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無限血核 > 第160節:廢棄魔像
    紅色的光在頭頂不斷閃爍,映照在每個人都緊張凝重的臉上。

    神明是非常稀少的,傳奇級別已然是世間巔峰,如果擔任俗務,通常是大國之主,強大聯盟的盟主,學派派主等等。鬃戈、痂沙這類白銀級別的超凡者,往往是一城之主,或者中型組織的頭領。兩者對比起來,巨大的差距一目了然。

    傳奇級別的人物,通常都是在傳聞中聽聞。而就算沒有切身的體會,眾人看著大大小小木箱中的煉金軍火,都能充分感受到戰販的強大。

    黃金級的大炮一炮下去,眾人直接玩完。

    取任意一箱煉金箭矢,只需要十分之一的箭矢齊射,在禁魔環境下,幸存者們會輕易覆滅。

    “快、快、快!”

    “把那些箭頭能裝的都裝上!”護教騎士們大聲呼喝著。

    有他們在,就輪不到鬃戈這個半獸人指揮了。

    完整的煉金箭矢,以及煉金弓弩,在禁魔環境下,還不如普通的弓弩。

    煉金燧發槍也是如此。沒有魔力或者斗氣的灌輸,都發不了槍彈。

    眾人都拿取煉金箭頭,將其套裝在自己的箭桿上。

    令人非常遺憾的是,這些貨箱中沒有一件甲胄或者盾牌。不管是戰販,亦或者黑辮子、大轟的軍火產品,都不太涉及防具。

    大個子拼盡全力,想要拖出大炮,結果黃金大炮紋絲不動。

    他雙腿的傷勢,已經在幾天前就被治療好了。

    痂沙每天都會向大個子施展神術治療重傷、神術斷肢重生。大個子因此擺脫了用雙手爬行的辛酸困苦的處境,只是體能上還比較虛弱。

    大炮太沉重,最終是鬃戈、針金、大個子三人一起合作,才將黃金大炮拖出來,并且將炮口對準了大門。

    眾人結陣后,嚴陣以待。

    結果過了好半天,仍舊是警報聲和頭頂的紅色閃光,大門毫無動靜。

    “就像我們之前猜測的,戰販那邊一定出現了問題!”

    “看來他的狀況很不妙,居然連煉金工廠中都沒有防御力量了。”

    “不要大意,或許它們正在集結,或許門后是一支大軍。”

    痂沙、針金等人議論交談。

    又等待片刻,仍舊沒有敵軍出現。

    神術——偵測魔法。

    神術——偵測魔法。

    神術——偵測魔法!

    痂沙一連使用了三次神術,都偵查不到門后的虛實。

    “不行……”他嘆息一聲,“這扇大門是煉金工廠的一部分,我的偵測魔法只有白銀級數,不能偵查到什么有用的情報。”

    按照推測,煉金工廠是戰販的法師塔,傳奇級別的法師塔等級很高。

    而之前能偵查到木箱中的貨物,是因為這些煉金軍火并不是煉金工廠的部分。

    眾人都全面武裝了一遍。

    箭頭都換成了煉金箭頭,并且爆炸啞鈴一人至少配備三個。

    鬃戈等人配給的更多。

    黑卷對此表示憂慮,因為爆炸啞鈴這種消耗性的投擲武器,很容易誤傷友軍甚至是自己。

    左等右等,還是沒有任何的敵人出現。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眾人不可能一直都緊繃著神經嚴陣以待的。長時間維持這種狀態,對個人的體能、精神都是巨大的消耗。

