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第十章 重回巔峰
    正想著,門鈴響了。

    是居民委員會的曹大媽。

    后面跟著三個戴戰術護目鏡,穿迷彩服,神色很彪悍的板寸頭。

    四人膀子上都綁著紅箍,上面寫著“聯防”。

    “一家都在吶,吃了嗎?”

    曹大媽往屋里看看,“今晚鬧怪獸,我們來看一下各家的武器整備情況,呦,喝酒啦!”

    “沒喝多少,肯定沒醉。”

    孟義山有些不好意思,給迷彩服敬煙。

    為首的迷彩服擺擺手,謝絕香煙,掏出酒精測試器讓孟義山吹了一口。

    見酒精濃度的確不高,這才點了點頭,表情活絡一些。

    “這是咱們小區新上任的聯合防御戰術小隊,李隊長。”曹大媽介紹。

    孟義山急忙握手:“李隊長好!”

    “李大勇。”

    聯防隊長和孟義山握手,聲音很低沉,“剛才聽曹主任介紹,您是老前輩,當年軍隊里的王牌射手,怎么樣,家里武器彈藥還夠嗎?”

    “好漢不提當年勇,幾十年前的事了。”孟義山一招手,“阿超,把家伙事兒都拿出來。”

    孟超應了一聲,搬走小沙發,單膝跪地,掀開地板。

    從暗格里取出一支沖鋒槍,一支半自動步槍,一支手槍,還有兩枚手雷。

    孟義山想要按照流程,將槍械拆裝一遍。

    誰知他才走了半步,孟超的雙手就化作兩團灰霧。

    只聽一陣“咔嚓咔嚓”的聲音,所有人都眼前一花。

    好似魔術表演,孟超面前的槍械都變成了最基本的零件。

    孟義山愣住。

    李隊長“咦”了一聲。

    孟超淡定,雙手甩動,十指仿佛擁有生命的精靈般輕盈跳躍,又在短短數秒之內,將混合在一起的零件分離,組合成了三支槍械。

    覺醒了《基礎槍法》,雖然只有“普通級”,也挺爽的。

    他仍沒起身,以跪姿將半自動步槍抵在肩頭,駕輕就熟地檢查瞄準具。

    槍械就像肢體的延伸,散發著淡淡的殺氣。

    半秒鐘后,孟超點頭,將半自動步槍丟給李隊長。

    李隊長一把抄住,站姿抵肩,只一眼,便有些動容:“好槍,保養得好,調校得更好,指哪打哪!”

    “這是孟超,九中的高材生。”曹大媽笑得眼睛都瞇起來。

    他們這種公租房小區,能出一個區重高的學生,很不容易。

    “原來如此,好小子,要是加入軍隊,一定也是王牌射手!”

    李隊長贊了一句,繼續道,“怎么樣,家里子彈還夠嗎?”

    “普通子彈還有三百發,穿甲彈只剩下兩個彈夾,二十發。”孟義山說。

    “行,既然一家有兩個玩槍的行家,子彈不能少,我再分配給你們二十發穿甲彈,一百發普通子彈,真的刷出怪獸,希望你們為小區爭光!”

    李隊長揮手,兩個迷彩服數出子彈,讓孟義山簽字,交接清楚。

    孟義山樂呵呵接過彈夾,得寸進尺道:“二十發穿甲彈實在太少,還有手雷也不夠了,不能再給點兒嗎?”

    “沒辦法,老前輩。”

    李隊長嘆氣,“誰叫咱們小區去年殺死的怪獸數量不達標,沒評上五星小區呢?上頭只撥發了這么點兒槍支彈藥,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

    “那能怪我們嗎?”

    孟義山說,“天福苑沒有孬種,可咱們是舊城的老小區,當年怪獸在這兒被咱們殺怕了,好久不往咱們這兒跑,上哪兒殺去?”

    “這不是很好嗎,您還想著整天有獸潮往咱們這兒殺過來?”

