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暫時的臣服
    孟超微微一怔,矢口否認:“怎么可能,我只是幫了馭獸系一個小忙,人家感謝我而已。”

    “你幫了馭獸系什么忙?”段煉狐疑道。

    孟超想了想。

    說自己把食物中毒的巫舞送回馭獸系,好像不太可信的樣子?

    “我幫馭獸系的同學們,解剖了他們的生化獸來探傷,所以,人家請我吃頓飯,就這么簡單。”他攤了攤手說。

    “什么!”

    段煉勃然大怒,周圍同學也議論紛紛,“你幫馭獸系探傷,這不是增強他們的實力嗎,難道你不知道,馭獸系是武道系最大的敵人!”

    “不是敵人,而是對手,馭獸師又不是怪獸。”

    孟超雙手背負,非常誠懇地看著段煉,淡淡道,“段煉同學,你知不知道身為一名高手,最害怕的是什么?”

    段煉愣了一下,怒道:“什么意思,你昨天沒來給武道系吶喊助威也就罷了,白天我們剛剛輸給馭獸系,接著你就跑去幫人家探傷,晚上還和人家宵夜,怕不是去吃馭獸系的慶功宴吧,這件事,你必須解釋清楚!”

    “身為一名高手,最害怕的不是對手變強,而是寂寞。”

    孟超的目光穿透段煉,投向無盡的遠方,他的眼神寂寞如雪,嘆息道,“高處不勝寒,沒有對手的日子實在太寂寞了,唯有棋逢對手,你追我趕,才能激發出最強勁的修煉原動力。

    “今年是馭獸系的‘小年’,除了一兩個出類拔萃的天才之外,并沒有太值得認真較量的對手,面對這樣的馭獸系,恐怕你們都提不起什么精神來修煉和戰斗吧,哪怕真的碾壓了這樣的馭獸系,又有什么意思,無趣,乏味啊!

    “所以,我想方設法,讓馭獸系變得強大一些,才能刺激大家更加瘋狂地修煉,上演一場轟轟烈烈的龍爭虎斗,大學這幾年才不至于荒廢。

    “只有弱者才希望依靠對手的羸弱來取得勝利,強者總是聞戰則喜,遇強則強的,段煉同學,你覺得對嗎?”

    段煉目瞪口呆。

    同學們都瞠目結舌。

    偌大的操場鴉雀無聲。

    道理……好像是沒錯,但是從孟超嘴里說出來,怎么聽都覺得不對勁啊,就這個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上課經常遲到早退睡覺,對練時手腳軟趴趴像得了肌無力癥,到了食堂就瞬間精神,和狂犬病一樣嗷嗷直叫,社團活動從不參加,反而和進修班里的怪大叔們廝混在一起的家伙,也有臉說出“聞戰則喜,遇強則強”這種話?

    明明就是看院系對抗賽里,武道系落了下風,趕緊去抱馭獸系的大腿,準備轉過去,一定是這樣吧?

    怎么搞得好像,他是去指點馭獸系一樣!

    段煉捂著心口,滿臉要吐血的表情,實在忍不住:“你……”

    “多說無益,段煉同學,我明白你的意思。”

    孟超攔住,目光炯炯,“你不就是新生測試之時,偷雞不成蝕把米,一直耿耿于懷,想要報仇雪恨么?

    “大家都是武者,切磋嘛,小事,無需找這么多理由。

    “反正新手保護期已過,院系對抗賽已經結束,就算你不來找我,我也要來找你的!”

    兩人的目光都在瞬間變得犀利。

    氣氛劍拔弩張,空氣仿佛都在這一秒凍結,又在下一秒鐘沸騰起來。

    誠如孟超所言,武道系學生之間的切磋,比一日三餐還勤快,同學們見兩人的眼神已經拼上了刺刀,立刻很有默契散開一個大圈。

    “段煉對決孟超,你們說,誰會贏?”

    “肯定是段煉吧,他這一個多月修煉比孫雅和謝鋒都要瘋狂,《狂獅亂舞》可不是開玩笑的!”

    “但他在新生測試上,的確輸給了孟超。”

    “那是孟超騙他,把胳膊塞進地上的窟窿啊,段煉的胳膊比我們的大腿還粗,死死塞進窟窿,手里還捏著一把怪獸幣,像是被鎖在地上一樣,當然打不過孟超了!“

    “但現在,段煉的傷也沒好透。”

    “那又如何,段煉的實力比剛入學時,提升了150%都不止,一只手都能打贏!”

    就在同學們議論紛紛時。

    一陣針扎般的冷風忽然從他們背后吹過,令所有人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回頭看時,所有人的眼神都顫抖了一下。

    孟超和段煉也察覺到了冰冷的殺意,同時愣住,朝操場外望去。

    一個眼神冷漠,生人勿進的黃毛丫頭。

    帶著一頭黑氣繚繞,爪牙猙獰的幽靈豹。

    緩緩走進武道系。

    “是巫舞!”

    “她來干什么,昨天還沒瘋夠,還想咬人么?”

    “單槍匹馬闖到武道系來,好大的膽子!”

