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十六章 收割者
    異界充斥著靈能和各種輻射源,生命體的新陳代謝更快,細胞更活躍,基因更不穩定,很容易突變出全新的器官形態和超凡能力。

    而死后,也更容易腐敗變質,各種古老而神秘的病菌會在尸體內急劇繁殖,控制尚未腐爛的神經索和肌肉束,把尸體變成喪尸之類的不死生物,甚至極度危險的生化炸彈。

    怪獸尸體是龍城發展的寶貴資源,甚至是迷霧籠罩下,唯一的戰略資源,必須爭分奪秒收割。

    一旦器官變異,材料腐敗,收獲的資源抵償不了消滅怪獸耗費的資源。

    就算殺光怪獸,也是輸了。

    很多時候,強者忘我廝殺,等激戰結束,怪獸尸體不是變成不死生物,還得再殺一次,就是腐爛得不成樣子,所有資源統統報銷。

    更糟糕的情況,尸體膨脹十幾倍,“砰”得爆炸,把各種攜帶致命病菌的黏液炸出上千米,污染空氣和水源,甚至會引發瘟疫。

    久而久之,就誕生了“收割者”這一輔助職業。

    專門跟在強者身后,爭分奪秒,打掃戰場,連一滴怪獸血液和一塊怪獸糞便都不放過。

    “對我來說,收割者是現階段的最佳輔助職業——能搜集珍稀材料,開拓人脈圈子,結識各種強者,而且近水樓臺先得月,更容易弄到修煉資源。

    “既然前世干了十年,覺醒和升級都不會太貴,那做生不如做熟?”

    想到這里,孟超毫不猶豫投入貢獻值,覺醒了《初級收割術》。

    隨著太陽穴一陣刺痛,面部肌肉全都抽搐起來,腦域深處浮出大量細節。

    甲殼類怪獸的收割方法……

    哺乳類怪獸的收割方法……

    爬行類怪獸的收割方法……

    飛行類怪獸的收割方法……

    還有大量錯綜復雜的怪獸結構圖,心肝脾肺腎的摘取方法,數百種黏液、酸液、毒液的鑒別和搜集方法,怪獸尸變的各種跡象,怪獸尸體即將變成生化炸彈的征兆……

    還有大量記憶碎片,都是他和父親在一起收割的場景。

    無數畫面重疊,將資深收割者的豐富經驗,烙印在他的大腦皮層上。

    疼痛和快意如影隨形,他情不自禁伸出雙手,握著并不存在的屠刀和解剖刀,十指輕盈舞蹈,盡情揮灑和收割。

    孟超發現自己選對了。

    覺醒《初級收割術》用了998,隨后,只花了1355貢獻值,就突破“普通級”,沖上“專家級”。

    接下來,“專家級《初級收割術》”和“完美級《基礎槍法》”還產生了某種……類似“連攜”的效果,在腦海中,又爆出大量稀奇古怪的怪獸弱點和結構。

    都是這個時代,聞所未聞的全新怪獸。

    “是了,對收割者而言,最重要就是了解怪獸的器官和結構,而對一名優秀的槍手來說,最重要也是洞察怪獸的結構和弱點,這兩個技能是高度相關的。

    “前世的我,正因為跟老爸當了十年收割者,解剖了上萬頭怪獸,后來,才能掌握完美級的基礎槍法,勉強成為一名三流高手。

    “哈,現在前世記憶中的大部分怪獸還沒進化出來呢,豈不是說,當他們出現時,我將是整座龍城,最了解他們的人?”

