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六十九章 小星星
    幾名軍醫在便攜式醫療器械前緊張操作著,通過各種探針和貼片,全面采集王奶奶的生理參數。

    最終,還是回天乏術。

    他們嘆息著,將一個個參數解釋給小孫女聽。

    王曉娟含淚點頭,在搶救報告上簽了字。

    “病人生前簽署過‘遺體捐贈協議’,在捐贈方向上,她志愿加入赤龍軍永生旅,按照程序,我們需要直系親屬和五位鄰居來做見證,確保全過程合規、合理、合法。”軍醫環視四周。

    王奶奶的麻將搭子都愿意見證。

    孟超和白嘉草也站了出來。

    “好,請五位見證人在這里簽字,下面,我們將播放捐贈者預先錄制好的視頻,請你們仔細觀看,確保接下來的操作,全程都符合捐獻者的遺愿。”軍醫把視頻轉接到王奶奶家的電視機上。

    畫面中跳出了好幾年前,神采奕奕的王奶奶。

    她盤膝坐在床上,腿上橫著特大號霰彈槍,旁邊還趴著生化寵獸,名叫“大牙”的劍齒獵犬。

    “娟兒,如果你能看到這段視頻,說明奶奶已經死了,還變喪尸啦!”

    視頻里的王奶奶,依舊是那副中氣十足的樣子,“別哭,你這妮子是水做的,從小就愛哭,和隔壁小草一點兒都不一樣。

    “生老病死,自然規律,人就是一個臭皮囊,死了就什么都沒了,慢慢爛掉還是變喪尸,又有什么關系?

    “你也不用為奶奶傷心,真的,龍城穿越五十年,多少人能活夠這五十年?經歷這么多亂七八糟的事,奶奶僥幸活到這把歲數,早就賺大啦!

    “別阻止奶奶,我不是一時沖動,而是深思熟慮了很久,從還沒穿越前,我和你一樣,還是個十幾歲的小丫頭時,就想好了將來要捐獻遺體的。

    “說來話長,那是奶奶還生活在地球老家的年代,那會兒,奶奶的老家發生了一場規模很大的瘟疫,整個城市都被病毒籠罩,很多人莫名其妙地倒下,就連我也一樣。

    “但很快,來自全國各地的醫生、護士和志愿者們,就把整座城市都保護起來,我們得到了最好的治療和照顧。

    “我已經老了,記不清楚很多事情,卻始終忘不了,有個眼睛很漂亮的護士姐姐,無微不至地照顧我,難得空閑時還給我講故事、唱歌和跳舞。

    “我忘不了她當時穿著里三層外三層的防護服,有些笨拙地翩翩起舞,像是一只胖乎乎的白天鵝。

    “也忘不了她被口罩勒出很深的紅痕,好像整天笑口常開,既開心,又漂亮的樣子。

    “在她的精心照料下,我的病漸漸好了。

    “她……卻因為幾天幾夜沒合眼,勞累過度,又接觸太多病人,自己也感染了病毒,最終,沒能挺過去。

    “直到她在人世間的最后幾天,我無意間聽到護士們的談話,才知道她簽署了遺體捐獻協議,想捐出自己的病體,加速對瘟疫的研究。

    “我哭了,想去看她,但她已經被送入特護病房,我們這些輕癥患者根本進不去的。

    “我是她護理并痊愈的第一個小病人,她很關心我,最后幾天,還托醫生從特護病房里送出來一只她親手疊的,經過滅菌處理的千紙鶴。

    “我打開千紙鶴,上面沒有寫字,就畫著花花草草中間,有個穿紅裙子,很像我的小姑娘,天上還有一顆長著笑臉,很漂亮,很像她的星星。

    “那時候奶奶還太小,不明白很多事情,比如這位護士姐姐為什么要從她的家鄉千里迢迢趕到奶奶的老家,夜以繼日和病毒戰斗幾個月,最終默默無聞地死去,死后還要捐獻自己的遺體去進行科學研究。

    “但這只千紙鶴,奶奶卻一直留著,直到漸漸長大,又穿越到了異界,我時常會看這幅畫,看著畫里變成星星卻依舊微笑的護士姐姐,琢磨她想告訴我的話。

    “每當遇到過不去的溝溝坎坎,想想護士姐姐的微笑,我就感覺被一股力量保護著,這種感覺,很好。

    “所以,我也想像她一樣,變成天上微笑的星星,看著我們家娟兒,看著隔壁的小草,看著咱們天福苑還有整座龍城,讓你們這些小家伙,全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地長大。”

    聽到這里,王曉娟終于泣不成聲,倚靠在白嘉草肩膀上:“奶奶!”

