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四十三章 不是我說你
    這話簡直是一連串耳光,快把廖飛俊的臉都打腫。

    旁人不說,就連廖飛俊的狐朋狗友里,都有人忍不住笑出聲。

    廖飛俊大怒:“大言不慚的小子,沒有證據,隨你怎么胡編亂造都可以,這明明就是蛟龍之眼!”

    “蛟龍之眼和妖龍之眼,的確很難分辨,除非進行破壞性測試。”孟超說,“隨便哪種妖龍之眼,都有輕微的毒性,如果能鉆一個孔,刮一點粉末出來,放到毒素測試劑里,應該會有反應。”

    “說了半天,狐貍尾巴露出來了吧,在晶核上鉆孔,材料就報廢了,你明知我們不可能進行這樣的測試,所以才肆無忌憚亂說吧?”廖飛俊怒極反笑,連連搖頭,似乎懊惱自己怎么和這么個貨爭辯,真是自降身份。

    “現在不進行破壞性測試,難道要等這位‘聶少’把妖龍之眼炮制成基因藥劑,吃下去沖擊更高境界時,走火入魔,七竅流血甚至當場暴斃,你才認賬么?”孟超一本正經。

    說著,很同情地看著聶少。

    聶少臉色一變。

    “聶老四,你不信我?”廖飛俊氣瘋了,“相信一個住公租房的高中生?”

    “我自然不是這個意思。”聶少皺眉,心說,“他媽的又不是你吃,你自然無所謂,萬一你小子真的看走眼呢?”

    大家酒肉朋友,還沒信任到生死相托的份上。

    “八百萬!”

    就在這時,寧舍我大步上臺,聲若洪鐘,“小聶,給老頭子一個面子,我出八百萬從你手里買這顆未知材料,當場鑒定,究竟有毒沒毒,是蛟龍之眼還是妖龍之眼,一看便知!”

    “嚯!”

    眾人見寧舍我上臺為孟超撐腰,全都驚呼。

    這場交易會,真是峰回路轉,一波三折啊。

    “不用了,幾百萬的小錢,我還沒放在心上,既然寧老都出面,那我們現在就鑒定一下,這究竟是什么東西吧!”聶少將未知材料捧了出來。

    廖飛俊的臉色難看至極,卻是騎虎難下,也只能硬著頭皮:“那就鑒定,哼,為一個傻小子的蠢話,報廢了幾百萬的材料!”

    “沒錯,妖龍之眼雖然有毒,但換一個配方來調制,反而能激發人體潛能,效果比蛟龍之眼更好,可惜,破壞性測試一做,它的品質大幅降低,至少要損失好幾百萬的。”孟超搖搖頭,滿臉惋惜。

    事已至此,再無法善了,交易會上本就有各種鑒定器械和測試劑,寧舍我親自動手,很快固定好了未知材料,用超微型鉆頭在材料表面輕輕鉆開一個頭發絲粗細的小洞,將細若牛毛的探針插進去。

    鉆透材料的剎那,一道七色光華沖了出來,頓時滿屋芬芳。

    眾人紛紛嘆息,知道封印在晶核里的靈能泄漏,這枚晶核算是廢了。

    也有些資深收割者臉色一變,紛紛狐疑和驚訝起來。

    他們已經從過于濃烈的芳香中,嗅到一些征兆。

    通常只有毒性材料,香味才會這么甜膩的。

    果然。

    未知材料核心處刮取出來的粉末,放到毒素測試劑里不久,測試劑就泛出了粉紅色的泡泡,沸騰般翻滾起來。

    有毒!

    毒性很輕微,卻足以證明,這不是蛟龍之眼!

    這是所有人都沒見過,甚至沒聽說過,只有孟超才知道的妖龍之眼!

    “這……”

    頓時,所有收割者、買家和賣家神色復雜,看著孟超的眼神中,多了三分敬畏,七分困惑。

    廖飛俊目瞪口呆,瞬間冷汗直流。

    血狼戰隊的趙姓壯漢,把剛剛看著廖飛俊的崇拜目光,強化五倍,投向孟超。

    險些把毒性材料煉成藥劑吃下去的聶少,更是滿臉鐵青,非常不滿地瞪了廖飛俊一眼。

    寧舍我松口氣,看著孟超的眼神滿是欣賞。

    寧雪詩捂著嘴,指縫中漏出笑聲。

    而孟超的視界中,跳出全新的信息:

    【精英市民寧舍我被你指點,認識了一種全新材料,他的見識增長了,貢獻值+18】

    【普通市民寧雪詩被你指點,認識了一種全新材料,她的見識增長了,貢獻值+9】

    【普通市民廖飛俊被你指點,認識了一種全新材料,他的見識增長了,貢獻值+11】

    【精英市民……】

    【普通市民……】

    幾十條信息,幾乎所有人都被孟超指點,他們的見識都增長了,孟超則一口氣收割了五百多貢獻值。

    “哎,這個可以啊!”

