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一百零一章 誰勝誰負?
    羅武看了兒子一眼。

    羅海滿面笑容,將孟超拉到一邊。

    不出孟超所料,就像燕氏集團看出未來《波紋勁》的價值,哭著喊著要和他合作一樣。

    身為刀法宗師的羅武,也看出未來《百戰刀法》的價值,又修正了一些不適合當代人修煉的激進招式,希望能大規模推廣。

    以他的人脈,前些日子又和寧舍我還有燕氏集團,一起參與孟超的治療方案,不難知道,孟超背后還有一個神秘莫測的傳火老人。

    倒沒想過要把孟超一腳踢開,獨吞這塊肥肉。

    而是以《降魔斬》為見面禮,彼此合作,順便搭上傳火老人這條線。

    花花轎子人抬人,孟超自然不會拒絕和天境強者合作。

    他只說,這件事不是自己能做主,還要回去請示一下。

    而且,他不想拿未來《百戰刀法》賣錢。

    “這是自然,功法本身,肯定免費推廣,我們甚至能效仿寧舍我老先生,成立基金會,倒貼成本來推廣。”

    羅海告訴孟超,買賣功法,是最低級的盈利模式,早就過時了。

    二三十年前,倒是有人創造全新的功法,直接拿來賣錢。

    在全民修煉,抵御獸潮的存亡之戰中,這么做實在太短視,也太貪婪了。

    而且,沒有太多客戶購買功法,就無法搜集實戰中的大數據反饋,后續版本升級也無從談起,功法很快會被淘汰掉。

    現在的盈利模式,都不是用功法本身賺錢,而是想辦法提升后續服務的附加價值。

    “我們羅家研究了幾十年刀法,有很多提升神經反應速度和肌肉發力的基因藥劑,還有各種培訓班、訓練營,還和一些武器設計大師合作,推出聯名戰刀,打造‘斷魂’品牌。”

    羅海道,“父親的意思是,你出名氣和刀法,我們出藥劑、培訓班和宣傳費用,刀法免費奉送,網課什么的統統都可以免費,保證新手都能學會三五成。

    “如果想要深造,就可以花錢,來我們的培訓班和訓練營,購買我們的基因藥劑和定制戰刀,參加我父親帶隊的‘迷霧修行十日游’什么的。

    “要知道,《百戰刀法》可是高中必修的兩大冷兵器戰技之一,龍城幾乎人人都會,當然人人都有升級的需求,根據父親的分析,孟超你斬殺血月狼王使用的版本,應該是目前市面上最強的,想想看,這塊市場,究竟蘊藏多少利益?”

    孟超眼前一亮。

    從燕氏集團那里,他了解到一件事。

    越是入門級的功法,市場越大,利潤越高。

    這筆買賣,值得一做。

    他眼珠一轉,道:“我有什么名氣?”。

    “不要妄自菲薄,你現在也算是個小名人了。”

    羅海道,“如果是天境強者斬殺血月狼王,又有什么出奇,但你以普通高中生的實力,殺死這么厲害的超獸,不恰巧說明了《百戰刀法》升級版的強大嗎?”

    孟超深思熟慮。

    “孟超同學,你和阿海慢慢聊,有興趣的話,我一定支持,看看你們兩個小家伙,能搞點什么名堂出來。”羅武漫不經心,起身離去。

    以他的地位和力量,并沒有將這件事看得太重。

    只是借此歷練一下兒子,幫兒子鋪鋪路,結交同齡人中的強者而已。

    關上房門,羅海活絡了一下筋骨,笑道:“我爸總算走了,他在這里,總覺得渾身不自在,說話都不敢大聲。

    “孟超同學,好好考慮一下吧,我是真心和你合作,這件事我爸絕不會插手太多,蛋糕做大了,都是我們兩個分——你到了大學里,也需要很多錢和修煉資源的吧?”

    孟超看了羅海一會兒:“其實你沒必要找我合作,《百戰刀法》本來就是公開的,羅武大師從血月狼王尸體上領悟到新的刀意,又進行了大幅改進,說是羅家自己的東西,也完全沒問題,你們自己想辦法商業運作就好了,何必給我送錢呢?”

    “怎么,覺得天上掉餡兒餅,不敢吃?”

    羅海哈哈一笑:“我做事,喜歡看長遠,相信不久的將來,咱們的合作不會局限在區區一套《百戰刀法》升級版上,怎么能因小失大呢?”

