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四十八章 點到為止
    一瞬間,嚴魔頭這樣曾經出生入死的老兵,嗅到了一股既熟悉又濃烈的殺氣。

    “砰砰砰砰砰砰!”

    沖鋒槍的開火聲,如****,摧殘著所有人的耳膜。

    但這暴風雨來得快,去得也快,當同學們目瞪口呆地望過去時,槍聲已經停息。

    孟超熟練地拆解彈夾,打開彈倉,讓同樣有些發愣的監考老師查看。

    大屏幕上久久沒有跳出他的成績。

    他也無所謂,活絡著手指,轉身下場。

    “孟超,怎么樣?”

    同學們急忙圍上來。

    “很好。”

    孟超想了想,“在我自己的能力范圍內,堪稱無懈可擊。”

    同學們一陣無語。

    緊張就緊張,心態崩了就崩了,還死鴨子嘴硬什么啊!

    左浩然更是不屑地搖頭,仿佛在責備自己,和一個吹牛大王計較什么?

    就在這時,孟超的成績姍姍來遲。

    “6班孟超,槍械測試成績588分,總成績1434分,暫列全校第八!”

    偌大的室內靶場里頓時鴉雀無聲。

    就連隔壁測試室傳來的槍聲,都變得有些沉悶。

    仿佛空氣充滿巨大的黏性,將聲音,氧氣連同大家的思維,都牢牢黏住。

    “588分?剛才左浩然是515分,對吧?”

    “孟超的槍械成績超過左浩然73分,一下子把速度和力量的差距拉平,總成績反超了左浩然二十多分?”

    “怎么可能?他明明脫靶很多的,還用沖鋒槍打移動靶,怎么打出這么高分,是不是算錯了?”

    大家面面相覷,好像,似乎,應該,是算錯了。

    左浩然更是愕然:“是不是把我和孟超的成績搞混了?”

    監考老師皺眉,調出孟超的標靶。

    前面都沒問題。

    直到最后一支黃金靶。

    剛才左浩然的黃金靶干干凈凈,上面連個針眼都沒有。

    孟超的黃金靶上,卻布滿了足足十三個彈孔,其中六個打進了八環以內,快把小小的黃金靶打爛了。

    黃金靶最值錢,光是這一張靶子的分值,就足以將左浩然碾壓。

    一陣沉默。

    從監考老師都同班同學,大家的神色都有些恍惚。

    “你是蒙的,還是瞄的?”過了很久,才有人難以置信地說。

    現在沒人測試,能不能說話就在監考老師的一念之間,而看監考老師的表情,顯然他也很好奇這個問題。

    孟超道:“當然是瞄的,從一個星期前我就反復不斷說,我的槍法還不錯的,怎么你們都不信嗎?”

    同學們忍不住道:“但你剛才組槍這么慢!”

    哪像人家左浩然,行云流水,電光石火。

    孟超笑笑:“組槍又不是雜技表演,搞那么快干什么,難道還要我的雙手化作一團灰霧不成?

    “組槍的目的,一是保養,二是通過細細摩挲每一個零件,搞清楚他們的磨損和形變,進而推導出整支槍械的射擊參數。

    “要知道,每支新槍剛剛出廠時,射擊參數就有細微不同,更別說這批槍已經被無數考生摸過,他們的射擊習慣各不相同,很多人的姿勢和開火節奏都是錯的,搞得膛線和零件都亂七八糟——如果不感知清楚每一個細節,怎么精確射擊?”

    “所以,你早就準備好要射黃金靶?”

    有人恍然大悟,“那你為什么不用半自動步槍,卻用沖鋒槍?”

    孟超聳聳肩:“黃金靶稍縱即逝,只能用一支槍,沖鋒槍有三十發子彈,半自動步槍只有二十發。”

    同學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半自動步槍的精度更高啊!”

    孟超想了想:“對我來說,都一樣。”

    “……”

    同學們一陣無語。

    只想仰天長嘯。

    有人磨著牙問:“那你最開始用沖鋒槍射移動靶,為什么還脫靶這么多次?”

    “試槍。”

    對同學們接下來的考試有幫助,孟超并不隱瞞,“雖然我盡可能將沖鋒槍按照自己的射擊習慣來組裝,但因為零件和膛線的磨損,還是有些把握不住它的特性,所以,需要用幾顆子彈來修正彈道,最后才能百步穿楊。”

    同學們面面相覷:“所以,從一開始,你就孤注一擲,把所有希望都賭在黃金靶上?”

