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十九章 黑暗中的希望
    “快,秘銀冷卻穩定液!”

    孟超將黃澄澄的晶核置入穩定液中,又擰緊瓶蓋,這才稍稍放心。

    “真是靈化神經球,非常新鮮,活性起碼在80%以上,品相完美!”

    收割者們圍著儲存器盯了半天,驚喜叫道。

    靈化神經球,高級怪獸獨有的變異器官。

    是普通神經球受到靈能滋養,長年累月沁潤出來的結晶體。

    經常被用來調制高級神經生長劑,對于修復脊髓神經損傷,有極好的效果;也可植入小型戰爭機械,制造“思考戰車”,市場價至少幾十萬。

    這玩意兒極脆又極不穩定,想從怪獸體內完美剝離出來,很不簡單。

    所以分給收割者的提成,也比普通材料要高,即便沈榮發再怎么刻薄,3個點還是要給的,那就是一萬多,兩萬塊啊!

    大老粗們已經找不到溢美之詞,來評價孟超這個天生的收割者了。

    “不止是重點高中的關系。”

    他們心想,“難道因為是黃花小伙子,所以雙手特別厲害么?”

    孟超也很高興,舉著半透明儲存器,仔細端詳。

    “小心點,剛剝離出來的靈化神經球活性很強,受不住劇烈震蕩的。”孟義山提醒一句,又笑起來。

    兒子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成長得超乎想象,自己真是多余操心。

    孟超應了一聲,緩緩轉圈欣賞,忽然臉色一變。

    他湊近觀察,眼底放出貪婪之色。

    “阿超,你……”知子莫若父,孟義山知道他動了心思。

    “對了,孟哥。”一名收割者忽然道,“小超去年受傷,問題主要就是脊椎神經吧?”

    “對啊!”另一名收割者眼前一亮,興奮道,“金幽靈的靈化神經球,可不就是最好的藥材?”

    大家對視一眼,再看看四周好像沒外人,意識到什么,呼吸都粗重起來。

    “夠了!”

    孟義山深深皺眉,奪過存儲器,臉色黢黑道,“阿超,別想了,這是人家拼死斬殺的戰利品,我們只是代為收割而已。”

    孟超想解釋:“爸,我不是……”

    “我知道你想考本科,也知道去年受傷,對你打擊有多大,說來說去,都是爸沒本事。”

    孟義山的雙眼混濁,聲音沙啞卻堅定,“但就算我們再窮,再沒辦法,也不能拿別人的東西。”

    孟超苦笑。

    老爸真是誤會了。

    經過火種治療,他的傷已經好了一大半。

    剩下一小半,再賺貢獻值就是,未必要靠靈化神經球,而且這也不是……

    “別怪爸,為了你考大學,爸可以想任何辦法,但這件事真不行,留下污點,你一輩子都毀了,就算沒人發現,你也會良心不安,永遠不開心。”

    孟義山低聲道,“阿超,你的收割術沒話說,但是,當收割者最重要的不是技術,而是……管住自己的手。

    “這是一個經常會見識天材地寶的職業,久而久之,動了歪心思,伸了不該伸的手,結果身敗名裂,下場凄慘,這種事圈子里天天都有。

    “如果你真的控制不了自己,哪怕再有天賦,我都不會把你帶入這行,隨便你出去干什么工作,只要堂堂正正,能挺直腰板做人,開開心心吃飯,就永遠是我的好兒子!”

    面對老爸的義正辭嚴,孟超想了想,暫時放棄了辯解的打算。

    反正等這枚材料深度加工之后,自然有個說法。

    姓沈的該給他們多少錢,一毛都別想少,少了最好,自己趁機把事情鬧大,自然能把老爸他們拉出來自立門戶,嘿嘿。

    “爸,別說了,我能控制住自己。”孟超再不看儲存器一眼。

    “阿超,你……休息一下吧。”孟義山于心不忍。

    “小超,過來這邊,吃點東西。”收割者們非常惋惜,紛紛招呼。

    收割甲殼類怪獸,是很費力氣的工作。

    孟超有超卓的意識,身體畢竟才十七歲,前半夜干了兩個小時的怪獸,后半夜又干了兩小時的怪獸,這會兒放松下來,雙臂酸脹,十指鉆心似的疼痛。

    他呷了一口滾燙的自加熱高能營養餐,慢慢用完美級《基礎槍法》附帶的秘法,活絡著十指。

    人脈,本錢,尸源……

    他也在思考。

    忽然,嗚咽的風中,傳來不同尋常的聲音。

    孟超腦海中,一枚前世記憶碎片閃了一下。

    他的耳朵高高豎起,表情比剛才見到靈化神經球更加驚喜。

    沒聽錯吧,這難道是?

    孟超霍然起身,瞬間恢復精神。

    搞不好,這次有辦法挖到第一桶金了!

    “爸,各位大叔,我忽然累得不行,你們慢慢干,我先去收割者營地休息一下,營地在鋼鐵廠正門口對吧,沒事,你們忙,我自己去好了!”

