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魔女的秘密
    自從隔壁王奶奶喪尸化,加入永生旅。

    小孫女得以換到了另一處離學校更近,條件更好的公租房。

    孟超就用戰功將隔壁申請下來,搬過去住。

    家里不用那么局促,孟義山手里也有了點兒積蓄,就想著重新裝修一下,墻面和地板都挖開了不少。

    正巧下午白嘉草一個人在家,百無聊賴,東摸西摸,被她從墻角的夾層里,找到這么個盒子。

    這是二三十年前很常見,用來裝軍用壓縮餅干的鐵盒。

    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吃完了里面的食物,人們往往也不舍得丟棄,而是充當儲物盒。

    “好像是……我們結婚時,放進去的?”白素心和孟義山都記不太清楚。

    白嘉草打開盒蓋,首先映入眼簾,是一枚紅色、心形的電子表。

    在異界靈氣的強烈干擾下,屏幕早就花了。

    白素心卻又驚又喜,將壞掉的電子表拿起來,看了又看,戴在手腕上,甜滋滋道:“這是你們老爸送我的第一件生日禮物,原來放在這里,我說呢,怎么老是找不著!”

    孟義山“嘿嘿”笑起來。

    壓在電子表下面,還有好幾張明信片,生日卡片什么的,上面寫滿了字,依稀還能看到,畫著愛心。

    孟義山的老臉“唰”一下就紅了,閃電般從女兒手里搶過來,急道:“不許看!”

    “來不及了,老爸,我已經看過了,沒想到你年輕時,竟然這么肉麻!”白嘉草捂嘴偷笑。

    “什么什么?”孟超也非常八卦,“是老爸年輕時,寫給老媽的情書,他怎么肉麻的?”

    “白!嘉!草!”老爸橫眉怒目,磨刀霍霍。

    “哥,身為老爸最最親愛的貼身小棉襖,我是絕對不會出賣他的。”

    白嘉草義正言辭,“就算你出一千塊,嗯,一千五百塊,我也絕不會出賣老爸!”

    “行了,你們兩個別鬧了。”

    白素心從丈夫手里接過年輕時的書信和生日卡片,眼里滿是甜蜜的回憶,又問,“小草,你究竟發現了什么,為什么說我年輕時很厲害呢?”

    “就是這個。”

    白嘉草從餅干盒最底下,取出一本斑斑駁駁的筆記。

    黃褐色的封面上沒有半個字或者圖案,歷經二十多年歲月的侵蝕,紙張都非常酥脆,稍微一抖就往下掉渣,里面的筆墨也很淡,但依稀能辨認出,的確是老媽的字跡。

    “這是什么?”

    白素心皺眉,滿臉茫然,“我怎么不記得,自己還有這么個筆記本?”

    孟超湊過去,和白嘉草細細研究。

    翻了兩頁,他的瞳孔驟然收縮。

    “這是……類似課堂筆記,或者手抄習題集之類的東西。”

    孟超喃喃道,“第一頁上這道題,是求一個零重力環境中,發力公式微調的函數,涉及到高等數學,物理學和人體工學等多個領域,比高考的難度高三五倍都不止!”

    “什么?”白素心聽得滿頭霧水,“零什么?”

    “零重力,簡單說,就是武道如何應用于宇宙環境的問題。”

    白嘉草解釋,“雖然現在我們還無法突破異界的大氣層,但這種理論上的探索,對于解決強者風馳電掣或者自由落體時的戰術機動,也很有幫助,總之是非常尖端的武道研究了,所以我才說老媽你厲害嘛,二十多年前,你也就十幾二十歲吧,和我一般大,大環境還沒現在這么好,你就研究這么厲害的問題了,我遺傳到你的天賦,又有什么奇怪?”

    “還有這個,這好像是組裝或者拆解一種非常精密的儀器,繪制的靈能傳導模型。”

    孟超瞇起眼睛,“異界干擾嚴重,物質極不穩定,很少見到這么精密的儀器,這好像是某種……激活裝置,用來……引爆一些東西?”

    他越看越驚訝。

    這本手抄習題集上,所有的題目,都涉及到非常深奧的理論,散發著極度危險的氣息。

    很難想象,竟然是二十年前那個靈能研究遠遠沒有今天發達的戰亂年代,可以提出的。

    更難想象,老媽白素心,一個普普通通的家庭婦女,竟然能解出其中絕大部分問題。

    忽然,孟超翻頁的手指停頓。

    他在其中一頁的角落里,看到一個老媽隨手亂畫的圖案。

    那是兩只交叉重疊在一起的細長眼睛。

    就像一個“X”,兩只眼睛,共享同一枚瞳孔。

    黑色瞳孔中散發著幽深的光芒,像是能吞噬靈魂的黑洞。

    痛!

    好痛!

    眉心再度傳來貫穿大腦的劇痛,前世記憶碎片如尖叫的麻雀般狂舞,孟超確信自己前世看到過這個圖案,究竟在哪里?

    “哥哥?呵呵……”

    恍惚間,耳邊傳來黑夜魔女輕蔑的笑聲。

    眼前幻象叢生。

    孟超仿佛鉆進前世記憶碎片,出現在那段黑暗和血光交錯的歲月里。

    紫發燃燒,血翼舒展,如同血獄中逃出來的妹妹,掐住他的喉嚨,將他從地上提了起來。

    “你根本不知道,我面對的是什么。

    “你這樣的廢物,只會成為累贅,把我害死。

    “從爸媽死的那天起,我們之間就再沒半點關系了,少以‘哥哥’的名義來煩我!