    白嘉草鼻子一酸,滿腦子負面情緒都化作熱淚,從鼻翼兩側滑落。

    “王奶奶……”她也低低叫了一聲。

    畫面中的老人,似乎聽到小丫頭的呼喊,笑吟吟道:“對了,娟兒,除你之外,咱們家就只有‘大牙’啦,如果我不在了,你又要住校、念書,就請隔壁孟叔叔和小草幫我們照顧大牙,好不好?小草最喜歡大牙,每天放學都鉆到咱們家來和大牙玩,她不會欺負大牙,大牙也不會欺負她的。”

    王曉娟止住眼淚,咬著嘴唇道:“好!”

    白嘉草也認真點頭:“王奶奶,您放心,我一定照顧好大牙!”

    視頻里的劍齒獵犬聽到主人呼喚自己的名字,從床上站了起來。

    現實中老了幾歲的劍齒獵犬也站起來,使勁搖晃尾巴。

    盡管主人變了一副非常可怕的模樣,野獸本能告訴它千萬不要靠近,但另一種無法理解的沖動,卻讓它躍躍欲試,想要把主人救出痛苦的折磨。

    白嘉草有些吃力地將劍齒獵犬抱起來,摟得緊緊的。

    大牙掙扎了兩下,不再反抗,發出“嗚嗚”的叫聲,把狗頭靠在小丫頭的肩膀上。

    視頻到這里,就該結束了。

    畫面中的王奶奶,打了個哈欠,左右一看,忽然流露出少女般頑皮的笑容,自言自語道:“哈,當初死老頭子還活著,整天和我扯他當了一輩子赤龍軍,就算死了,也一定要加入永生旅,還跟我拽文,什么‘此去泉臺招舊部,旌旗十萬斬閻羅’,真會吹牛,他一個大頭兵,哪來‘舊部’?他就是人家的‘舊部’!

    “沒想到,老頭子運氣不好,被怪獸撕了個粉碎,反倒是老太婆有機會加入永生旅,等再見了老頭子,看他還怎么神氣!

    “哎,還沒停啊,這段也錄進去了?錄進去就算了,別刪,我還怕被死老頭子聽到?聽到了,他敢怎么樣!”

    畫面中的王奶奶,笑著關閉了錄像設備。

    “遺體捐贈者家屬,剛才的視頻是否清楚、完整,有沒有異議?”軍醫問。

    “清楚,完整,沒有異議。”王曉娟紅著眼說。

    “五位見證人,是否有異議?”軍醫又問。

    孟超、白嘉草和王奶奶的三個麻將搭子一起搖頭:“沒有異議。”

    “好,既然家屬和見證人都沒有異議,遺體捐贈者正式成為永生志愿者,轉化儀式,現在開始,首先,所有人向志愿者遺體三鞠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軍醫神情肅穆,帶領大家后退一步,一絲不茍的鞠躬。

    這時候,金屬擔架上的王奶奶,漸漸變成喪尸。

    她的瞳孔散開,對外界的強光刺激喪失了反應,更看不到半點人性的光芒。

    嘶吼聲也越來越尖利,不像是人類或者任何一種生物能夠發出,倒像是細菌和病毒在體內大量繁殖,壓迫畸形變異的五臟六腑,氣流發出的尖嘯。

    骨細胞受到刺激,導致犬齒畸形突出,而嘴唇和牙齦則不斷萎縮,令她的容貌變得極其恐怖。

    合金打造的鎖鏈,被她拽得吱吱作響,繃成一條直線,像是隨時都會崩斷。

    但孟超和鄰居們還是毫無懼色,緩慢而莊重地完成了致敬儀式。

    “接下來,注入病毒抑制劑。”

    軍醫上前,用一支大號注射器,將滿滿一管淡綠色藥液,注入王奶奶體內。

    可以清晰看到,淡綠色的藥液順著暴突的血管,流轉王奶奶全身。

    老人劇烈抽搐的身體,稍稍穩定一些。

    但混濁的眼球,依舊散發著饑腸轆轆的光芒。

    “第三步,記憶信息植入,我們將向志愿者正在變異的大腦皮層,植入她在簽署協議時,自行灌注的影音畫面。”兩名軍醫小心翼翼上前,將一部類似超腦的裝置扣到王奶**上。

    王奶奶兇光畢露的雙眼被頭盔遮蔽,伴隨超腦嗡嗡運轉,她像是受到催眠,逐漸冷靜下來。

    王曉娟怯生生道:“軍醫叔叔,我想問問,我奶奶當時灌注了什么影音畫面,是關于我的嗎?”

    “不是。”軍醫搖頭,“應該是你父親出生時,你爺爺拍攝的畫面。”

    眾人明白了。

    床頭上的老人,意識已經消散,大腦開始腐朽,恐怖的病毒正順著血管和神經,在支離破碎的身體里流竄,把她從高貴的人類,變成畸形的怪物。

    但是在暗無天日的腦海最深處,卻燃燒著一束小小的火焰,火光中,是她初為人母時,看著那團小小的、脆弱的、軟乎乎的血肉,發出的第一聲既驚訝又歡喜的感嘆。

    如果說,有一種力量,可以戰勝喪尸病毒的肆虐,那就只有這樣刻骨銘心的記憶。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