    孟超仍舊盯著他:“合作,還是招攬?”

    “如果是招攬,你接受嗎?”

    羅海很痛快地說,“我們生活在一個風起云涌的大時代,迷霧之外不知道有多少機遇和風險,想要做一番大事業,勢必要組建自己的團隊,如果有朝一日,我組建自己的超凡戰隊,你愿意當副隊長嗎?”

    孟超道:“你的朋友圈,加上羅大師的人脈,還怕找不到合適的副隊長?”

    “我的朋友圈,都是背景深厚的豪門子弟,各有各的心思和利益,和這幫人喝酒唱歌,嘻嘻哈哈還行,在一口鍋里混飯吃,太麻煩。”

    羅海大咧咧道,“至于我爸,他幫我找的人,哪有自己同生共死的兄弟這么可靠?

    “千軍易得,一將難求,你在心靈測試和荒野廝殺中,已經證明了自己的能力,就算現在遇到小小阻礙,但我相信你到了大學里,仍有機會脫穎而出,到時候,無數人都爭著拋出橄欖枝,你還認識我是誰啊?

    “所以,趁現在是你最需要的時候,我當然要用共同的利益,把你綁在同一輛戰車上了!”

    這番話,強勢,卻不討厭。

    換成普通家境貧寒,卻有些天賦的青年,說不定真會生出幾分感動,覺得羅海推心置腹,從此牢牢綁在羅家的利益戰車上。

    孟超卻道:“有道理,我們的確有合作的基礎,但有個問題,為什么不是我組建超凡戰隊,你當副隊長呢?”

    羅海啞然失笑:“你是殘星超凡……”

    他自知失言,及時住口。

    孟超平靜道:“貫通幾條主脈,和能不能打,完全是兩回事,剛才你父親也說了,殘星超凡反而能發揮特定招式,最強的威力——我們的招式少,但是每一招都足夠強啊!”

    羅海眼前一亮:“就是說,只要打贏你,你就愿意加入我的團隊?”

    孟超道:“如果是我打贏你呢?”

    兩人對視一眼,不再說話。

    彼此間的氣場,卻陡然強烈起來。

    靈焰互相碰撞和激蕩,發出高壓鍋一樣的尖叫。

    羅海忽然跨出一步,右臂靈紋閃耀,劈出家傳的《斷魂刀》。

    孟超爭鋒相對,抬手一記《降魔斬》。

    羅海家學淵源,出招流暢而多變。

    孟超臨戰突破,生死間貫通的主脈,卻比羅海在修煉室里輕松貫通的主脈,更加粗壯和堅韌。

    他的招式不多,但招招奪命,都是同歸于盡的打法。

    兩道靈焰狠狠碰撞,迸出刀劍交擊的火星,羅海的靈焰一觸即潰。

    羅海面不改色,左臂和雙腿上都有靈紋浮現,發揮出超人的運動機能,身形化作一道殘影。

    覺醒六十一條主脈和覺醒四條主脈的差距就在這里。

    孟超只有右臂得到超凡力量的加持。

    羅海的雙臂、雙腿以及五臟六腑,都得到大幅強化,雙手、雙腳、雙肘和雙膝都能噴吐靈焰,就像是安裝了八柄削鐵如泥的快刀,一連串眼花繚亂的攻勢,打得孟超目不暇接,步步后退。

    但孟超仍舊在刀光劍影中翩翩起舞,一次次險之又險和羅海的攻勢擦身而過。

    好幾次都被削斷了頭發,擦掉薄薄一層油皮,卻始終沒有被羅海鎖定要害。

    羅海的額頭,覆蓋著一層亮晶晶的汗水。

    他發現,雖然孟超只有右臂得到靈能強化,但其余肢體和器官,卻都達到了血肉之軀的極限。

    就像奧運短跑冠軍、舉重冠軍和體操冠軍的結合體,對身體的掌控和肌肉的爆發,都達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戰斗經驗,更像是百戰余生的老兵,能將120%的力量,都轉化成有效殺傷。

    倘若雙方都不發動超凡力量,僅以血肉之軀硬拼的話,三個自己,都未必敵得過一個孟超。

    “這怪物,究竟怎么修煉的,若非他的主脈枯萎,未來境界搞不好比我爸都高!”羅海心驚不已。

    他卻不知道,昨晚孟超趁著醫療資源充足,一口氣砸下去兩萬多貢獻值,把所有可以升級的基礎技能,統統升了一遍。

    這一晚上孟超吸收的基因藥劑和高能營養劑,換成普通超凡者,可能十天半個月都消化吸收不了。

    不涉及超凡力量,此刻的孟超在同齡人里,很難找到對手。

    咻!