    “滾,從我身邊滾開,滾到天涯海角,越遠越好。

    “否則,下次再見面,就是你的死期!”

    孟超無視黑夜魔女決絕如毒刃的言語。

    他死死盯著黑夜魔女掐著自己的手。

    在妹妹的手背上,就有這樣一個交叉雙眼,共享瞳孔,如X般詭異圖案!

    圖案高高隆起,不斷散發著詭異的光焰,不像刺青,倒像是深深烙印進去,永不磨滅的詛咒!

    “噗通!”

    孟超仰面栽倒,前世記憶皸裂,意識回歸現世。

    “哥,怎么好端端摔倒了?”

    初中生版本,手背上干干凈凈的黑夜魔女,急忙將他扶起來。

    “流鼻血了。”孟義山皺眉。

    “快,用冷毛巾敷一下,不要急著塞鼻孔,等血流干凈了再塞。”

    白素心一邊照顧兒子,一邊心疼道,“你這孩子,一定在大學里修煉狠了,回來盡撿好的說,叫人怎么放心?”

    “我,我沒事,最近天干物燥,有點上火。”

    孟超不顧鼻血,指著筆記本上的X異眼圖案,“媽,這是你畫的?”

    白素心看了看:“大概是吧。”

    孟超深吸一口氣:“這是什么?”

    “不知道,二十多年前隨手涂抹上去的,大概是在哪兒看到,閑著無聊,就畫著玩唄,怎么了,你臉色這么差,一副見鬼的模樣?”白素心狐疑,“這個圖案,有什么問題嗎?”

    孟超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么說。

    腦中的線索仍舊支離破碎,又被胡亂揉成一團。

    “好,先不提這個圖案的問題,老媽,這本筆記又是怎么回事,你不是沒上過大學么,你們那時候的中學,能教這么難的題目?”

    孟超深表懷疑,想了想,道,“老媽,您該不會一直隱瞞著真正的身份,其實您是什么古老神秘修煉家族的女繼承人,因為豪門恩怨之類的狗血原因,才隱姓埋名,和老爸私奔吧?”

    “哎?”

    白嘉草瞪圓了眼睛,瞬間腦補了兩百萬字的劇情,連男女主角的演員都選好了。

    “什么私奔?”

    孟義山用筷子狠狠敲了一下兒子的頭,“我和你媽是明媒正娶,八抬大轎請回家來的!”

    “想啥呢?”

    白素心啞然失笑,“你們外公和外婆,都是最普通的人家,那會兒世道亂,他們很早就死在怪獸侵襲中,倒是有些照片,也記錄了我小時候的家里環境,你們看著像是‘豪門’嗎?

    “至于這些習題,的確挺奇怪的,現在我連看都看不懂,但又的確是我當年的字跡。

    “不過,這也很正常,不是都說‘高考是一個人的智慧巔峰期’么,或許我年輕時真的很聰明,但雙腿受傷,家里待了二十年,整天家長里短,買菜做飯,和街坊打麻將,還能聰明到哪兒去?”

    “不對。”

    孟超緩緩搖頭,愈發認定,“這絕不是二十年前的普通高中生,憑借天賦或者努力,就可以達到的程度。

    “那時候的中學,也絕對教不出這樣的題目。

    “這本筆記,一定另有來源,老媽,相信我,這很重要,請你仔細回憶一下,到底是什么時候,在什么地方,什么情況下寫出這本筆記!”

    他滿臉嚴肅的樣子,有些把家人嚇住。

    白素心認真回憶了很久,還是搖頭:“年代太久,實在想不起來,不過,大概不是中學里教的,那時候怪獸隔三差五入侵,整座城市都是戰場,社會上亂得很,我只上了一年高中,學校就被怪獸毀掉,加上你們外公外婆都不在了,我就出來找工作養活自己。”

    孟超急道:“媽,你在哪里工作?”

    “當時好工作非常緊俏,我又沒有文憑和超凡力量,就去當護士。”

    白素心道,“反正,天天打仗,很多人受傷,所有醫院的人手都嚴重不足,稍加培訓,包扎、注射之類的工作,還是能勉強應付的。”

    “護士……您在哪家醫院工作?”孟超覺得,自己距離答案越來越近了。

    “換了好幾家,名字都忘了,不過,應該不是什么大醫院,大醫院的護士,都是護校畢業,接受過專業訓練的。”

    白素心解釋,“當時社會秩序才剛剛重建沒多久,也沒多少公立大醫院,倒是有很多強者開設的小診所,戰地臨時醫院什么的,很多醫院都沒有名字,就是一傳十,十傳百,病友互相推薦,自發聚集起來。

    “怪獸天天攻城,細菌和病毒到處傳播,死人分分鐘都變喪尸,這種環境下,還講究什么衛生和專業?有人治療,活下來是運氣,死了也都認賬,沒人會找麻煩的。

    “不過,說是沒招牌的地下診所,技術還真不錯,我記得有家醫院干的時間最長,大概一年多吧,那里有種秘藥非常神奇,有個傷員,頭蓋骨被怪獸咬了個透明窟窿,里面一塌糊涂,注射秘藥之后,都能活下來,還能繼續戰斗,你說厲不厲害?

    “所以,我在這家醫院干得格外賣力,又強迫自己學了很多東西,想考一個正規的護士資格證,這本學習筆記,應該就是那時候留下的。”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