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八十九章 刀法,究極!
    這句話如戰錘般砸碎了孟超的奢望和堅持。

    他隱隱知道了,“精英市民”和“英雄市民”的區別。

    不是速度、拳力、智商、境界、奇功絕藝、靈磁力場、靈磁轉動力量……這些可以量化的東西。

    而是某種不可動搖也無法粉碎的決意。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說服孫校長。

    而且他也感知到了黑暗中一對對既貪婪又恐懼的眼睛。

    狼群果然沒有跑遠。

    狼王就在附近窺探著他們,伸出長滿倒刺的舌頭,舔舐著鋒利的獠牙,獨眼中放出貪婪的光芒。

    卻被孫校長的靈焰死死鎮壓,不敢越雷池一步。

    孟超不再勸說,單膝跪在老校長面前,幫他簡單處理了傷口。

    其實也沒什么好處理的。

    老校長的鮮血早就快流干了。

    枯萎的經脈和干涸的臟腑,也都充當了燃料,讓他最后的生命之火,變得更加濃烈,如同無所畏懼的少年。

    孟超大口吞噬著狼血和狼肉,從未如此渴望黎明降臨。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在孫校長的庇護下,考生們坐樁,進入深度冥想,紛紛恢復。

    孫校長卻越來越虛弱,心跳和呼吸越來越急促,眼底的光焰漸漸紊亂。

    但是,每當不遠處傳來怪獸們試探的嚎叫,狼群蠢蠢欲動時,老校長都會咬緊牙關,壓榨出細胞和靈魂深處的最后一點力量,讓“降魔杵”釋放出金色的利刃,震懾黑暗中的魑魅魍魎。

    他足足堅持了半個小時。

    直到天邊出現一抹濃烈如火的紅霞,金色的黎明姍姍來遲時,老頭兒才悶哼一聲,向后栽倒。

    孟超抱住他時,發現他的身體冰冷,雙臂炙熱,就像全部生命力,都被灌注到這兩根“降魔杵”里。

    老校長躺在學生懷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像是在說:“對不起,老頭子實在堅持不住了。”

    他眼里璀璨的光芒飛快散去,就像是群星一顆顆黯淡下來。

    每次吸氣,都會崩裂一處傷口,流淌更多鮮血。

    而每次艱難的呼氣,一團團粉紅的泡沫都會從鼻腔里噴涌而出。

    孟超沒拿急救包。

    他明白老校長的生命已經枯竭,就像是被雷電劈中的大樹,瞬間將百年積蓄的能量,化作熊熊燃燒的天火,照亮了整片黑暗和血色交錯的荒野。

    “孟超同學……”

    彌留之際的孫校長,定定地凝視著烏云和血月之上的天穹,視線仿佛穿透星海,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和很遠很遠的時光。

    “你說,未來的龍城,還能像今天一樣繁華嗎?”

    老校長終于收回視線,含笑看著學生,有些突兀地問了這樣一個問題。

    孟超微微一怔。

    不知道孫校長是隨口提起,還是意有所指。

    他低聲但堅定地說:“孫校長,您放心,未來的龍城,一定會比今天更繁華的!”

    孫校長漸漸黯淡下去的眼眸深處,閃出一道希望的光芒。

    “那么,未來的孩子們,能過上比今天還幸福的生活,不用擔心朝不保夕,分分鐘有可能被怪獸吞噬嗎?”

    老人又問,滿臉期待。

    孟超猶豫了半天,重重點頭:“會的,未來的孩子,一定比今天更加幸福!”

    “那就好。”

    孫校長喃喃道,眼神越黯淡,微笑就越燦爛,“那么,在未來,我們征服了異界,回到了地球嗎?”

    看著老人滿臉孩童期待棒棒糖的表情,孟超實在編不下去,顫聲道:“對不起,孫校長,我,我也不知道未來的我們,能不能征服異界,我們……”

    他能說什么呢,難道說他做了一個噩夢,夢里的龍城將在末日中毀滅?

    還是編造一個花團錦簇的謊言,說龍城如何橫掃千軍,威風八面?

    孟超什么都說不出口,深深的無力感將他裹挾。

    “傻孩子……”

    孫校長啞然失笑,靈焰燃燒的手掌輕輕放在他的肩膀上,手臂上的靈紋依次閃耀,將最后的“靈磁轉動力量”,烙入學生的右臂深處,“不能征服異界也沒關系,只要……”

    他的聲音漸漸微弱下去。

    如同風中之燭,隨時都會熄滅。

    孟超把耳朵貼近老校長的胸膛,才聽到他胸腔里傳來的震動:“只要,別被異界征服就好。”