    李隊長笑笑,“克服克服吧,老前輩,只要今年能評上五星小區,明年咱們的彈藥基數提高20%,到時候就富裕了。

    “對了,萬一真的刷出怪獸,別忘了搜集彈殼——龍城資源匱乏,子彈都要復裝的。”

    “知道,打了幾十年怪獸,我還能不知道?”孟義山送曹大媽和李隊長出去,去隔壁706敲門。

    “老孟。”

    曹大媽小聲說,“706的王奶奶,兒子媳婦都犧牲了,孫女住校,家里就她一個人,老太太性子拗,死活不肯去避難所,待會兒真鬧了怪獸,你多費心啊?”

    “行,真有情況,我把老太太請到我家里。”孟義山答應。

    “嘀咕什么呢,背后說老太婆的閑話吶?”

    706房門打開,一個滿臉皺紋,牙齒都掉光的白發老太婆,揮舞著特大號的霰彈槍,中氣十足地吼叫。

    好容易把王奶奶糊弄過去,孟義山回家,分配槍支彈藥。

    “阿超,沒想到你們高中的槍械教育搞得這么好,那行,今天讓你過過癮,用二二杠,我再給你二十發穿甲彈,記住,用穿甲彈時,要加裝強化套件的。

    “素心,你揣好手槍,腿疼就別站著,我把你的輪椅調到戰斗模式。”

    孟義山自己抄起沖鋒槍,熟練地摩挲幾下,又“嘖”一聲。

    沒想到孟超能把槍組得這么好。

    瞄準具的調校,也兼顧到了他的射擊習慣。

    “爸,我呢?”

    白嘉草望眼欲穿,“你讓媽把手槍給我,我們初中都教怎么打槍了,我的實彈射擊成績還是第一名呢!”

    “你個小丫頭片子玩什么槍,給你這個。”孟義山從后腰抽出一柄模仿狗腿形態,寒光閃閃的冷鋼反曲軍刀,“這也厲害著呢,當年你老子就用它,一刀剁下一頭‘荒狼’的頭!”

    白嘉草嘟噥:“這個故事你都說八百多遍了。”

    孟義山瞪眼:“什么?”

    白嘉草縮頭,扁著小嘴:“老爸,我們班好多同學,家里都讓他們用槍,我同桌麗麗,上回還用火箭筒呢!”

    孟義山冷笑:“麗麗用火箭筒,你也要用,那上回家長會,老師說人家麗麗站樁能一口氣站三個鐘頭,你咋站不了?”

    白嘉草嘴硬:“我,我不是站不了,我是覺得初中里的樁功太簡單,太無聊了!”

    爸媽根本不信。

    孟超也湊過來,滿臉嚴肅:“沒錯,現在高考對樁功的要求越來越高,我們高中老師再三強調,一不怕苦、二不怕累、三不怕煩,樁功、呼吸法和冥想法,這是三位一體,修煉的基礎。

    “爸,媽,我看小妹這段是有些浮躁,還是要好好教育,以后讓她每天回家,也站兩個鐘頭樁吧?”

    白嘉草倒吸一口冷氣,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孟超:“你,你好毒!”

    孟義山和白素心對視一眼,擺出一副和藹的笑臉:“小草,你哥說的對,不如……”

    “不如我還是用刀吧,很多絕世強者都用刀!”

