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泰阿劍魂 > 第二一一章 驚人之語
    見蒙驁一臉忐忑不安的樣子,嬴政就知道這老小子還有心結:也許,基于他和呂不韋的特殊關系?莫非,其中還有什么不足為外人道的秘密?

    奇怪!不過只要這老小子規規矩矩地提供呂不韋方面的情況,該不追究的就不追究了,再說了,蒙恬很不錯,不能因為這老小子而毀了蒙恬的前程。

    按師父師母的意思這蒙恬應該是自己統一天下的助力,而目前又是自己的二哥,再怎么也要放他一馬啊!只希望他不要陷得太深,否則,在嬴氏將軍們面前,自己也不好交待!

    隨后,他就笑了:“好了,咱們的少將軍們基本都說了看法,蒙驁,你認為如何?你們,還有你們幾個,一個個都要說說自己的見解!咱們現在等于在開戰前軍事會議,哈哈,我們橫掃六國、統一天下的步伐,從今天就開始了,明白嗎?”

    “諾!”將軍們一個個都雙眼放光了,像看見了無限廣闊的戰爭,一個個都巴不得馬上躍馬疆場了,連蒙驁等外姓將軍也不例外。

    “啊!”蒙驁聞言,這才稍稍收回了心神,嘆了口氣,苦笑道:“大王,我還沒理清思維,要不,等我聽完各位將軍們的發言,再表態,如何?”

    心下又惴惴不安了,怕說出來的話不中聽,又惹怒了大王,那,他的日子就不好過了!如果,因為自己的原因,搞得連蒙恬、蒙易都沒有上進之路,那才不妙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自己不就成了蒙家的罪人了嗎?

    嬴政見狀,就知道這老小子一定想多了,笑了:“也罷,很好,那,司馬青云,聽說你一向自命不凡,清高得很,哈哈,只要你有才華,寡人給你機會!”

    那司馬青云聞言,先自得意洋洋了,思索了一下,就立刻笑了,大王,咱們秦國自范睢丞相以來,實行的就是遠交近攻之策,不斷地侵吞六國,像蠶吃桑葉般!如今,咱們大秦已有百萬之眾,大王又英明神武,所以,我們不必小大小鬧了,我以為,咱們的策略應該是抓住戰機,一國一國地消滅,當然,還是要由近及遠,比如,先滅韓國!王妃請勿見怪,末將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說完,臉上竟然有點惴惴不安了,生怕他的話嬴政不爽,至少,在雨依公主那兒肯定有有點不痛快了!

    “無所謂,各位將軍請直言!我現在是大秦的王妃,不再是韓國的公主!唉,所有的事情都該有個結果了,咱們不會成為大王的拖累的,咱們也希望大王統一天下,實現霸業啊!”雨依公主心中雖然不爽快,但卻很識大體,一下就解開了嬴政的心結。

    同時,也解開了周圍所有將軍們的心結,一個個的眼睛都亮了,似乎都想爭著說話了!

    “你們隨便,寡人樂得看你們分析天下形勢!至于先打哪一國,哈哈,咱們慢慢再斟酌,只不過,咱們的征服之計,必須要在十年之后!因為,這十年我們先要完成鄭國渠的修建,這是前提,只有咱們的國力上升了,統一之舉才會越來越快!目前,只能小打小鬧,不得大戰!”嬴政立刻就定下原則了。

    “諾!”眾將又是一陣欣喜,一個個都熱烈地討論起來了。

    嬴齊接著司馬青云的話題,笑了:“司馬將軍剛才的建議是沒錯的,有點語出驚人之意!不過,都泛泛之談而已,并不深刻!我瞧這韓國的事兒,只怕沒那么復雜,一切只要咱們安排得巧妙,說不定會有奇效,相信這早在大王與王妃的計算之中了!我瞧目前咱們大秦最急需做的事情就立王后!哈哈,大王,等過了大王的喪期,你就立王后吧,那才是我們大秦子女的福氣啊!來,老叔敬大王和兩位王妃一杯!”說完,得意地笑了。

    他果然老道!一下就道出來嬴政的心思,當然,也是雨依公主的愿望!

    胡珠兒抿嘴一笑,樂了:“哈哈,老叔就是老叔!好了,大王,過幾天你就立雨依公主為王后吧,哈哈!最好立兩個王后,人個東宮,一個西宮,可是,不是還有兩大公主嗎?哎,還得南宮、北宮啊!”

    她一臉調皮,似乎毫不介意似的!

    “哈哈!哈哈!”所有將軍聽了,都大笑了,一個個都樂不可支了。

    嬴政聞言,隨后,就笑了,隨便,這事兒慢慢再琢磨!不過,我早就答應了老祖宗的,雨依丫頭肯定是我的王后!至于你們怎么安排,我就不管了,那是你們兩個丫頭的事情,哈哈!爽快,這事兒我不操心了!

    “諾,大王放心!哈哈,這事兒我們會商量好的,保證讓大王滿意,咱們不會讓你操心的!”雨依公主甜蜜地說,隨后,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當然,也吻了一下胡珠兒!