    孟超愣了一下,眼神有些飄忽,仿佛同學們提出了一個難以理解的問題。

    “我沒有‘孤注一擲’。”

    上回打爆鬼眼金翅烈焰蟲,才叫孤注一擲,賭上最后一顆子彈。

    今天,他只是在解一道步驟繁瑣,計算復雜,但并沒有太大難度的題目,如此而已。

    說著,孟超和排在后面的楚飛熊擊了一下掌,向外走去。

    他和左浩然擦身而過,卻不看失魂落魄的班長一眼,也沒有當著校長和教導主任的面,提一個星期前的約戰。

    但左浩然自己,卻陷入困惑、惶恐和羞恥的陷阱,仿佛全世界都朝他倒塌下來。

    片刻前勝券在握的微笑,凝結在臉上,像是被孟超狠狠甩了一巴掌后殘留的痕跡。

    “浩然——”

    教導主任在他腰上重重掐了一下,“你考得很好,快去休息,平靜一下。”

    監考老師也板著臉說:“注意考場紀律,已經考完的同學請出去!”

    班主任急忙上前:“孟超,左浩然,你們先回教室,記得……都冷靜一點,不要得意忘形。”

    考試還在繼續,兩人自然不能在這里沖突。

    孟超點頭,揮手道:“加油,希望大家都能百發百中,考出好成績!”

    他轉身離開測試室。

    左浩然滿臉陰沉跟在后面。

    直到離開測試中心大樓,孟超才忍不住揚起拳頭,用力揮舞了一下。

    距離夢想更近一步,這種不斷改變命運的感覺,真好啊!

    這一幕落在左浩然眼里,自然是毫無疑問的挑釁。

    “孟超,今天你運氣好,瞎貓碰上死耗子,綜合成績贏了我,這個班長,我自然沒臉再當下去,不過對你的實戰能力,我怎么都不服氣!”

    他咬牙切齒地說,“極限拳力、百米跑和靶場里的射擊游戲,根本代表不了真正的戰斗力,既然你已經恢復巔峰,有沒有膽量,和我打一場?”

    孟超回頭,似笑非笑看著左浩然。

    來了,果然和前世一樣。

    只不過,前世的班長占盡優勢,三言兩語就將自己激怒,乖乖跳進他的陷阱。

    今生,自己卻會讓他品嘗到自食其果的味道。

    “可以。”孟超平靜道。

    九中食堂后面,是一片茂密的小樹林。

    樹林里有一塊松軟的沙土地。

    這里是同學們日常解決糾紛的地方。

    龍城是鐵血世界,民間武風極盛,連八旬老太都能玩霰彈槍,血氣方剛的青少年更不用說。

    校方平時睜一眼閉一眼,甚至提倡有了矛盾,就去修煉室,在老師監督下公開解決。

    若是有人喜歡到小樹林深處私斗,只要沒造成嚴重后果,一般也不會重罰。

    看著眼前的樹影婆娑,孟超感慨萬千。

    就是這里。

    前世的他,就在這里被左浩然暗算,以至于高考落榜。

    “班長,咱們都要考大學,這次是點到為止,無論誰贏誰輸,過去恩怨都一筆勾銷,如何?”在小樹林中央站定,孟超猶豫片刻,還是開口。

    左浩然眼珠一轉:“自然,點到為止,一筆勾銷!”

    “好,希望你說到做到,否則……”孟超眉毛一擰,踏步搶攻。

    他腳下出現波紋,將沙土推出一圈圈的漣漪,借助大地之力,轟出波濤般的力量。

    左浩然高速后退,身形模糊,同樣是波紋勁。

    “孟超同學,最近一年你只學了《波紋勁》,我卻精通‘波紋’和‘莽牛’兩大發力法,剛柔并濟,你不是我的對手,認輸吧!”左浩然故意挑撥。

    “這一次,我不會再輸的!”孟超的力量一浪高過一浪,漸漸失去《波紋勁》的精髓。

    兩人如同兩道波浪互相糾纏和推搡,速度越來越快,掀起飛沙走石,小樹林沙沙作響,樹葉都被拳鋒刮落不少。

    孟超似乎大病初愈,不耐久戰,急于求成。

    左浩然很顯然知道他的弱點,不急不躁,慢慢消耗。

    短短一分多鐘,孟超的校服就被汗水浸透,腳步漸漸紊亂。

    忽然,左浩然暴喝一聲,瞬間換了戰斗風格,從《波紋勁》無縫切換到了《莽牛勁》。

    啪!

    孟超像是極不適應他說變就變的打法,稍一愣神,就被結結實實掄中面門,頓時鼻血如箭,嘴唇都被打破。

    “啊!”

    孟超滿臉是血,被痛楚激怒,雙腿重重蹬踏,不管不顧地沖了上來。

    “來得好!”

    左浩然眼底的猙獰炸裂。

    這死廢物終于上當了。

    呵呵,你以為我真的只精通《波紋勁》和《莽牛勁》嗎?

    甚至,你以為我真的只會三大發力法嗎?

    三大發力法只是基礎,不加上真正的殺戮技巧,就像沒開刃的刀劍,根本打不死人的。

    你這樣的所謂“好苗子”,只能接受學校里的義務教育,根本不懂真正的實戰。

    我卻早早接受父親還有社會強者的教導,學會了大學本科才能個接觸到的殺戮之法。

    孟超,見識一下我的《摧心捶》吧!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