    “既然如此,我們就打過去!”針金的提議得到了一致的贊同。

    首先,要破壞眼前緊閉的大門。

    眾人先用套裝煉金箭頭的箭矢設計,一次次小型爆炸之后,大門完整無缺,只是表面涂上了一層灰黑之色。

    “我要投擲爆炸啞鈴了。”鬃戈提醒,眾人謹慎后退。

    鬃戈手持著一個啞鈴,瘋狂上下搖晃,然后猛地投擲出去。

    啞鈴撞擊到大門上,頓時轟的一聲巨響,隨后燃燒起熊熊熱焰。

    滾燙的氣浪不斷撲擊眾人的面頰,眾人再次后退,大多數人第一次見到爆炸啞鈴的威力,都流露出震撼之色。

    就連鬃戈、黑卷等人都有些異色。

    一位護教騎士重新打量自己的爆炸啞鈴道:“這些爆炸啞鈴威力比我記憶中更大了許多,應該是新型的改良版。”

    然而,火焰消退之后,大門居然還是完好無損。

    “看來,只有用煉金大炮了。”針金咬牙。

    眾人面色凝重。

    在這個封閉的地下空間動用大炮,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如果威力太大,導致塌方,眾人很難生存下來。

    而如果沒有轟炸掉大門,狹小的空間因為劇烈的爆炸和燃燒,眾人也會被殃及,從而損失慘重。

    但是除此之外,沒有辦法

    痂沙雖然能夠充分發揮,但攻擊神術的威能有限,對大門無可奈何。

    眾人一退再退,由痂沙操控煉金大炮。

    煉金大炮的開啟,需要魔力或者斗氣的灌輸,眼下眾人都被環境禁制住了。痂沙只好引導神力,進行替代。

    神力灌輸到一定程度,煉金大炮開始散發出強勁的氣勢,表面更是籠罩了一層光輝。

    大炮彈藥都被取出來,擺放在炮尾。

    “實心彈、鏈彈、葡萄彈……看來這座煉金大炮是一座船炮。究竟是誰定的貨,能夠用上這種等級的大炮,船只也絕不簡單。”蒼須感慨道。

    炮彈有多種多顆,選擇哪一種令人犯難。

    煉金大炮的充能過程并不是需要持續的,痂沙便暫停充能,使用神術目測樹對這些炮彈鑒定。

    炮彈也是黃金級別的,受到痂沙白銀級的拖累,數次目測術之后,才能獲悉部分信息。

    十幾次目測術之后,痂沙選定了一個綠色龍頭標記的炮彈。

    由大個子搬動,將炮彈從炮尾塞入炮身之中。

    痂沙又動用極目術,預知此次炮擊的行動結果。

    結果讓他十分滿意。

    片刻后,他終于充能完畢,累得疲憊欲死。

    通常而言,如果單獨操控這座煉金大炮,是由黃金級別的超凡者主持的。再不行也得數位白銀強者一起合作。如果煉金大炮架設安裝到了海船上,一般充能則是由海船上的法力池或者魔能爐提供。

