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如交個朋友?(感謝盟主“慕源”)
    來,都有一股甜膩膩的味道,好像一半大腦蘇醒,另一半大腦仍舊纏繞在噩夢里。

    他所在的單人豪華宿舍,靈氣濃度極高,按理說,深度睡眠一兩個小時就能恢復精力。

    這可是從未發生過的怪事。

    仔細想想,應該是過去一個半月瘋狂修煉,弦繃得太緊,昨天院系對抗賽又打得太瘋狂,體能和靈力都消耗過度。

    現在比賽告一段落,自己也得到了前往北線戰場的資格,精神放松下來,身體自然發出警報。

    段煉抓過手機,先看了一眼時間。

    半夜十二點三十五分,誰這么晚打來電話?

    “喂?”他沉聲道。

    “段哥,邱杰在廁所被人打暈過去了!”一名平時玩得不錯的武道系同學焦急道,“他剛才去洗澡,足足半個多鐘頭都沒出來,我聽著不對,用力拍門,他也沒反應,一腳把門踹開,就看到他口吐白沫暈倒在地,脖子上還有很深的淤痕,像是被人勒暈過去的!”

    “什么?”

    段煉一驚,“你們是住四人宿舍吧,邱杰洗澡的時候,房間里一直有人?”

    “我和小陶一直都在,他一直沒出來,廁所門反鎖著,根本不可能有人闖進去。”

    對方道,“除非從外面,通過廁所的氣窗翻進來,但我們住在九樓,而且那個氣窗這么小,身高一米六的女生都很難鉆進來,誰能悄無聲息鉆進來攻擊邱杰?”

    段煉皺眉:“然后呢,你怎么想到給我打電話?”

    “因為,我們正準備把邱杰送校醫院去,卻在半路上遇到608寢室的同學,他們七手八腳抬著周家兄弟,也是準備送去校醫院的。”

    對方道,“據說,周家兄弟晚上和同寢室的兩名同學一起修煉,結束之后,回寢室的路上,兩名同學稍微走快了點,最多十幾二十秒沒聽到聲音,他們兩個就消失不見了,找了足足一個多鐘頭,才在相隔很遠的灌木叢里找到,兩兄弟都被打得鼻青臉腫,昏迷不醒!”

    “這……”

    段煉的瞳孔驟然收縮,“等等,邱杰和周家兄弟,都是白天和我一起,挑戰孟超的人!”

    “對啊,所以我趕緊給你電話。”同學道。

    “混蛋,難道孟超這個膽小鬼不敢和我們十個當面對決,卻趁比賽結束,我們都落單的時候,他才鬼鬼祟祟跟蹤我們,各個擊破?”

    段煉怒不可遏,“趕緊給其余的人打電話!”

    電話打過去,三名挑戰者不接電話,其余兩人是同學接的電話。

    結果是,三人失蹤,晚上十點前,還有人看到他們在修煉室或者圖書館,然后就人間蒸發。

    另外兩人,則在自己床底下被發現,全都昏迷不醒,被人揍得不輕。

    要知道,這兩名同學都是住多人宿舍,熄燈時,房間里還有別的同學正在呼呼大睡,但直到被電話吵醒,這些稀里糊涂的同學們,都不知道房間里曾經發生過一場打斗,或者單方面的蹂躪。

    要知道,他們可都是五感極其敏銳的武者啊!

    段煉忍不住罵了一句臟話。

    最后一個電話,終于由本人接通。

    “張諾,你要小心孟超,這個卑鄙無恥的家伙,正在一個個襲擊我們!”

    段煉連珠炮般道,“你也住單人宿舍是吧,趕緊跑到人多的地方,或者干脆到我這里來,我們一起去找老師!”

    “段哥……”

    電話那頭的聲音非常虛弱,“我,我頭好暈,手腳軟綿綿沒有力氣,像是中毒了。”

    “什么?”段煉大驚,“快開門,叫人!”

    “啊!”電話那頭傳來慘叫聲。

    “怎么回事!”段煉快瘋了。

    “有人,有人在我的門把手上,細細粘了一圈半透明的怪獸尖刺,好像還淬了毒,我想開門,一握,整只手都被扎傷,麻痹了。”

    電話那頭,張諾的聲音越來越輕,“他還,還用怪獸黏膠,把我的房門封死,我,我出不去……”

    隨著“噗通”的跌倒聲,電話那頭像是被巨大的黑暗吞噬,再沒有半點聲音。

    段煉急忙躍起,不顧頭昏眼花,第一時間套上底層鑲嵌鋼板,還內藏了利刃,花了他兩千怪獸幣才訂制的戰靴。

    “啊!”

    腳尖剛剛捅進戰靴,他也慘叫一聲,又把腳拔了出來,大腳趾已經鮮血淋漓。

    扯開鞋帶,用力一甩,段煉從鞋子里甩出一枚深紫色的蒺藜。

    尖刺上閃爍著墨綠色的光芒,還沾染著幾滴他的鮮血。

    再看腳趾,流淌出來的鮮血,也變成墨綠色。

    段煉瞪大眼睛,想要撥打電話求助。

    卻覺得整個世界都在旋轉,空氣又在瞬間抽干,他連拿電話的力氣都沒有。

    段煉朝房門撲去。

    撲出兩步,又硬生生剎車,跌跌撞撞地轉向窗戶。

    但只走出兩步,他就被什么東西絆倒,狠狠摔在地上。

    這一跤摔得十分厲害,將他最后的力量都砸得七零八落,只能急促喘息,淪為砧板上的魚肉。

    段煉艱難低頭,發現自己的床腳和柜腳之間,正對著窗戶的方向,不知什么時候,被人栓了一根近乎透明的強化蛛絲。

    就在自己睡著的時候,有人神不知鬼不覺潛入進來,在自己的戰靴里塞了淬毒的鐵蒺藜,又在自己床腳栓了絆馬索,空氣中應該也釋放了麻醉氣體,說不定連門把手和窗戶把手上,都細細粘上了怪獸的倒刺,當然也是淬過毒的。