    想到自己覺醒六十一條主脈,還拿不下三四條主脈的“殘星超凡”,羅海有些急躁。

    左臂上纏繞的五條靈紋如張牙舞爪的蛟龍,伴隨著五根手指狂跳,掌心出現一道玄奧繁復的符文。

    烙印著符文,炙熱無比的手掌,重重印在孟超的胸口。

    孟超一口鮮血狂噴而出,正中羅海面門。

    羅海大驚失色。

    他只是切磋,并沒想重創自己精挑細選的合作伙伴。

    沒想到孟超的動作會突然慢半拍,傷得這么重。

    而且,這口血又腥又辣,射得他有些睜不開眼。

    就在這時,一道勁風撲面而至,殺意如針,戳刺他的神經。

    羅海條件反射,左手五指凝聚成刀,斬向孟超的頸部大動脈。

    雙方動作戛然而止。

    羅海眨眼,終于能從一片血污中看清楚局面。

    孟超滿臉平靜,左手捏了個很古怪的手勢,用兩根手指對準了他的眼睛。

    不過,距離眼球還有三寸距離。

    他的左臂并沒有貫通主脈,不可能激射靈焰,戳瞎羅海的眼球。

    羅海左手的《斷魂刀》,卻已經擱到了孟超的肩頭,只消輕輕一抹,就有機會割喉。

    勝負已分。

    “我贏了。”

    羅海長舒一口氣,顧不上擦汗,關切道,“你沒事吧?”

    “沒事,今天打得挺過癮,我對你說的‘合作’,越來越有興趣了。”

    孟超淡淡一笑,滿不在乎將鮮血吞了回去,“今天謝謝你的邀請,也謝謝羅大師的傳授,我家里有事,有空咱們再切磋啊!”

    “那你是愿意加入我的戰隊了?”羅海急道。

    孟超正欲開門,聞言一頓:“你打贏我了嗎?”

    他大步離開。

    羅海愣了很久,百思不得其解。

    孟超的手指距離自己的眼球還有三寸,自己的靈焰已經燒到他的脖子,這樣還不算打贏么?

    他應該不是這么死不認賬的人啊。

    想了半天,只能硬著頭皮給父親打電話。

    “你輸了。”

    耐心聽兒子講了一遍剛才切磋的全過程,斷魂刀羅武沉默片刻,淡淡道。

    “為什么!”

    羅海愕然道,“如果是實戰,在他的手指戳到我的眼球之前,我的靈焰絕對能把他的喉嚨割開,就算他的意志再強,能把我的眼球摳出來好了,少一只眼球,又不會死,生死相搏,最后站著的一定是我,我贏了!”

    “不是手指。”羅武道。

    “什么?”羅海茫然。

    “如果剛才是實戰,他戳到你眼球上的,就不會是手指。”

    羅武嘆了口氣,給不成器的兒子解釋,“你以為,這位孟超同學,最厲害的是什么?既不是《波紋勁》,也不是《百戰刀法》,而是槍法!在校內測試上,他可是足足在‘黃金靶’上射了十幾個彈孔的怪物,如此恐怖的槍法,即便建設中學,又有多少人做到?”

    “如果今天是實戰,你覺得他身上會不藏幾把槍么?

    “他剛才故意挨了你一掌,目的就是噴出鮮血來擾亂你的視線,趁你出現剎那的錯愕,他的左手在腰間一抹,就能掏出手槍,后面你說‘怪異的手勢’,也不是用手指戳你眼球,而是握槍和瞄準,對準你的眼球扣動扳機。

    “如果這是實戰,你的手刀還沒將他割喉,他的子彈已經貫穿你的眼球和腦漿——區區一星超凡,靈能尚未灌注到眼球和大腦這樣脆弱的部位,即便普通子彈,近距離正對眼球,照樣可以一槍爆頭。

    “懂了吧,傻孩子,還以為自己贏了呢?真打起來,你已經死啦!

    “就這樣的表現,還想收服人家?呵呵……”

    一席話,令羅海呆若木雞。

    顫巍巍摸著自己的眼球,看著孟超消失的身影,仔細回憶剛才切磋的每個細節,建中學生會長的背后涼颼颼,冷汗早已濕透了衣衫。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