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四十二章 師叔讓你走了嗎?
    趙姓壯漢倒不在意兩人的沖突,他只關心:“俊少,您覺得這枚‘蛟龍之眼’,大概估價多少?”

    廖飛俊隨口道:“525萬。”

    趙姓壯漢微微一怔:“這么精確,有什么說法嗎?”

    “當然有說法。”

    廖飛俊不慌不忙道,“以最近五年的市場行情來分析,四年前,我爺爺主持過一場秘密拍賣會,當時有一枚蛟龍之眼拍出了888萬的高價;兩年前,通過深網,曾有一枚蛟龍之眼以925萬的價格被神秘買家買走;而我的情報,現在有人出千萬以上的高價,收購品相完美的蛟龍之眼——此物吸收日精月華,蘊含極其豐富的靈能,又被兩種不同怪獸打磨了上百年,是不可多得的超級藥劑原材料,能幫超凡者沖擊更高境界,提升骨骼強度和肌肉柔韌性,把四肢都變成蟒蛇般強韌,一千萬,并不貴。”

    趙姓壯漢眼神一閃:“那么,為何我們血狼的這枚蛟龍之眼,只能賣五百多萬?”

    “很簡單,一千萬的要求是品相完美,但你們這枚蛟龍之眼,存在瑕疵。”

    廖飛俊輕輕打了個響指。

    一束青色火焰,從他的指尖竄出。

    他將青火靠近蛟龍之眼。

    頓時,蛟龍之眼反射出來的璀璨光華里,出現一條蜿蜿蜒蜒的丑陋陰影。

    就像美人臉上多出一條刀疤,別提多么刺眼和遺憾。

    “這是——”

    趙姓壯漢臉色一變。

    這個瑕疵,他們自己都沒發現。

    “我估計,你們在獵殺紅尾金蟒之時,一定發動了雷電系的殺招,引起蛟龍之眼內部的靈能紊亂,而在采集超獸晶核時,動作又太粗魯,磕磕碰碰,令蛟龍之眼的靈能徹底失控,沖破了這條極其細微的縫隙,雖然肉眼很難辨識,但靈能泄漏了三分之一,品相嚴重降低,煉制出來的藥劑,效果也要大打折扣,所以,我估價525萬,當然,你們若是不信,也可以去別處評估,我相信,價格不會差別太多。”

    廖飛俊面帶微笑,瀟灑而自信。

    趙姓壯漢臉上,一半欣喜,一半懊惱。

    喜的是獵殺怪獸,爆出極品。

    惱的卻是收割不當,極品的價值損失了一半啊!

    “這枚蛟龍之眼是誰收割的,這么粗糙?”廖飛俊皺眉問。

    “是我們隊長自己收割的。”趙姓壯漢想了想,還是實話實說。

    “那就難怪了,術業有專攻,能殺人未必能救人,能亂刀把怪獸剁成肉泥,也未必能精確收割,確保材料的價值最大化,你們血狼戰隊最近躥升速度很快,也是時候,找專業的收割者團隊來合作了。”廖飛俊道。

    趙姓壯漢重重點頭,信服道:“俊少所言極是,我回去就和隊長商量,和你們廖家合作!”

    廖飛俊微微一笑,扭頭向狐朋狗友中間叫道:“聶少,你最近不是正在沖擊三星超凡么,這枚蛟龍之眼正符合你的需要,給我個面子,550萬,你買下來?”

    那名“聶少”,亦是鮮衣怒馬,氣勢不凡的豪門子弟,聞言站了出來。

    廖飛俊解釋:“別說我宰你,這枚蛟龍之眼的品相雖然不好,卻剛好適合你修煉的《屠龍決》,相信一定能幫助你沖上三星境界的。”

    聶少哈哈一笑,果然很給面子:“行了,不用解釋,我還信不過你俊少?600萬,趙副隊長,你們血狼戰隊賣嗎?”

    趙姓壯漢喜出望外,忙不迭點頭:“賣,當然賣,謝謝聶少。”

    又向廖飛俊不住道謝:“也謝謝俊少指點,俊少真不愧是龍城收割者圈子的明日之星!”

    短短幾句話,不但將未知材料的來龍去脈說得一清二楚,又拉成一筆買賣,更用自己的人脈關系和專業知識,把價格提高了七十五萬,還令買賣雙方,皆大歡喜。

    這才是高端收割者的風采!

    一瞬間,廖飛俊成為全場矚目的中心。

    至于孟超,根本連被輕視的資格都沒有。

    開玩笑,大家都是上流社會,高端商務人士,很忙的,誰有空去輕視一個普通高中生?