    孟超說著,拔腿就跑。

    “你慢著點,小心被怪獸尸體絆倒,割傷了手腳!”孟義山只能在后面大聲叫道。

    見兒子的身影消失在沉沉夜幕中,中年漢子攥緊了拳頭。

    “喂,沈哥嗎,我們剛剛開了一頭金幽靈……”他給沈榮發打電話。

    “什么!”

    電話那頭的尖叫,所有收割者都能聽到,“你瘋了,金幽靈也是你能開的,為什么不等顧主管?弄壞材料,小心虎爺廢了你!”

    孟義山隔著電話被噴了一臉口水,但他連眼皮都沒眨半下,繼續低聲下氣地說了幾句。

    掛了電話,小心翼翼拿上儲存器:“哥幾個,我把靈化神經球拿給沈哥去處理,這玩意兒不穩定,就算放在秘銀溶液里,也很容易失控的。”

    兄弟們誰還不知道他的心思,“孟哥,你想從沈哥手里,把它買下來?”

    孟義山眼神一閃,低頭看著臟兮兮的防腐蝕工作靴,小聲道:“這是阿超唯一的希望。”

    “沈哥不好說話。”

    兄弟們搖頭,“他不會給你員工價,說不定還要殺你一刀,再說,員工價,你就有錢?”

    “我想好了,自己還能干幾年,大不了不當你們隊長,直接和沈哥簽個長期合同,預支今后幾年的工資。”孟義山說,“沈哥早想和我簽‘二級合同’,他會答應的。”

    “你瘋了?”

    兄弟們大驚失色,“二級合同,要去處理極度危險的高級怪獸,這些畜生體內蘊藏強大靈能,很容易尸變成不死生物,甚至是生化炸彈,收割這種畜生,比排地雷還危險,分分鐘粉身碎骨的!”

    “沒事,我心里有數。”孟義山硬梆梆說,“你們繼續,我去去就回。”

    他捧著儲存器,就像捧著一份水晶般脆弱的希望,跨過猙獰丑惡的怪獸尸體,深一腳淺一腳,朝黑暗里走去。

    ……

    兩條街外,一棟熊熊燃燒的崩塌建筑前。

    這里只有一頭怪獸,就像放大百倍的蜘蛛。

    偏偏擁有大量豺狼的特征,甲殼類和哺乳類的器官詭異融合到一起,周身覆蓋著一層短硬的金色絨毛,泛出獨一無二的王者氣息。

    它的頭胸結合處有一道開膛破肚的致命傷,卻還沒死透,布滿尖刺的背殼上,七只猩紅的眼睛滴溜溜亂轉,釋放著最后的殘暴。

    腹腔后面還一鼓一吸,尖嘯聲如同邪惡的詛咒。

    一老一少兩名收割者,看著這頭猙獰的怪獸,就像看著砧板上的魚肉。

    老者鶴發童顏,雙眸綻放異彩,有一圈圈光環鑲嵌在瞳孔外面。

    少女面容稚嫩,眉眼間卻縈繞著淡淡的傲氣,環抱胸前的雙手佩戴一副非金非鐵,薄如蟬翼的雪白手套。

    “雪詩,最近《反關七解》學得不錯,今天這頭‘七眼狼蛛’就讓你練手。”老者聲音醇厚,輕描淡寫。

    “八分鐘,爺爺,我八分鐘解決戰斗。”

    寧雪詩單膝跪下,打開一個精致的銀白色工具箱。

    工具箱像是玲瓏寶塔,開啟后分成七八層,層層琳瑯滿目,都是奇形怪狀的收割工具,比孟義山的錛鑿斧鋸要精細十倍。

    唰唰唰唰!

    少女十指輕點,刀片像是蝴蝶,在指尖翩翩起舞。

    忽然,蝴蝶消失,她輕哼一聲,不滿地朝旁邊望去。

    踏踏踏,街道那頭,有人跌跌撞撞跑過來。

    連夜激戰和收割,累得膀胱都疼,孟超上氣不接下氣,扶著膝蓋大口喘息。

    “爺爺,有人。”

    寧雪詩柳眉一挑,小聲嘀咕,“懂不懂規矩,我家的手法,也是能隨便看的?”

    老者抬眼一看,看到孟超防護服上的“九鑫”標志和胳膊上的“實習”紅箍,不由笑起來。

    “算了,是一家民間小公司的實習生,并不是真正的收割者,自然不懂規矩。”

    老者溫和道,“這些社會上的小家伙,其實很可憐,沒有傳承,學不到精妙的技巧,收割怪獸時很容易受傷,都是拿命來拼的。

    “既然有上進心,讓他瞧兩眼吧,能學到多少,看他的造化了。”

    “爺爺,你最近心腸越來越軟了。”

    寧雪詩嬌嗔,又瞪了孟超一眼,“喂,好運氣的小家伙,在附近實習,卻跑這里偷師?也算你有幾分眼光。

    “真想學,就機靈點,看到旁邊的茶杯沒有,端茶遞水,把我爺爺伺候好了,這可是別人搶都搶不來的機會呢!”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