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不死鳥,出現!
    邵劍青等四名特招生的雙眼,都被孟超掀起的血霧染紅。

    “有點……不爽啊,好像被人小瞧了。”徐圣瞇起眼睛道。

    “沒錯,以往我都是站在孟超同學的位置上,由我來斬殺怪獸,別人負責在旁邊目瞪口呆的。”韓星道。

    “我,吃飽了,可以,繼續戰斗。”巫舞說。

    “那還等什么,真要讓孟超一個人,用極限流把怪獸統統清空嗎?”邵劍青再次抽出直升機旋翼般的巨劍。

    四人相視一笑,沖了上去。

    謝鋒、孫雅、段煉和姜銳四人面面相覷,也看到了彼此臉上的不甘。

    “可惡,雖然我們都是正常人,和這四個,不,五個怪物不能比,但怎么說,我們都是農大武道系新生中的四大天王啊,沒理由眼睜睜看著他們廝殺,自己卻落荒而逃吧!”

    段煉“咔嚓”一聲,將扭傷的腳踝擺正,鐵青著臉,注射了一針強效止疼劑,狠狠拍擊胸膛,再度怒吼,沖了上去。

    九名龍城新生代中的佼佼者齊頭并進,像是九輛隆隆作響的裝甲列車,在血色鼠潮中來回沖擊、碾壓、絞殺。

    生命磁場的互相碰撞,令他們的靈焰越燒越旺,竟然將洶涌澎湃的鼠潮,硬生生鎮壓下去。

    鼠潮的威力在于數量和凝聚。

    四分五裂、一盤散沙的情況下,即便有血紋花的刺激,沼澤鼠也不是多么強大的怪獸。

    很快,分裂的鼠潮就像一簇簇搖曳的火苗,被九人鑲嵌了鋼板的戰靴,狠狠踩滅。

    但詭異的血霧,仍舊在沼澤鼠支離破碎的尸骸上空飄蕩、涌動、凝結。

    “哧溜哧溜”的菌簇生長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越來越多沼澤鼠的尸體里,鉆出血管般的觸須,如同穿針引線般,將分裂的尸體重新拼湊起來,甚至將屬于不同沼澤鼠的肉塊,胡亂拼湊到了一起,變成一頭頭長著兩個腦袋,三四條尾巴,七八只爪子的怪物。

    “……”

    邵劍青等人大口喘息,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孟超啐了口唾沫,在褲腿上擦干凈滿手鮮血和冷汗。

    被血紋花寄生的怪獸,轉化成不死生物的概率,比普通怪獸高50%以上,通常都要殺死他們兩次。

    第二次往往更難殺。

    這是最開始他掉頭就跑的原因。

    但既然已經廝殺到這種程度,似乎,也只能血戰到底了。

    “找到它的菌核!”

    孟超叫道,“這些菌簇,都屬于一個聚落,服從同一枚菌核的指揮,只要消滅菌核,所有菌簇都會枯萎,這才是徹底干掉它的方法!”

    眾人對視一眼,全都圍攏在孟超周圍,幫他抵擋“不死沼澤鼠”前赴后繼的攻擊,為他尋找血紋花菌核創造機會。

    孟超干脆閉上眼睛,鼻翼聳動,嗅探著空氣中最濃烈的血腥味所在。

    轉化成不死生物后,速度未必更快,力量也未必更強,但毒性和腐蝕性往往大幅提升,而且器官分布和骨骼結構和生前不同,弱點也大相徑庭,變得更加難纏。

    有時候,即便眾人的刀劍斬落了不死沼澤鼠的腦袋,從它的腔子里仍舊會噴出一朵朵好似血肉食人花的存在,嘶鳴著繼續朝眾人的頸動脈撲來。

    哪怕將它從頭到尾劈成兩半,從血肉模糊的斷面,也有可能鉆出一絲絲的菌簇,和其他不死沼澤鼠的殘肢斷臂糾纏到一起,變成全新的怪物。

    這些縫合怪般畸形丑陋的存在,看得人既恐懼,又惡心,心靈指數大幅波動,構造靈磁力場的失敗率也不斷提升。

    每次構造靈磁力場失敗,都意味著暴露大量破綻,被不死沼澤鼠狠狠咬上一口。

    無論邵劍青等四名特招生,還是農大武道系的四大天王,身上的納米戰斗服早就撕裂成千絲萬縷,皮開肉綻的傷口,也泛著一縷縷的黑氣,都被腐蝕得不輕。

    “這些畜生,真的打不死嗎?”

    眾人頭皮發麻,從天靈蓋到脊椎骨,越來越感覺到冰錐刺骨的寒意。

    就在這時,孟超猛地睜開眼睛。

    “就是它!”

    他的身形如電,從七八頭不死沼澤鼠的頭頂掠過,緊接著如金翅大鵬般騰空而起,兩柄奔雷戰刀,就是他舒展到極限的雙翼。

    目標,是一直蟄伏在鼠群深處,比普通沼澤鼠龐大兩倍,圓滾滾連四肢都蜷縮起來的沼澤鼠王。

    沼澤鼠王周身長滿了一鼓一吸的肉瘤,七竅都噴涌出狂亂舞動的菌簇,一直跳動著抽筋般詭異的舞蹈,像是在對整個血紋花聚落發號施令。

    血紋花菌核,一定寄生在它的體內。

    孟超如餓虎撲羊,幾個起落,掠至沼澤鼠王面前。

    沼澤鼠王發出“吱吱”的尖嘯,立刻有幾十頭不死沼澤鼠爭先恐后撲向孟超。

    他們的攻擊路線都被孟超計算在內,幾十頭不死沼澤鼠都變成了他的踏腳石,在戰靴的踩踏下紛紛爆成肉泥,而他則一次次加速,在半空中就完成了《降魔斬》的構造,兩柄奔雷戰刀交錯,十字刀芒直接將沼澤鼠王斬成四瓣。

    “不對,鼠王太弱了,不像是被菌核寄生的樣子!”

