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說服教育
    硬頂帳篷搭建的臨時修煉室內,擠滿了血氣方剛的青年。

    除了楚飛熊帶來軍校的一幫歪瓜裂棗,還有段煉、謝鋒等農大武道系的新生,以及通過巫舞,隱約知道孟超強悍的馭獸系新生。

    龍城地方狹小,能考上本科的新晉超凡者,大多是一個圈子,不是“一中,二中,建中”的高中同學,就是在高中階段的各項競賽中見過面,好歹混了個臉熟。

    因此,軍校新生和農大新生一見面,就嘻嘻哈哈地攀談起來。

    “謝鋒,聽說你們農大武道系這個孟超,真是個狠人,最擅長偷雞摸狗和扒人家宿舍,還想喬裝打扮混到人家女澡堂子里去,結果被當場抓獲,吃了通報批評,有這事兒嗎?”

    “我們今天,不為別的,就想來看看這個流氓,到底流氓到什么程度。”

    “我怎么聽說,他不是被當場抓獲,而是從女澡堂子里奪路狂奔出來,農大武道系和馭獸系分別出動了十名高手去抓他,被他躲在灌木叢后面打悶棍,下黑手,無所不用其極,一一打倒,險些逃出校門口,最后老師出手,才將他鎮壓,這尼瑪是個人才啊,待會兒一定要見識一下!”

    謝鋒和段煉等農大武道系新生的臉面掛不住了。

    無論孟超的手段無不無恥,都是自己人,哪容外校學生這樣嘲笑?

    兩人當下反唇相譏:“趙磊,你在建中的時候,不是特別牛逼,號稱砸不爛,打不死,誰都不服的嗎?怎么到了軍校武道系,聽說混得不咋地啊,經常在各種比武中拖后腿,是適應不了覺醒超凡力量之后,全新的戰斗方式嗎?

    “適應不了,沒關系,咱們孟超同學的極限流,雖然只能殺殺普通怪獸,但對你來說,還是很值得學習的,待會兒豎起耳朵,認真聽著點!”

    “還有你,周曉天,你高中階段的腦子很靈光啊,好幾次戰術競賽,都殺進全市八強甚至前三名,怎么到了軍校指揮系,再沒聽到過你的名字呢?”

    一番話說得軍校這幫歪瓜裂棗都面紅耳赤。

    “誰說我們混得不咋地,我是不喜歡現在的槍斗流,武者不像武者,槍手不像槍手,光顧著擺造型了,根本一點用都沒有!”

    “那幫教官和老師都是傻叉,二三十年前大遠征時代的戰術,還當成金科玉律,絲毫不能更改,看不出我擬定的全新戰術的精妙,我都懶得搭理他們!”

    你一言,我一語,當孟超和巫舞來到修煉室時,氣氛已經火爆到了極點。

    “孟超,你朋友怎么找來這么幫活寶?”

    謝鋒迎上來,小聲道,“這幫人我們認識,高中階段就是全校有名的壞小子、刺兒頭,典型的無組織無紀律,最喜歡嘩眾取寵,異想天開,各種瞎胡鬧,他們的家長實在沒辦法了,才把他們送到軍校,希望能好好拾掇一下他們的惡劣習氣,這些人,可不是真心實意來了解極限流的。”

    “我知道。”

    孟超原本也沒奢望,一開始就能吸引到邵劍青這樣的軍校精英。

    楚飛熊也說了,他能號召過來的人,大多是各個院系的吊車尾。

    吊車尾嘛,不是智商問題,就是體質問題,要么就是情緒和性格有問題。

    能考上軍校,前兩者肯定不存在問題,除了桀驁不馴的刺兒頭,還能是啥?

    刺兒頭有刺兒頭的好處。

    就是比較敢于嘗試新生事物,打破常規和偏見。

    對極限流是如此。

    對赤龍軍未來的戰術革新,也是如此。

    孟超知道,過去半個世紀,赤龍軍一直在打城市反擊戰。

    即便金戈鐵馬的“大遠征時代”,十次氣貫長虹的“直搗黃龍”,也是外科手術式的打擊,針對某些特別兇殘或者囂張的怪獸,徹底搗毀它的巢穴,殺光它的族群。

    即便將某處怪獸巢穴燒得一干二凈,赤龍軍也沒有在迷霧深處筑造要塞,長期堅守的意思,而是以最快速度撤回龍城。

    沒辦法,過去半個世紀,無論兵力,資源,巔峰戰力還是野外空間支離破碎、極不穩定的環境,都不支持龍城的擴張。

    是以,現在赤龍軍奉為圭臬的很多經典戰術,其實都是用于守城戰、巷戰和外科手術式的突擊戰。

    卻不適應更大規模,全線推進的征服和拓殖作戰。

    前世的赤龍軍,為自己的戰術僵化,付出了慘烈的代價。

    很多軍校里循規蹈矩的優等生,在重復一個個教科書式的經典戰術時,都吃盡了苦頭。

    反倒是那些不愿因循守舊,不太受老師和教官喜歡的壞小子們,倒是頗有幾個,成為了革新戰術的主力。

    孟超不知道楚飛熊的朋友里面,有沒有未來的戰術專家。

    他滿臉微笑,上前朗聲道:“大家好,我就是孟超,歡迎大家來和我一起交流全新的戰斗模式——極限流。”

    “我們不想聽極限流,只想知道你怎么扒女澡堂子!”黑壓壓的頭頂后面,有人怪叫。

    頓時激起哄堂大笑。

    孟超也跟著笑,笑了足足三秒,忽然圓睜雙目,放出犀利如電的殺氣,暴喝道:“誰說的,站出來!”