    好吧,廖飛俊有空。

    “孟‘師叔’,我送你幾句話。”

    廖飛俊見不得孟超就這樣悄無聲息溜走,他雙手背負,淡淡道,“收割者是門檻極低而天花板極高的行業,想成為優秀的收割者,最講究家學淵源——因為各種奇珍異寶,都要從小研究甚至親手把玩,才能找到感覺。

    “或許你真的很有天賦,但礙于家庭環境,住在公租房里的你,顯然不可能接觸到‘蛟龍之眼’這樣的異寶。

    “這實在不是你應該踏進來的圈子,勉強削尖了腦袋擠進來,自己難受不說,萬一鑒定出錯,耽誤了買賣雙方的大事,你賠得起嗎?

    “我不知道寧老爺子究竟出于什么想法才選擇了你,但你自己,心里還是要有點數,否則,自誤誤人,害人害己!”

    此言一出,眾皆嘩然。

    孟超穿著九中校服,九中是區重點,不少學生的家境還可以,大家也摸不清他的來歷。

    現在聽俊少說,這小子還在住公租房,又有什么資格出席這么高端的材料交易會?

    廖飛俊的狐朋狗友先笑起來。

    九鑫的技術主管顧明更是大聲道:“這小子的底細我知道,他不但住著公租房,他爹還是我們九鑫的低級收割者,因為手腳不干凈,剛剛被掃地出門!”

    這下子,圈內人的議論更大聲了。

    也就是看在白發鬼手的面子,才沒有將孟超直接趕出去。

    孟超目光幽深,盯著“蛟龍之眼”,若有所思。

    廖飛俊以為他被嚇傻了,搖搖頭,向臺下走去。

    “俊少,聶少,我們來聊聊細節?”血狼戰隊的趙姓壯漢笑著追上去。

    寧雪詩氣得直跺腳。

    寧舍我捂著胸口想上臺,幫孟超挽回顏面。

    “慢著。”

    就在這時,孟超忽然開口,聲音平淡而冷靜,“既然你叫我一聲‘師叔’,師叔讓你走了嗎?”

    廖飛俊微微皺眉,腳步只放慢一點。

    “那個誰,廖飛俊是吧,你真以為,這是‘蛟龍之眼’?”孟超再次開口,聲音充滿狐疑。

    仿佛很奇怪,這么簡單的題目,廖飛俊居然都會答錯,還錯得這么離譜。

    錯得這么離譜,還敢出來裝逼?

    裝完逼,還他媽想走?

    廖飛俊、聶少和趙姓壯漢終于站定。

    “你剛才就說不知道,現在又玩什么花樣,還嫌自己不夠丟人?”廖飛俊沉下臉。

    孟超搖頭:“我的確不知道它是什么,只知道,不管它是什么,都不可能是‘蛟龍之眼’!”

    這句話,掀起陣陣噓聲。

    幾名資深收割者暗暗搖頭:“這的確是蛟龍之眼,廖飛俊身為‘毒手’的孫子,學識豐富,目光犀利,這少年死要面子,怕是還要栽個大跟頭。”

    “孟小友,別說了,快下來!”寧舍我急得不行,他也看出這就是蛟龍之眼,卻不知孟超還能怎么力挽狂瀾,這次卻是他把孟超害慘了。

    孟超嘆了口氣,滿臉給小學生上課的表情:“如果是蛟龍之眼這么簡單,我自然看一眼就知道。

    “但是,我在看第二眼時,卻發現有些蹊蹺,所以又細細觀察了五分鐘。

    “你能知道獨木草每三年結一次果,每次都有一定概率產生‘鬼眼果’,很好很好,看書還算用心,但你又知不知道,鬼眼果也是會變異的,會有極小概率,二次變異成更罕見的‘妖眼果’?妖眼果被金毛鬣豬吃掉,金毛鬣豬又被紅尾金蟒吃掉,最后凝結出來的晶核,怎么還能是‘蛟龍之眼’呢?應該叫‘妖龍之眼’才對。”

    “什么!”

    廖飛俊聽傻了。

    聶少,趙姓壯漢面面相覷,看到彼此眼底的驚訝。

    包括寧舍我,在場所有收割者,全都沉默下來,在腦海中飛快翻箱倒柜,搜索著“妖龍之眼”,卻是一無所獲。

    “什么‘妖龍之眼’,從沒聽過,怕不是你胡說八道吧,否則你剛才為什么不說?”廖飛俊怒斥。

    孟超有些無奈地嘆息:“因為‘妖眼果’有足足十五個不同的二次變異方向,凝結出來的‘妖龍之眼’也有十五個不同的品種,我是住著公租房的普通高中生,家里窮,沒什么見識,剛學收割和鑒定不久,雖然看出這是妖龍之眼,但想瞎了心也想不出,它究竟是哪種妖龍之眼,只能老老實實承認,自己一無所知了。”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