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進修班的恩怨
    三言兩語,孟超聽明白了。

    三教九流,魚龍混雜的這幫人,都是武道系進修班的社會學員。

    大學進修班,是地球時代就古已有之的概念。

    社會上有很多超過二十八歲,甚至三四十歲才覺醒的超凡者,他們也有修煉的需求,卻沒時間和精力,也不夠標準接受長達數年的全日制學院教育。

    而這個時代的大學,一半經費靠生存委員會的教育預算,另一半卻要自行籌集,壓力也不小,畢竟絕世高手都是金山銀山堆出來的,誰會嫌錢多呢?

    對當局而言,光靠本科教育出來的超凡者,也不足以應對山呼海嘯的獸潮。

    農大武道系,每年招收數百名新生。

    規模更大的龍大武道系,也就千把個新生。

    倘若戰爭升級,肯定不夠用,死一個都得心疼半天。

    三方一拍即合,就誕生了很多“夜間大學,特訓班,獨立學院,總裁進修班”之類的機構,專門培養社會上的超凡者。

    這些機構,牌子掛出去很唬人,“農大武道系精英進修班”,乍一看,比正經八百的本科生還厲害,和傳說中的“MBA”似的。

    其實,享受的師資力量和修煉課程,包括最后的結業證書,根本是兩回事。

    十年寒窗苦讀,辛苦考上大學的本科生,往往瞧不起進修班的社會學員。

    覺得他們經常頂著“武道系”的牌子,狐假虎威,惹是生非,敗壞武道系的名氣,根本是一幫“李鬼”。

    社會學員呢,卻也瞧不上本科生,覺得老子是在生死搏殺間領悟超凡力量,險些連命都丟了,豈是你們這些毛都沒長齊的小家伙可比?

    雙方矛盾很深,平時就沒少摩擦,新學期第一天,又來了個“開門紅”。

    “學弟,你都不知道這些人渣有多可恨。”

    大二師兄既生氣又委屈地說,“剛才不是咱們和馭獸系的對抗賽嘛,這幫進修班的家伙自然沒資格參加,但他們竟然拿勝負來賭斗。

    “這就算了,校方并不禁止各項競賽中的賭斗,畢竟這也是考驗參與者的眼力,問題是,這幫家伙竟然統統押馭獸系大獲全勝!

    “他們可都是武道系進修班的,是他娘的武者啊,哪有這樣胳膊肘往外拐的,還有沒有半點武者的尊嚴了?

    “我們被馭獸系打得落花流水,正郁悶呢,這些‘叛徒’卻贏了大把怪獸幣,洋洋得意跑到食堂來慶祝,點了一大堆山珍海味,狼吞虎咽,談笑風生,這不是往我們傷口上撒鹽么?

    “學弟,你說這幫無恥之徒,可不可恨,該不該打?”

    “呃……”

    是挺可恨的,孟超覺得自己剛才打對了。

    但還是正事要緊,等找到刀鋒舞者,再打不遲。

    “師兄,你知不知道顧……”

    沒等孟超問完,大二師兄已經抄起一把長柄湯勺,暴喝著沖了出去。

    而孟超也被兩道虎視眈眈的目光盯上。

    是剛才被他凌空一掌劈到口吐白沫的“馬洪”。

    這家伙三十多歲,左臉上有一道侵蝕很深的傷疤,牽扯著嘴角往上勾起,像是時刻散發著不寒而栗的冷笑。

    他的氣質彪悍至極,皮膚泛著古銅色的光澤,如同斬殺數百頭怪獸,卷刃后重新鍛打的戰刀。

    即便被孟超的手刀劈到要害,也只花了半分鐘就恢復戰斗力,再次找上門來。

    他先豎起大拇指,贊了一聲孟超的手刀,隨后拉開架勢,示意:“再來!”

    孟超嘆了口氣,點點頭,忽然勾起一張凳子朝馬洪甩去,自己則轉身就跑。

    馬洪閃過板凳,后發先至,鞭腿破風,橫掃孟超的脖子。

    孟超怪叫一聲,毫無形象地趴到地上,借助油膩膩的地面,從幾張飯桌底下滑了出去。

    馬洪的鞭腿如同刀刃,竟然將一張飯桌整齊劈成兩半。

    卻以毫厘之差,從孟超背后掠過。

    孟超像是屁股挨了一鞭子,周身肌肉如波浪般涌動,瞬間滑出去十幾米。

    馬洪冷哼一聲,身形如電,緊追不舍。

    一路上有兩名本科生出手攔截,都被他干凈利落放倒。

    雖然不曾接受過全日制學院教育,但他每一個毛孔中都洋溢著尸山血海中浸潤出來的殺意,不是乳臭未干的大學生可以比擬。

    孟超在人群中抱頭鼠竄,像是在河馬和犀牛的混戰中奪路狂奔的小獸,不一時,身上就沾滿了湯湯水水和菜葉飯粒,狼狽至極。

    即便如此,仍舊被馬洪逼至角落。

    “大哥,誤會!”

    孟超回頭,欲哭無淚,“我是大一新生,很稚嫩的,什么都不知道,你老追我干什么?”

    馬洪一怔,殺氣稍稍一滯。

    孟超揚手,一瓶胡椒粉,劈頭蓋腦灑了過去。

    馬洪一驚,閉眼躲閃,鼻腔里仍舊撒入不少刺激性粉末。

    沒等他一個噴嚏打出來,“唰”,孟超嘴里,忽然射出兩根牙簽,直取他的雙眼。

    馬洪又驚又怒,稍稍低頭,兩根牙簽在他的腦門上碰斷。

    一碗熱辣辣的紅油,再次撲面而至。

    原來,孟超剛才的逃跑,只是為了搜集這些暗器。

    胡椒粉,牙簽,辣椒油,食堂三件套的連環攻勢之下,隱藏著真正的殺招。

    “降魔斬!”