    孟超還未落地,就從刀鋒勢如破竹的觸感上感知到了不妙。

    果然,分成四瓣的沼澤鼠王尸骸內,并沒有看到橢圓形如心臟般的菌核存在。

    這時候,孟超落腳點旁邊的泥潭中,一條蛇類怪獸忽然閃電彈起,以電光石火的姿態,射向他的頸動脈。

    這畜生長著毒蛇特有的三角形腦袋,身上遍布暗金色的斑紋,卻還纏繞著一條條粗大到畸形的血管,甚至崩裂蛇鱗,暴突出來。

    它的雙眼同樣被真菌啃噬殆盡,空洞的眼窩中鉆出兩朵猩紅菌簇綻放的小花,張開到極限的血盆大口里,更是噴出無數狂舞的血色觸須。

    “不好,這群沼澤鼠的首領,竟然是一條金線蛇,菌核也是寄生在金線蛇的體內!”

    孟超的頭皮,一陣陣發炸。

    一般來說,怪獸族群的首領都是同類,鼠潮歸鼠王指揮,狼群歸狼王統御。

    但在這個弱肉強食,勝者為王,而且怪獸智慧極高的世界,為了生存,弱者臣服于強者,任憑異族來統治的情況也比比皆是。

    巫舞就是最好的例子。

    以人類的身份,統御幽靈豹群,只要她能給豹群帶來更多、更新鮮的食物,不斷擴大豹群的領地,并且擊敗和吃掉所有的挑戰者,別的幽靈豹就心甘情愿接受她的統治。

    沼澤鼠亦是如此。

    雖然一般情況下,鼠群中體型最大,獠牙最鋒利,性情最兇殘的大鼠,在咬死幾十頭同類之后,就會自動“加冕”成鼠王。

    但如果遇到更兇殘的天敵,如金線蛇這樣的蛇類怪獸,而天敵出于某種目的,不想一口氣吃光所有沼澤鼠,也有可能維系一段時間,古怪的共生關系。

    沼澤鼠接受金線蛇的統治,定期進貢金線蛇一些肥美的同類,換取更多同類的茍且偷生,還能得到金線蛇的庇護。

    金線蛇減少了狩獵的消耗,還能利用沼澤鼠的數量,去對抗它的敵人。

    可謂“雙贏”。

    而當血紋花遇到這樣一個被金線蛇統治的鼠群,它的菌核會選擇誰來寄生,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孟超從一開始就選錯了目標。

    再想變招已經來不及。

    極限流畢竟不是鎖定體力和靈能無限。

    先是斬殺鬼火龍,接著進行高精度的收割作業,然后背負幾百公斤的材料,在沼澤地里奪路狂奔,最后在鼠潮中殺了兩次七進七出,他也瀕臨崩潰的邊緣,現在連腳趾頭都在哆嗦。

    “剛剛華麗登場,轉眼就要翻車?”

    孟超真想對殘酷的命運,甩出兩根又粗又長,昂揚挺翹的中指。

    就在這時,他隱約聽到翻滾的烏云中,傳來一聲鷹隼類怪獸的嘶鳴。

    緊接著,一束刺眼的紅芒,從云層中電射而至。

    鷹隼類怪獸,是蛇類怪獸的天敵。

    即便被血紋花寄生,這條金線蛇還是觸電般跳了起來。

    卻仍舊沒逃脫被紅芒纏繞了好幾圈,隨后勒斷成七八截的命運。

    從仍舊掙扎蹦跳的金線蛇碎尸中,鉆出幾十條猩紅觸手般的菌簇,拖曳著一枚橢圓形的“心臟”,如同被點燃的蜘蛛,“吱吱”亂叫,尋找新的宿主。

    斬殺金線蛇的紅芒卻分裂成了幾十條細長紅線,將血紋花菌核斬得七零八落,支離破碎

    周圍所有不死沼澤鼠體內的血紋花菌簇,都從尸體里鉆了出來,僵硬地刺向天空,發出最后的尖叫。

    回應他們的是一聲更加高亢的尖叫,充滿地獄兇獸威嚴的嘶鳴,緊接著,一團恍若鳳凰般美輪美奐的赤焰從天而降。

    熊熊烈焰中,虛空懸浮著一名俊美無儔,卻滿臉淚痕的長發青年。

    孟超這時候才發現,剛才斬殺金線蛇和血紋花菌核,救了自己一命的紅芒,原來是這團鳳凰般的赤焰,修長而華麗的尾翼!

    “這是……獸魂,不死鳥?

    “他就是我們天福苑一墻之隔天喜苑的老鄰居,農大武道系近幾年最優秀的畢業生,在直播平臺上比燕飛柔還火,龍城所有劍眉星目、玉樹臨風的大帥哥中,我唯一不討厭的男神,‘哭泣殺神,林川師兄’!”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