    抬眼看時,老校長的微笑已經凝固。

    孟超緊握老校長兀自燃燒的手掌,沉默了很久。

    血月狼王又出現了。

    幾乎就在孫校長停止呼吸的瞬間,空氣中的血腥味就濃烈起來。

    密林深處響起了幸災樂禍的狼嚎,那些畜生毫不掩飾自己饑腸轆轆的,猩紅的目光。

    孫校長說的沒錯,狼群一直在周圍逡巡,沒有離開過半秒。

    若非他不斷燃燒生命,化作火炬,照亮一方小小的光明,孟超等人絕對堅持不到黎明的來臨。

    即便現在,孫校長的血肉之軀停止了運轉,但他最強烈的精神,依舊如火山爆發,沖擊著整顆星球的磁場,和天地間的靈能激蕩,化作星星點點的光芒。

    這光芒像是無形的壁障,把人類和怪獸阻隔開來。

    人類的精神照耀之下,血月狼王蜷縮著,蟄伏著,猶豫著。

    這畜生知道,孫校長已經死了。

    但它卻分明感知到,死去的孫校長身上,仍舊充盈著、噴涌著、爆發著一股令它感到深深敬畏的力量。

    就像那對雷霆萬鈞的“降魔杵”,仍舊左右開弓,狠狠轟擊著它的腦殼。

    此刻的血月狼王,也受了重傷。

    卡在頸椎骨上的匕首,觸碰到了它的脊髓,令它身形趔趄,一瘸一拐。

    左側頭蓋骨深深凹陷下去,大腦出血的巨大壓力,令一縷縷鮮血混合著碎骨,不斷激射而出。

    左眼球完全暴突,就像腐爛的葡萄般耷拉在眼窩外面,依靠一條可憐巴巴的神經索接駁,每次搖晃腦袋,都會帶來鉆心的刺痛。

    這劇痛令它既憤怒又恐懼,吃不準究竟是灰溜溜撤退,威風掃地,喪失狼王的地位,還是不顧一切沖上去,撕開所有人類的喉嚨,把他們的眼珠統統摳出來,讓他們嘗嘗自己的滋味。

    是,那個可怕的老人已經死了。

    但從他腦域深處狂涌而出的精神火焰,卻蔓延到了抱著他的那個更年輕的人類身上,令這個年輕人也燃燒起來,散發出一模一樣,越來越可怕的氣勢。

    狼王朝孟超發出凄厲的嚎叫,殘存的右眼中釋放出既兇殘,又狡詐的光芒。

    它朝城市的方向揮了揮爪子。

    仿佛在說:“跑吧,放下這具該死的尸體,跑回你們閃閃發亮的巢穴去,我饒你不死!”

    孟超讀懂了血月狼王的意思。

    的確,現在狼群的數量大大減少,幾乎所有血月妖狼都遍體鱗傷。

    狼王不可能展開一場大規模狩獵,捕殺所有人類。

    但它急需一番更血腥和殘酷的殺戮,來重塑自己的權威,保住首領的位置。

    它畏懼了,不想啃孟超這塊硬骨頭,只想隨便殺幾個考生,就逃回老巢養傷。

    如果孟超轉頭逃跑,多半能活下來。

    “血月殺戮者”的任務,底線是從狼群的圍攻下逃生。

    只要保住小命,就能得到五千貢獻值。

    而以他的分數,考上本科完全沒有問題,就算不是王牌大學的王牌專業,但他利用貢獻值兌換,能將學習效率提升到極致,只要有足夠的修煉資源,就算服從調劑,隨便哪個專業,都能一飛沖天。

    逃跑,似乎是最理性的選擇。

    可是……

    對于人類而言,明知必死無疑,仍要賭上一切,哪怕粉身碎骨都要去做的事情,也是有的吧?

    孟超輕輕的,小心的,莊嚴肅穆地放下了老校長的尸體。

    狼王臉上,露出酷肖人類的笑意,仿佛在說:“這就對了,小子,這就對了。”

    孟超也朝它笑笑,隨后,抓起了卷刃、崩口、如鏈鋸般的戰刀。

    狼王的笑容凝固,像是被人類狠狠抽了一鞭子。

    “你想放過我?我卻饒不了你啊!”

    去他媽的任務,去他媽的貢獻值,去他媽的本科。

    此時此刻,孟超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

    他要接過老校長的“降魔杵”,從這畜生的咽喉,一路捅到它的屁股!

    “《百戰刀法》,究極境界,給我沖爆啊!”

    高考前瘋狂沖刺的一個月,孟超積累了五千多貢獻值。

    而在剛才的實戰測試,還有一路鼓舞加救援,以及獵殺血月妖狼的過程中,他又積攢了將近兩千貢獻值,《百戰刀法》的熟練度,也接近“完美級”。

    此刻,他連眼皮都不眨,一口氣將所有貢獻值統統轟到《百戰刀法》里。

    將這門從過去到未來,被無數龍城人使用著,朝蛇蟲鼠蟻、豺狼虎豹和妖魔古怪狠狠揮去的刀法,推向了極致!

    何謂“究極”?

    所謂“完美”,已經代表了技術的極限,每一個細節都完美無缺,每一個動作都符合人體工學和生命科學的至理,理論上,再沒有提升的空間。

    但人類從來不是一種講道理的生物。

    任何法則,都是用來打破的。

    在技術千錘百煉,達到完美境界的同時,將憤怒、仇恨、守護的決心、求生的信念、復仇的意志,統統壓縮到戰刀和鐵拳之內,轟出完全不符合常理的絕命一擊。

    這,就是他媽的“究極”!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