    孟超眼前一亮。

    好像又開發了一條收割貢獻值的途徑。

    廖飛俊狠狠咬牙,正欲快步下臺,忽然,孟超叫住他。

    “等等,來而不往非禮也,剛才你送了我幾句話,現在我也送你幾句話吧?”

    孟超沉吟片刻,他倒不單單為了報一箭之仇。

    是真想指點廖飛俊幾句,看能不能再收割一些貢獻值。

    “我和寧老是忘年交,他是你爺爺輩,論輩分,我也應該是你爺爺。”

    孟超誠懇道,“不過大家年齡相仿,占你這么大便宜也不太好,既然你‘師叔師叔’叫著,那我不如自降一輩,勉強算是你的叔父輩吧,廖賢侄,現在孟叔叔要告訴你一些當收割者的道理。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以迷霧的詭譎叵測,異界的廣袤無垠,各種變異兇獸甚至妖魔鬼怪層出不窮,珍稀材料數不勝數,我們又怎么可能,認清楚全天下所有的材料?

    “就算再厲害的收割者,敢承認自己對某種材料一無所知,又有什么關系?不知道就學嘛,一點都不丟人的。

    “怕就怕一知半解,不懂裝懂,把妖龍之眼當成蛟龍之眼,你是出了風頭,別人吃下去,是要死人的呀!”

    廖飛俊啞口無言,臉色青紅交錯,嘴角不停抽搐,像是下一秒鐘就要發羊癲瘋。

    “當收割者是這樣,做人也是一樣,包括龍城的對外戰略。”

    孟超發自肺腑道,“現在我們對迷霧外面的世界還一無所知,就奢談什么‘鋼鐵洪流,狂飆突進,橫掃異界’,實在太狂妄了,正所謂‘文明不是毀于弱小,而是毀于傲慢’,廖賢侄,不是我說你,我覺得你這一段,真有些傲慢了。”

    廖飛俊氣得要跳起來。

    和他背景相當,險些被他坑害的聶少卻很不給面子地笑出聲。

    孟超眨眼,自己苦口婆心,半個貢獻值都沒增加。

    這個廖飛俊,這么油鹽不進的么?

    沉吟片刻,他覺得廖飛俊是誤會了。

    “別誤會,廖賢侄,我對打你臉什么的沒興趣,是真心指點你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你消消氣,回去好好想想我的話。”

    孟超十二萬分誠懇地說,“今后的世界,包括你的人生,或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你繼續這么狂傲,小心將來死無葬身之地。”

    “你——”廖飛俊怒極,“敢威脅我?”

    孟超委屈死了,這人怎么就聽不懂人話呢:“不不不,絕對不是威脅,孟叔叔是為你好,哪怕你現在不理解,沒關系,把孟叔叔的話裝肚子里,連同今天的事一起,沒事兒就翻騰出來仔細想想,爭取改變人生,成為一個更好的廖飛俊,總有一天,你會感謝……”

    孟超還沒說完,就被寧舍我和寧雪詩,一個抱著胳膊,一個捂著嘴,拉下臺去。

    “不好意思,各位,我這位忘年交是個……是個技術宅,心好,嘴笨,不怎么會和人打交道。”寧舍我幫他打圓場。

    “寧舍我!”廖飛俊氣瘋了,“你敢縱容這樣的瘋狗出來咬人,是否沒把我爺爺放在眼里?”

    “廖飛俊,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這話讓準備息事寧人的寧舍我也徹底火了,他瞬間變臉,聲色俱厲,“孟小友真是一點沒說錯,你爺爺只教你收割術,根本沒教你做人的道理!

    “孟小友是我帶來的,今天誰不給他面子,就是不給我白發鬼手的面子!你這小輩不給老頭子面子,我也懶得和你計較,直接去找廖三通算賬!”

    白發一怒,滿堂鴉雀無聲。

    廖飛俊咬牙:“你想怎么樣?”

    “我和廖師弟斗了幾十年,他放個屁我都知道是什么顏色,哼哼,想要趁我中毒,就踩到我頭上?那就讓他得償所愿吧!”

    寧舍我傲然道,“一個月后,‘鬼手’和‘毒手’公開較量,解決今天的矛盾,廖三通敢嗎?”

    “好,好,太好了!”

    廖飛俊等的就是這個,他狠狠瞪了孟超一眼,“那就一言為定,在場所有人都是見證,一個月后,‘鬼手’約戰‘毒手’,看看究竟是誰得了《試玉法》的真傳,到時候,你不要說我爺爺欺負你,是個雙手顫抖的殘廢!”

    “對付廖三通——”寧舍我瞇起眼睛,須發皆抖,“就算殘廢,也足夠了!”

    白發鬼手出馬,頓時掀起軒然大波。

    “鬼手竟然約戰毒手!”

    “難道寧鬼手的傷痊愈了,沒理由啊,現在的他不可能勝過廖毒手。”

    “這少年究竟是誰,見識如此淵博,還讓寧鬼手這般維護,寧鬼手不是他師父,那他師父到底是什么手眼通天的人物?”

    “孟超?我記住這個名字了!”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