    孟超咧嘴一笑。

    鼻血又噴了出來,嘩嘩的。

    孟義山回到家,急匆匆收拾了東西又要走:“素心,下面收工了,待會兒記得去街道取咱家那份,他們非說超獸是我重創的,分給咱家的黑甲蟲肉特別多,這玩意兒不經放,你早上就弄點給兩個小的吃,再讓他們帶些去學校,阿超,小草,你們早點睡,我去城北戰場了,那里等著收割呢。”

    孟超捂著鼻子站起來:“爸,我和你一起去。”

    “嗯?”孟義山一怔。

    “我這副樣子,高考未必如意,與其隨便找個工作,不如當收割者,搏一搏。”孟超聳聳肩。

    孟義山看兒子“孱弱”的模樣,心想這孩子十有八九是考不上大學了。

    如果不上大學,收割者的確是普通人能找到最好的工作。

    危險系數當然很高。

    戰場瞬息萬變,誰也不敢保證,收拾戰利品時,會不會有新的怪獸殺過來。

    有些怪獸生命力強悍,貌似死去很久,仍能發起致命一擊。

    怪獸尸變,毒血、酸液和致命孢子,都有可能讓收割者一命嗚呼。

    但高風險的另一面,就是高回報。

    別的不提,就說長年累月接觸怪獸尸骸,受到獸血滋潤和晶體輻射,覺醒超凡力量的概率,都比尋常職業要高。

    自從兒子去年受傷,雖然一直強顏歡笑,但孟義山如何會看不出他心里的落寞?

    當爹的一直在苦思兒子的出路,早就和公司領導打過招呼。

    “好,我帶你去見識一下!”今日一戰,讓老父親看到兒子的成長,孟義山下了決心。

    “哥,你真準備當收割者?”家門口,白嘉草抓著哥哥的手,死死不放。

    看著小丫頭滿臉關切,孟超心里涌動一股暖意。

    終究兄妹情深,聽說哥哥要去做這么危險的工作,就算黑夜魔女,也有些擔心的吧?

    “那你如果再遇到黑甲蟲這樣好吃的怪獸,記得帶點回家啊!”就聽小丫頭很認真地叮囑。

    “……”

    孟超深吸一口氣,心想,“都是我的錯,我果然不該對黑夜魔女抱有太高期待的。”

    ……

    迷霧漸漸散去,通訊頻道恢復清晰。

    城北戰場大局已定,怪獸尸體堆積如山,正需要收割者大顯身手。

    早有軍用卡車停在各小區門口,車廂兩側噴涂著“資源回收”的標志。

    兩父子用安全帶把自己綁在車廂里,伴隨卡車碾壓怪獸尸體的顛簸,一路朝城北飛馳。

    越往北走,迷霧越濃,龍城和異界空間互相侵蝕也越厲害。

    到處都能看到怪獸猙獰的尸體,如一尊尊奇形怪狀的雕像,散發著刺鼻的氣味。

    還有瘋狂變異的樹木和藤蔓,全都攀附在人類建筑上,短短幾個小時的生長,幾乎就把建筑吞噬,令鋼筋混凝土的城市,變成郁郁蔥蔥的原始叢林。

    孟超還看到一頭霸王龍般的巨獸,胸口被反坦克炮轟出一個窟窿,流淌了滿地幽藍色的血液。

    卻沒死透,鑲滿獠牙的血盆大口,仍舊一開一合。

    “阿超。”孟義山忽然道,“我越琢磨越覺得不對勁,剛才那頭超獸,好像不是我打中的。”

    “爸,你眼力真好,的確不是你,是我一槍爆頭。”孟超很老實。

    “你——”孟義山啞然失笑。

    “不信?”孟超道,“難道你沒聽過,人在危急關頭會爆發出無窮潛能,比方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母親為了救出廢墟中的孩子,竟能徒手搬動好幾百斤的石塊,我為了保護家人,覺醒超凡力量,又有什么奇怪?”

    他開始為自己的力量做鋪墊。

    “有道理。”孟義山一拍大腿,恍然大悟,“你提醒我了,難道是我為了守護你們,無意中覺醒了超凡能力,突然變強了?”