    現在,全靠痂沙一個人,幾乎將他榨干。

    “我的狀態很不佳,如果大門破開,發生戰斗,我基本上沒有辦法給諸位提供任何支持。我們還是暫且休整一晚上吧。”痂沙氣喘吁吁。

    眾人沒有絲毫異議。

    痂沙的存在太關鍵了,沒有他,哪怕針金徹底異變,眾人也突破不了魔獸軍團的阻截。

    接下來要對付戰販,沒有痂沙更加不行。

    盡管疲憊至極,痂沙還是在入睡前,勉強主持了眾人的禱告。

    牧師、神父這類的超凡者,和法師、斗者是有區別的。牧師的力量本質上是從神明那里借力,并不是自我的力量。

    但牧師、神父并不是沒有自我的修行。

    他們日常的修行,就是禱告,向神明奉獻自己的信仰,證明自己的虔誠。

    神明根據每位教派成員的虔誠程度、奉獻程度,借給他們神力。

    不斷沐浴神力,運用神力,牧師、神父、主教等等的身體素質也會得到相應的提高。

    從神明的角度來看,如何借出神力,就是要打造一個接收器。

    牧師、神父等等越是虔誠,身體素質越佳,神明就能向他(她、它)透放出更多的神力。

    痂沙晚睡前禱告,入眠沉睡,醒來后又再次禱告,徹底恢復了實力。

    痂沙發動煉金大炮,頓時一聲龍嘯,炮彈發射出去。

    射到大門上后,只是一身悶響,隨后就有大量的濃綠液體四濺而出。

    眾人早已經退到最后方,沒有被綠液波及到。

    綠液腐蝕大門,迅速融化出了一個小洞。隨后十幾個呼吸之內,小洞迅猛擴張,成了一人大小、兩人大小,最后連大個子都能昂首通過的大洞。

    眾人歡呼,這一切都虧了痂沙。

    門后沒有敵人,是一條長長的通道。

    通道四壁都是渾然一體的金屬材質,和之前的出貨倉一樣,都是白色金屬。同時在天花板上,仍舊是不斷閃爍的紅色光源。

    神術——偵測魔法。

    神術——偵測陷阱。

    神術——偵測機關。

    眾人前行,痂沙將這三類神術輪番使用,卻是收效甚微。

    “沒有發現,并不代表真的沒有。這可是戰販的煉金工廠。”痂沙無奈嘆息。

    隊伍氛圍有些凝重,似乎只能用人命來探出一條安全的路線了。

    “稍等一下,我們或許可以用這些鐵木箱子。”三刀忽道,“想想看,這個通道明顯會有大量的貨物通過。機關陷阱不太會對這些貨物出手吧?”

    這是個好主意。

    很快,就有一個鐵木箱子被取過來。

    神術——天界信使。

    一個小巧的光門浮現而出,旋即從門中鉆出一只潔白的飛鳥,外形類似于鴿子。

    痂沙將鴿子塞入木箱當中,大個子用力一踢,整個木箱在光滑的金屬地面上滑出很遠,毫無問題。

    痂沙用心念下令,鴿子頂開木箱蓋子,飛了回來。

    還沒有飛出一百米,忽然從地面、兩邊、上方的洞壁伸出無數長矛,鏘鏘鏘的聲響中,飛鳥被扎死,白金色的血液揮灑一地。

    眾人不禁倒抽一口冷氣。

    “警告!警告!”

    “運貨通道發現入侵者,發現入侵者……”

    塔靈的聲音再次出現。

    “調動駐防魔像,消滅入侵者。”

    眾人的心頓時提起來。

    結果下一刻,塔靈:“沒有檢測到駐防魔像,緊急調動運輸魔像。”

    眾人的心剛放下,又提起來。

    “沒有檢測到運輸魔像,檢測到廢棄魔像三臺,進行緊急維修。”

    “緊急維修成功一臺,廢棄魔像出動!”

    隨后,眾人就看到地面裂開一個四方的口子,從中升起一個臺基,臺基上立著一個鐵皮的人形魔像。

    這個魔像大概有成年人的高度,鍋蓋倒扣般的腦袋,水晶眼瞳散發出紅光,兩個手臂一個是大型的扳手,一個是螺旋轉頭。

    廢棄魔像立即向眾人沖殺過來。

    “射擊!”幾乎下一刻,大量的箭矢就飛射而出。

    冰霜、火焰、酸液、電火花覆蓋在廢棄魔像渾身上下,魔像卻是一往無前,很快就闖過過道。

    眾人不斷后退,鬃戈再次投擲爆炸啞鈴。

    他接受過投擲的訓練,投擲的非常精準。

    一聲爆炸之后,廢棄魔像首次停頓下來,渾身火焰燃燒。

    然而,就在眾人要歡呼起來的時候,它再次開動,沖向眾人。

    眾人臉色難看。

    針金心情也非常沉重。

    “這還只是一頭廢棄魔像而已!”

    “恐怕我得徹底異變,才能對抗它。”

    “但是我可以這樣做嗎?”

    針金非常憂慮。

    現在,痂沙就在他的身邊。身為圣明大帝的神父,他可不是這樣容易蒙騙的。

    一旦針金異變,哪怕只是有限度的異變,如果被痂沙看出破綻,針金怎么解釋?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