    末日重生者的殺氣,不是大一新生可以承受。

    一時間,所有新生都打了個哆嗦,修煉室里一片死寂。

    “怎么,有膽子說,沒膽子承認么?”孟超斜眼看著這幫軍校生,嘴角勾起不屑的冷笑。

    “是我說的!”

    一名牛高馬大的軍校生推開眾人,兩步跨到孟超面前,大咧咧道,“我叫張洪杰,軍校武道系的,聽說楚飛熊有個死黨特別牛逼,所以專程來看你究竟怎么個牛逼法。

    “先說好,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如果你真有奇功絕藝,趕緊亮出來,我們可以用‘鐵血幣’,或者怪獸材料和軍校的武道奧義來交換,絕不會讓你吃虧,但如果你就是夸夸其談或者偷雞摸狗,那就算了,反正我們來捧過場,對得起朋友了!”

    “廢話。”孟超冷冷道。

    張洪杰一愣,勃然大怒:“你說什么?”

    “大家都是武者,你還是未來的軍人,廢話這么多,難道想用唾沫星子去射殺怪獸?”

    孟超冷笑,“相比語言,我更喜歡用拳頭來說話,相信你被我打得連爹媽都不認識之后,一定能對極限流產生更深刻的印象。”

    張洪杰想了想:“你不會又想玩什么花樣吧,我聽說,你手法很下流的!”

    孟超皺眉:“你聽誰說的?”

    張洪杰一指楚飛熊:“他!”

    孟超:“……”

    他一言不發開始脫衣服。

    然后是褲子和戰靴。

    最后,只剩一條格斗短褲。

    “既然還有女生在場,短褲就不脫了,免得嚇壞你們。”

    孟超淡淡道,“來吧,今天我保證不用任何額外的手段,光明正大,讓你們見識一下極限流的恐怖!”

    “就算你用別的手段,我也不怕!”

    張洪杰同樣脫下上衣,露出一身疙疙瘩瘩的肌肉。

    軍校武道系,以“槍斗流”為特色,講究武道和槍械結合。

    很多人容易有一種錯覺,“槍手比武者稍微瘦弱些”,這是不對的。

    古代長弓手,都是牛高馬大,虎背熊腰的超級壯漢。

    現代槍械高手,因為要背負幾十斤、上百斤重的槍械和彈藥,在超高速移動中保持絕對平穩和精確,他們的負重能力和心肺機能,有可能比冷兵器高手更厲害。

    張洪杰雖然是軍校武道系的吊車尾,原因卻不是懶惰或者天賦不足,而是他看不上現在“槍斗流”大多為守城戰而研發的各種技巧,想要另辟蹊徑,卻還沒找到正確的方向。

    私底下的瘋狂修煉,他絲毫不遜色于任何槍斗流高手,即便手中無槍,虎目綻放的兇芒,亦將他本身,變成一挺火力兇猛的重機槍。

    “呼!”

    兩條毛茸茸的胳膊,纏繞著一條條熠熠生輝的靈脈,激蕩出數百道黑芒,瞬間將孟超籠罩。

    在眾人的驚呼中,孟超卻像是驚濤駭浪中的一艘沖鋒艇,無論波濤如何洶涌,始終沒有被吞噬,反而劈波斬浪,不斷向前。

    短短半分鐘,張洪杰轟出上百記重拳,拳速最快時,圍觀者簡直看不到孟超的身影。

    但他卻是字面意思上,“連孟超的一根毛都沒碰到”,因為每當他勢大力沉的拳鋒,逼近孟超的身體時,孟超的汗毛就會生出感應,讓主人條件反射般躲開。

    “這……”

    圍觀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們不是沒見過身法靈動的敏捷系高手,但絕大多數敏捷系高手的躲閃,都需要一定的空間。

    而圍觀者根本來不及散開,兩人就交上了手,留給他們的空間,直徑不超過五米,兩人的戰斗,更是始終局限在直徑三米的圓圈內。

    孟超能在這么狹小的空間內,牽著張洪杰的鼻子翩翩起舞,這是何等驚人的掌控力!

    忽然,張洪杰驚濤駭浪般的重拳戛然而止。

    不知怎么,他雙眼暴突,眼中瞬間布滿血絲,喉嚨口一團青紫,臉上浮現出極度痛苦的表情。

    孟超卻在他對面,擺出了一個軍校生都異常眼熟的姿勢。

    《軍體拳》第二式,穿喉彈踢!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