    白嘉草急忙接過狗腿刀,甩出幾個漂亮的刀花,又接過刀鞘,綁到小短腿上,偷偷瞪了孟超一眼,氣咻咻繼續洗碗去了。

    晚上八點。

    全小區準時切斷電力和靈能供應。

    所有能量都要集中起來,供應探照燈、高壓電網以及自動化防御系統。

    厚度超過二十公分的合金裝甲落下,遮蔽各家各戶的窗口,只留下拳頭大小的射擊孔和觀察孔。

    自動戰斗堡壘從便民菜場、小超市、小廣場和小學校底下升起。

    從居民委員會隆隆駛出一輛傷痕累累的老式反怪獸自走炮,聯合防御戰術小隊也開出一輛銹跡斑斑的步兵戰車,組成機動力量。

    天福苑,要塞化完成。

    房間里一片昏暗,大家早早躺下,閉目養神,準備廝殺。

    只剩下晶石收音機,還在斷斷續續發布著最前線的消息:

    “第一波怪獸在城北煉鋼廠一帶出現,正在突破五福路防線,怪獸主力為火焰黑甲蟲群,數量一千左右,軍隊和超凡者已經投入戰斗。”

    “九沙區出現零星怪獸,居民正以街道和小區為單位,就地獵殺。”

    “注意,迷霧降臨,靈能紊亂,有可能干擾人類的腦電波,而很多怪獸也有精神攻擊能力,為了緩解緊張,提升士氣,確保全體市民的精神健康,下面是地球時代的經典軍歌聯播。”

    “……向前方!我們的血氣方剛!嶄鋒芒,震虎狼!

    隨著迷霧越來越濃,空氣中游離的靈能越來越狂暴,無線電波的干擾也越來越嚴重。

    慷慨激昂的軍歌漸漸模糊,只剩下“沙沙”聲。

    居民們關掉收音機,隔著厚重的鋼筋混凝土和合金裝甲,聆聽遠處的炮聲。

    炮聲令人心安,這是人類的咆哮。

    孩童在父母的懷抱里,聽著隆隆的炮聲,睡得很香。

    ……

    孟超反鎖房門。

    家里只有兩室一廳,原本爸媽睡主臥,白嘉草睡次臥,他在客廳里搭行軍床。

    到了高三下半學期,為了讓他安心備考,白嘉草和哥哥臨時調換了房間。

    “咕嘟。”

    孟超擰開一瓶高能營養劑,大口吞下。

    學校老師說,高能營養劑蘊藏豐富靈能,是普通怪獸血肉的百倍以上,每次服用都要小心謹慎,最好用瓶蓋,分小勺服用。

    服下之后,立刻站樁、沖刺、轟拳,進行高強度修煉,才能令藥力釋放,溫和地滋潤每一顆細胞。

    孟超卻像炎炎夏日的午后,喝冰鎮肥宅快樂水一樣痛飲。

    伴隨著狂暴靈能涌入血脈,孟超體內發出一連串雷鳴般的聲響。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放飛自我一年,漸漸萎縮的細胳膊細腿,還有干癟的胸膛,全都鼓脹、充盈起來。

    頭發和皮膚漸漸有了光澤,能隱隱看到毛孔中溢散出絲絲熱力,在周身形成兇獸般的氣息。

    雙眸更是炯炯有神,鷹隼般銳利。

    孟超喝得過癮,一瓶接一瓶,將剛剛賺到的營養液和藥劑揮霍一空,才意猶未盡地打了個飽嗝。

    “痛快!”

    仿佛主戰坦克填滿了燃料和彈藥,他哈哈一笑,隨手出拳,拳鋒破空,發出“嘶嘶”如毒蛇撕咬的聲音。

    比起楚飛熊的重拳,孟超的出拳聲更尖銳,像是所有力量都壓縮到一點,在實戰中,更具備恐怖的破壞力。

    “力量又回來了。”

    孟超捏緊拳頭,掌心仿佛攥著一塊燒紅的鋼鐵。

    雖然治療進度還不到七成,孟超卻覺得,自己已經超越了高二時的巔峰。

    “這種不斷變強,一寸寸扼住命運喉嚨的感覺,真爽。”

    他一口氣刺出上千拳,又做了三分鐘不間斷的高抬腿原地跑,出了一身酣暢淋漓的大汗,將藥力吸收得涓滴不剩,正欲枕著半自動步槍,養足精神。

    忽然,聽到墻壁另一邊,傳來輕輕的“咔嚓”聲。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