    同學們倒吸一口冷氣,又驚又怒。

    當巫舞帶著幽靈豹真的走近時,他們又下意識向后退了半步,給黃毛丫頭讓開了一條道路。

    段煉艱難吞了口唾沫。

    見“四大天王”其余三人都還沒來,他只能硬著頭皮,挺身而出,沉聲道:“巫舞同學,你來干什么,昨天還沒打夠的話,我隨時奉陪!”

    巫舞在他面前稍作停留,目光從他臉上一掃而過。

    隨后,輕輕搖頭。

    “你,不好吃,我不想和你打。”

    她繞過段煉,在武道系同學們不可思議的目光中,攔住了正欲往人群里鉆的孟超。

    “還你。”

    她捧出一團皺巴巴的碎布。

    “這是什么?”孟超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你的衣服。”巫舞道。

    “哎?”孟超這才想起來,昨天為了給肌肉松弛、血流不止的巫舞包扎,自己是把上衣撕成了碎布。

    “爛都爛了,不用了吧?”孟超看著四周眼神漸漸詭異的同學們,額頭滲出冷汗。

    “我縫好了。”巫舞抖開碎布。

    “……”孟超看著從碎布進化成墩布的外衣,發動《試玉法》,將靈能順著支脈灌注到雙眼中,仔細研究了半分鐘,還是沒搞清楚,哪兒是袖子,哪兒是衣領,哪兒是下擺,這件“衣服”究竟該怎么穿呢?

    “沒縫過,第一次。”

    巫舞的臉紅了一下,低聲道,“你知道,我不太喜歡穿衣服。”

    這句話激起四周一片抽氣聲。

    孟超快哭了。

    說歸說,鬧歸鬧,你臉紅什么?

    還有,大家都知道你來自荒野,被幽靈豹撫養長大,自然是不太喜歡穿衣服的,為什么偏偏要強調“你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巫舞不管他這么多,將胡亂縫合起來的碎布塞到他懷里,隨后,上前一步。

    她像是發育不良,個頭很矮小,才剛剛到孟超的胸口。

    孟超心里,卻浮現出不詳的預感。

    沒等他反應過來,巫舞已經閃電抓住了他的右手。

    然后,把孟超的右手,輕輕放到了自己的頭頂,蹭蹭。

    孟超如遭雷擊,動彈不得。

    同學們都眼珠暴突,滿臉問號變成驚嘆號,又從驚嘆號變成省略號,再從省略號變成一個個屏蔽字符。

    孟超觸電般跳起來,拽著巫舞沖出人群,把黃毛丫頭拖到操場角落里。

    “你究竟在干什么!”他咬牙切齒地問,“報復我昨天的戰術?”

    “不是,這是幽靈豹,傳統。”

    巫舞滿臉認真地說,“一頭幽靈豹,低頭,讓另一頭幽靈豹,爪子,放頭上,代表臣服,你是,我的王。”

    孟超想了想,幽靈豹的習性好像是這樣的。

    弱者低頭,讓強者用爪子觸碰自己后腦要害,向強者表示絕對的順從和臣服。

    問題是——

    “我又不是幽靈豹,不要搞這么容易引起誤會的動作好不好,還有,不要動不動就說‘我的王’這么羞恥的話,我對當‘你的王’沒有絲毫興趣!

    “等等,還有,我記得幽靈豹有‘新王吃掉老王,才能繼承權力’的傳統,而且你就吃過一頭老的豹王?”

    巫舞搖頭:“不是的。”

    孟超稍稍松了一口氣。

    “不是一頭,是兩頭。”

    巫舞解釋,“我吃掉老王,才成為首領,后來,又有一頭幽靈豹,想當首領,向我挑戰,我也吃了它。”

    “……”

    孟超十分憂郁地說,“所以,接受你的臣服,成為‘你的王’,根本沒有半點好處,倒是有可能被你吃掉?”

    巫舞很認真地想了想。

    “有好處,我幫你縫衣服。”她說。

    “……”孟超無話可說。

    “我也不會,真的吃掉你。”她又說,“總有一天,我會擊敗你,讓你臣服于我,然后……咬你幾口?”

    孟超頭疼萬分。

    他有些后悔招惹巫舞了。

    好容易把黃毛丫頭和她的生化獸都趕回馭獸系,回到武道系同學們中間,大家的眼神和表情已經嚴重不對了。

    孟超干咳一聲,拉開架勢:“不好意思,剛才被不速之客破壞了氣氛,段煉,我們繼續!”

    “等等。”

    段煉滿臉好奇,眼神意味深長,“孟超,你和馭獸系的巫舞同學,是什么關系?”

    “不會吧,段煉,連你都這么八卦?”孟超真的郁悶了。

    這時候,謝鋒和孫雅聯袂而至。

    “怎么回事,剛才見到馭獸系的巫舞,從咱們操場走出去了。”

    謝鋒狐疑,“她來干什么,耀武揚威?”

    眾人沉默,眼神都落到孟超身上。

    謝鋒看著孟超,漸漸瞪大眼睛,結結巴巴道:“不,不會吧,孟超,她來找你?難道昨晚……都是真的!”

    孟超心頭再次升起不祥的預感:“昨晚怎么了,你說清楚!”

    謝鋒說:“昨晚有人看到你和巫舞前后腳鉆了小樹林,半天才出來,還摟摟抱抱的。”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