及烏的心理下,孟超莫名其妙,就以“哭泣殺神的小助理”這個身份,小小紅了一把。

    他斬殺鬼火龍和攔截血色鼠潮的戰功,也得到結算,榮獲了一次東湖基地的“每日之星”,進入更多強者的視野。

    邵劍青、徐圣和韓星三名特招生,都和巫舞一樣,對極限流產生興趣,經常跑來找孟超和林川一起修煉,彼此算不上多么親密的朋友,至少在五千人大食堂里,互相見到了,能坐到一張餐桌上吃飯。

    孟超再次向邵劍青推薦極限流,希望能得到她的父親,“雷神”邵正陽將軍的認可。

    邵劍青卻告訴他,自己的父親剛正不阿,對待家人尤其嚴苛,倘若走私底下的路子去推薦極限流,搞不好會起到反效果。

    而且,邵將軍和幾位參與北線攻勢的神境強者,正在籌劃一次針對怒濤山脈的大行動,試圖將盤踞在怒濤山脈深處的末日兇獸一舉殲滅,肯定沒心思關注極限流。

    不過,等到北線攻勢告一段落,五校聯盟和龍城大學的新生,應該會舉行一次校際對抗賽。

    就像農大武道系和馭獸系的新生對抗賽一樣,這是一項歷史悠久的賽事。

    今年龍大戰斗專業有五名特招生,五校聯盟戰斗專業則有四名特招生,如果是五對五的小隊廝殺,五校聯盟這里正好少了一人。

    邵劍青邀請孟超組隊,并表示這是龍城本科院校戰斗系新生的最高規格競賽,倘若孟超能以極限流,在校際對抗賽上脫穎而出,極限流自然會進入她父親,“雷神”邵正陽這一級數強者的法眼。

    孟超最近和林川交流,只覺得戰斗力就像雨后春筍般“啪啪”暴漲,自信心膨脹得厲害,正想去會一會龍大的高手,自然滿口答應。

    心中卻隱隱有些擔憂。

    按照邵劍青的說法,北線攻勢再次回到人類的節奏,雖然暴雨過后,遇到些許麻煩,但他們卻仍舊朝著最終勝利,緩慢而堅定地前進著。

    勝利指日可待,否則也不可能搞“校際對抗賽”這樣的名堂。

    暴雨過后一個月來,孟超所見也的確如此。

    雖然開始有些手忙腳亂,但百折不撓的人類終究挺了過來,重新構筑陣地,建造要塞,斬殺怪獸,鋪設鐵路,勘探和開采礦脈。

    現在,幾條軍用鐵路已經延伸到了碎星湖區,裝載著重型列車炮的裝甲車,能順著鐵軌一路抵達碎星湖區的中央,令毀滅的炮火,直接在墓碑森林和怒濤山脈深處怒吼了。

    但這和孟超前世記憶碎片中的結局,稍微有些出入。

    是因為自己傳播極限流,并收割了血紋花菌核,產生蝴蝶效應,令龍城反敗為勝了嗎?

    孟超不敢肯定。

    極限流畢竟剛剛誕生,傳播范圍和力度都不算太大,很多超凡者都是淺嘗輒止,特別是長時間待在墓碑森林廝殺的資深強者,還沒來得及回到東湖基地,嘗試極限流專用修煉艙。

    血紋花的進化,也不是什么秘密,孟超通過寧舍我了解到,怪獸研究所很早就發現了這種詭秘的寄生體生命,并展開了一系列的研究。

    他收割的那枚血紋花菌核,當然能令研究進度提升幾個百分點,但還談不上徹底扭轉戰局。

    孟超不知道接下來北線攻勢會不會遇到新的異變。

    林川卻已痊愈,即將回歸墓碑森林深處,展開新一輪的激戰。

    兩人相處的最后幾天,都爭分奪秒,搜腸刮肚,將自認為能幫到對方的知識,統統傾囊相授。

    林川聽說孟超已經貫通了十四條主脈,正在琢磨第二種更強調距離和控場的必殺技。

    他將自己的成名絕技《千月斬》傳授給了孟超,并建議孟超在奔雷戰刀的刀柄上,加裝兩條鎖鏈,變成雙持的鏈刀。

    “我的‘火翼槍’就是用超獸脊椎骨煉制而成,能分成十九節,彼此之間用鎖鏈相連,實際上是一柄攻擊范圍達到幾十米的鎖鏈槍,必要時,也能拼接成完整的長槍。”

    林川告訴孟超,“鎖鏈類武器非常難練,可一旦練成,攻擊路線飄忽,角度刁鉆,變幻莫測,威力極強。

    “想要修煉鎖鏈類武器,對十指的感知和控制力有極高的要求,要像音樂家撥弄琴弦一樣去操縱鎖鏈,才算掌握了精髓。

    “正好,你的副職業是收割者,本來就非常強調修煉雙手,而且你貫通了十指之間的所有支脈,指尖的感知和控制力,是普通武者的十倍,最適合修煉鎖鏈類武器。

    “《千月斬》是我剛剛踏入超凡領域,就一直修煉的招式,也想出了很多全新的變化,幫我一路從‘地境’,勢如破竹地沖殺到了‘天境’。

    “但隨著境界提升,它漸漸不再適合我和‘火翼槍’,正好教給你,希望你能繼續將它發揚光大!”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