    當馬洪怒發沖冠地撲上來時,孟超已經完成了靈磁力場的構造,右臂靈紋繚繞,靈磁轉動力量在指尖化作電弧,電弧又凝聚成劈啪作響的閃電!

    馬洪嗅到極度危險的氣息,周身汗毛統統豎立起來,想要撤退已經來不及,只能咬牙將靈能凝聚到左腿上,鞭腿如戰斧,劈向孟超的手刀。

    以血肉之力而論,鞭腿遠遠強過手刀。

    但馬洪是倉促出招,根本沒完成靈磁力場的構造。

    孟超卻蓄勢待發,力量如洪水泛濫,并且從轉身逃跑的第一秒鐘,就算好了對手的每一個反應。

    刀斧交擊,靈焰和火星四濺,發出金屬碰撞般的響聲。

    馬洪再次飛出去。

    跌入七八條“犀牛”和“河馬”中間,暫時是爬不出來了。

    孟超松了口氣,左右打量,所有人都在激情四射地肉搏,被肉汁和菜湯迷糊了雙眼。

    他趕緊縮著脖子,連滾帶爬,鉆到角落里幾張飯桌組成的障礙物后面。

    咦,這里竟然還蜷縮著一個滿臉油膩的胖子。

    看著三四十歲的年紀,臉大脖子粗,氣質也挺像食堂里的大師傅,偏偏西裝革履,穿金戴銀,油頭粉面,蘿卜粗的手指上還戴著四個鑲嵌晶石的大戒指,就差沒把“暴發戶”三個字紋在腦門上。

    見孟超跳進來,大師傅兼暴發戶往里縮了縮,臉上擠滿了尷尬的笑容。

    看來,這些精心擺設的障礙物,都是胖子的杰作。

    見他盯著自己剛剛釋放過《降魔斬》,靈焰繚繞的右臂,孟超故意揚了揚手:“看到了?”

    “看到了。”

    胖子吞了口唾沫,嘖嘖有聲,“馬洪可是赤龍軍的精英偵察兵,在迷霧深處激戰三天三夜,斬殺數百頭怪獸,覺醒了超凡力量,才被送到農大武道系來進修,你這什么招式,竟然把他連續砍倒兩次?”

    “《降魔斬》。”孟超道,“你也是進修班的,想試試?”

    胖子微微一怔,把腦袋都快搖下來:“不想,不敢,和氣生財,以和為貴!”

    胖子五官擠在一起,好像十八個褶兒的大肉包,孟超有些想笑:“為什么,聽師兄說,你們社會學員不是都很猛,很狂嗎?”

    “那是別人,像馬洪這樣,赤龍軍出身,還是普通人時,就執行幾十次任務,整天睡在怪獸尸骸中間,變了超凡者,當然猛啦!”

    胖子可憐巴巴說,“也有很多社會學員,就是普通工人,白領,食堂里的大師傅,稀里糊涂覺醒了超凡力量,到進修班混個文憑,回去能升職、加薪、評級啥的,能猛到哪兒去?

    “你呢,又是啥情況,下手這么狠,連馬洪都被你干掉,不繼續大殺四方?”

    “別提了,我才大一,來食堂找人的,稀里糊涂就和你們干了起來,這叫什么事兒啊!”

    總算找到個可以溝通的,孟超稍稍松了口氣,“屁股往里面挪一下,大家擠一擠,不用怕,其實我也是斯斯文文,風度翩翩的。”

    “嗯。”

    胖子很聽話地往角落里擠進去,又好奇地打量孟超,“大一的,你們不是在入學測試嗎,來食堂找誰?”

    “測完了。”

    孟超道,“我來找顧劍波老師,準備當他的真傳大弟子,你認識嗎?”

    胖子愣了一會兒:“你要找顧劍波當專屬導師?怎么回事,入學測試很糟糕,半個怪獸幣都沒撈到?以你的《降魔斬》,不應該啊!”

    “不是,我拿到了兩萬五千怪獸幣。”孟超道。

    “兩萬五?”

    這下,胖子真的驚到了,“無論江明還是李英姿,都可以隨便選了吧,那你有什么難言之隱,非要找顧劍波這個王八蛋?”

    孟超眨眼,怎么堂堂刀鋒舞者,在這個時代,不是名聲不顯,而是……聲名狼藉么?

    “胖哥,您認識顧老師?”孟超上下打量對方。

    “太認識了,他就專教我們進修班嘛!”

    胖子揉了把臉,笑嘻嘻說,“在農大,進修班就是后娘養的,給錢就能進,什么亂七八糟的人都有,在這里也學不到太深奧的武道至理,無非就是傳授幾種固定的靈磁力場,交流一些獵殺怪獸,最基本的經驗和技巧而已。

    “對意外覺醒的社會學員來說,倒是夠用了,但你堂堂本科生,還拿了兩萬五千怪獸幣,應該排武道系前幾名了吧?”

    孟超點頭:“第一。”

    “哎呀,我去!”

    胖子猛拍大腿,“你不想想,能被學校打發來教進修班的,會有什么好貨色?堂堂武道系第一的本科生,跑來當顧劍波的弟子,你病得不輕啊,小老弟!”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