    而對方完成這一切的時候,自己就在床上,沉浸在噩夢之中。

    段煉毛骨悚然。

    比昨天面對幽靈豹般瘋狂的馭獸師巫舞,此刻的他愈發恐懼。

    同樣是怪物級別的對手,今天這頭怪物,無疑更能摧毀他的心靈防線。

    這時候,一枚薄如蟬翼的解剖刀片,輕輕落到了他的脖子上。

    “段煉同學,我贏了。”

    黑暗中,一條幽靈緩緩鉆了出來,眼里閃耀著戲謔的光芒,俯身到他耳邊,微笑著說。

    段煉的每一個雞皮疙瘩都在尖叫。

    “這,這算什么!”他用惱羞成怒,來掩飾自己的恐懼。

    “如果你是指時間和地點的話,請好好想想早上李老師和我說的話,首先,比賽規則由被挑戰者制訂,然后,我并沒有規定場地大小和時間長短,只說雙方都要竭盡全力,將對方徹底擊倒,所以,這是一場無限制,不倒不休的對決,而我,也只喜歡這樣的對決。”

    孟超淡淡道,“如果你是指下毒或者陷阱的話,我記得,武道系的慣例是,沒有特別說明,任何武器和手段都可以使用,刀劍,匕首,加厚鋼板,內藏利刃的戰靴,甚至槍械,都可以——既然人家槍斗流和機鎧流武者,可以將武道、槍炮和機械結合到一起,我憑本事下毒,有什么不可以?”

    “你……”

    段煉喉嚨里發出“嘶嘶”聲,竭盡全力道,“這算什么‘極限流的奧義’!”

    “這就是極限流的奧義。”

    孟超平靜地說,“你已經知道其余幾名挑戰者的下場了吧,如果不是將1024條支脈全線貫通,五感敏銳至極,對每一縷肌肉纖維和神經末梢都能隨心所欲地掌控,能在極小空間內做出致命的動作,連我怎么可能在四到六人呼呼大睡的寢室里,悄無聲息解決其中一人?又怎么可能在短短數秒內,將兩名同學拖到灌木叢里,卻不被人發現,也不讓他們發出半點聲音?更怎么可能,當一名超凡者在里面洗澡時,我卻能爬上九層樓,鉆進狹小的氣窗,在他沒反應過來之前,就把他勒暈?”

    段煉無言以對。

    卻仍舊梗著脖子,滿臉桀驁不馴。

    “戰爭已經變了。”

    孟超心平氣和地說,“過去的戰爭,我們占據主場優勢,隨時能休息和得到補給,可以在兇悍火力的支援下,肆無忌憚釋放聲光電效果絢爛的必殺技,不說攻擊效果,光是提升士氣,都非常值得浪費一些寶貴的靈力。

    “但未來的戰爭,我們極有可能孤軍遠征,深入迷霧之后的怪獸世界,甚至面對比怪獸更可怕的存在。

    “如果只會傻乎乎站樁輸出的話,武者和大炮坦克又有什么區別,制造一輛坦克裝甲車輛的成本,可比培養一名高階武者低得多了。

    “潛伏,滲透,偵察,刺殺,測繪,制造混亂……這些坦克、火炮甚至核武器都做不到的事情,才是武者存在的價值。

    “而在迷霧深處,真正的戰場上,沒有規則,沒有裁判,沒有邊界,沒有結束時間,敵人不會管你是否在睡覺、洗澡、吃飯還是排泄,你被敵人用卑鄙無恥的手段殺死之后,也沒地方去找老師申訴,死亡,是唯一的裁決。

    “這樣的戰爭必然更加注重細節,即便掌握超級必殺技的強者,稍有不慎,也有可能被敵人用出乎意料的方式陰死,而主修1024條支脈的極限流,才是最適合這種戰場的。

    “這,就是我想告訴諸位挑戰者的道理。

    “段煉同學,我知道開學時大家有些誤會,但請你相信,我真的沒有惡意,你沒能選到金牌導師,我也很遺憾,作為補償,不如交個朋友,我教你極限流?”

    孟超滿臉誠懇,推心置腹。

    “呸!”

    段煉仍舊趴在地上,周身麻痹,漸漸感覺不到手腳的存在,他氣得發狂,怎么聽得出孟超的好意,“做夢!和你的極限流一起見鬼去吧!我不服!孟超,告訴你,咱倆的事還沒完呢!”

    “真麻煩。”

    孟超撓頭,頗為苦惱的樣子,湊過來,輕聲道,“那就沒辦法了。”

    “唰!”

    指間的解剖刀片化作閃電,在段煉的頸動脈上狠狠一劃。

    段煉脖子一疼,就看到一道血箭激射而出,如天女散花,將半個房間染紅!

    ===========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第四更送上,從今天開始加更啦,請大家瘋狂投票票,把老牛狠狠地榨干吧!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