    “……老爸,沒想到您都一把年紀了,還有一顆超凡之心啊!”孟超嘖嘖稱奇。

    “這叫什么話,在龍城,誰還沒顆超凡之心,而且你爸很老嗎?”孟義山不滿,“就許你們小年輕做白日夢,憑什么中年人就不能超凡了!”

    “別生氣,爸,我不是這個意思。”

    孟超訕笑,“如果您真想超凡,我安排一下,改天抽個時間,帶咱們全家都超個凡吧,哦,我妹還是算了,她超了凡太麻煩,就你和我媽,等你們超了凡,好好管管她。”

    “你小子,越來越不著調了。”孟義山忍不住伸手,在兒子額頭敲了一下,頓了頓,又道,“說正經的,收割者不好干,要膽大心細手黑,待會兒你別緊張,學著點兒。”

    “爸,我不緊張。”

    “怎么可能不緊張,真正的戰場和咱們小區不是一個概念,成千上萬頭怪獸,尸山血海,你能不緊張?”

    “爸,我真不緊張。”

    “緊張就緊張,兩父子怕什么呢,想當年,你老子第一次當收割者,見了那么多怪獸尸體,聞到刺鼻的臭味,我緊張得都尿了,你尿了么?”

    “我真不……算了,我緊張,我尿了。”

    “這就對了嘛,傳你個秘訣,第一次當收割者,在褲襠里墊一塊尿不濕,真的,很多高級怪獸的氣味,會刺激人體中樞神經,膀胱怎么都控制不住,所以新人都墊尿不濕,有人墊了好幾年呢。”

    “爸,三更半夜,哪兒弄尿不濕去啊!”

    “好兒子,瞧,這是什么,待會兒到了地方,先找個墻角換上,我幫你把著,不丟人。”

    “……爸,我忽然對高考充滿了信心,我不當收割者了,你放我回家吧。”

    兩人正說著,顛簸劇烈起來。

    防爆輪胎碾壓怪獸尸骸,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

    臭味如觸手,滲入車廂,屏住呼吸都擋不住,非常刺眼。

    到城北了。

    車輪碾過一個巨大的彈坑,半車人都跳了起來。

    火藥和血腥味,一浪高過一浪,沖擊著人們的心臟。

    遠處有幾棟尖叫的建筑,一半倒塌,一半燃燒。

    借助熊熊火光,孟超看到幾輛癱瘓的六足爬行式晶石戰車。

    厚重的裝甲被怪獸的刃肢輕而易舉撕裂,好些士兵都四分五裂地散落在車廂里。

    還有不少士兵缺胳膊斷腿,臉色慘白,一聲不吭地接受著治療。

    怪獸的下場,卻比人類更慘烈十倍。

    無論蛇蟲鼠蟻還是豺狼虎豹,都被燒成黑黢黢的焦尸,又被撕得支離破碎。

    這些被鋼鐵洪流碾壓的怪獸,基本沒有收割的價值。

    “當兵的活兒都太糙了。”

    收割者們不以為然地搖頭。

    怪不得這年頭,軍隊只是對抗怪獸的輔助,關鍵還要看超凡者的。

    都按軍隊狂轟濫炸,把所有怪獸碾壓成渣的打法,爽是爽了,但浪費大量槍支彈藥和士兵的寶貴生命,卻撈不回半點好處。

    不出三年五載,龍城就要資源枯竭,活活餓死,困死了。

    “今天我們公司負責鋼鐵廠東邊,五福路一帶的資源回收作業。”孟義山向孟超介紹,“超凡者用冷兵器,宰殺了好幾千頭怪獸,尸體保存很完整,能回收多少資源,就看我們的了。”

    卡車停在龍城鋼鐵集團門口。

    夜空有不少超凡者飛過,如五彩繽紛的流星,繼續往更北方,追殺潰散的怪獸。

    四周都是收割者,打著不同旗號,分配作業區域,爭分奪秒。

    “孟哥。”

    十幾名皮膚黢黑,氣質樸實,筋肉強健的中年漢子迎了上來。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