    兩大美人兒相視一下,隨后都得意地笑了,似乎她們早就有主意了!

    嬴政見所有的將軍們似乎一下子變傻了,就笑了:“哈哈,這些事情不是你們可以過問的!咱們的老祖宗、老叔也不例外!嘿嘿,好了,話歸正題,接下來,誰分析咱們最近的策略啊!剛才老叔算是開了先河了,今天,我們就議咱們大秦最迫切要解決的事情!不準說廢話,否則,叉出去打二十軍棍,哈哈!玩笑一句,我才懶得打你們呢!”

    說完,眼睛又在眾將的臉上不停地掃射了,看得那些沒說話的將軍們一個個頭皮發麻,竟連蒙恬也不例外!

    因為,他今天還未發言,似乎有點垃圾了,連他自己都覺得應該說話了。

    但,嬴虎卻搶了先,只見他已侃侃而談:“大王,我以為咱們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整飭軍務,提高我們大秦軍隊的戰力!”

    “具體點,我不喜歡聽廢話!”嬴政已不高興了:這不等于沒說嗎?嬴齊、嬴成不是天天都在這里督戰嗎?誰敢偷懶?

    嬴邁見嬴虎說話太籠統,又太常規,就立刻說出來驚世之語:“大王,我以為,咱們目前的第一要務就是除掉咱們大秦的內在敵人,他們才是我們大秦的心腹之患,外敵尚在其次!比如,那些陰謀家,要不要我點名?”

    “不必了,很好,老叔之言甚合我意!放心,在座的都是我大秦的忠勇之士!哈哈,假如連你們都不可信了,那,寡人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嬴政滿意地笑了。

    這回,他不看蒙驁了,否則,眾目睽睽之下,那蒙驁不就沒面子了?更何況,他已是自己埋伏在呂不韋府里的一枚棋子了,一定會有大用的!

    見無人說話了,蒙恬才開口了,大王,我覺得咱們應該結合我們在邊城跟匈奴人開戰、以及大王與趙國初次作戰的經驗,尤其我秦國特有的戰斗力!我們可以將大秦的百萬軍隊分為左中右三軍,分別以地理位置劃分為戰區,然后,咱們根據魏國、趙國、楚國的特點,將三軍的訓練細化,如此,我們就可以做到隨時出擊三國!甚至,我們可以同時跟三國開戰!

    他故意漏掉了韓國,顯然,曉得韓國的事情已初步有了分曉,所以,作戰選擇的對象只有是魏國、趙國、楚國!

    果然,嬴政聞言大喜,笑了:“哈哈,這才是咱們要議的主題,很好,嬴成、王翦、蒙恬,你們三個先仔細商量,形成完整的計劃!當然,決定權在我們嬴齊、嬴麥兩將軍的手里!至于日常訓練,就由嬴龍、嬴虎,還有幾位這些人來主抓!對了,司馬青去,你的想法很好,以后繼續動腦筋,訓練的事兒你也要管起來!“

    “諾!”司馬青云聞言,立刻就得意地笑了:看來,自己的建言并沒有錯,比之其它將軍并不遜色!

    “諾!”其它將軍們也一致回話了,一個個都露出來信服的笑容!

    尤其是嬴華、嬴齊、嬴邁等老將軍,一個個都笑得合不攏嘴:這個大王,絕對比昭襄王還要厲害,大秦統一天下的日子指日可待了。

    而其它的異姓將軍也一個個服氣了:大王連司馬青云都要重用,更何況他們?

    嬴政看了看蒙驁,笑了,蒙將軍,你呢?大家都說了這么多了,哈哈,你就沒想法嗎?

    蒙驁的臉紅了,卻立刻就說話了,大王,我瞧咱們要兩手準備,目前,的確內部穩定為第一要務,咱們正準備修鄭國渠,而有的大臣也不安分,這都需要大王慎重對待!至于外部,咱們需要防趙國人偷襲啊,萬一李牧乘我們不備,也給我們來個偷襲,那就不妙了!

    說完,眼睛卻惴惴不安地看著嬴政,怕自己說錯了,他不爽快!

    “此語很高明啊,哈哈,蒙將軍不愧我大秦的一員虎將!”哪知嬴政尚未表態,嬴華居然先贊賞蒙驁了!

    見嬴華表態了,嬴政滿意了,就笑了:“很好,哈哈,既如此,蒙恬,你就去秦、趙邊境做好防務,記住了,不準讓趙人占了咱們的便宜!王翦,你去魏國邊境,你們兩個互相照應,不得有誤!”

    “諾!”二將一聽,立刻就應了,異姓將軍自然滿臉歡喜,以為這會他們得寵了!

    嬴氏的將軍們自然有點不爽快,卻誰也不敢說三道四,臉上卻有些許的失望感。

    哪知道嬴政接下來的話就讓他們爽快了:“至于咸陽的防務,就由兩位老叔親自坐鎮,王宮嘛,嬴成總管,這些小子個個都要加入,輪流守衛!”

    這叫內外有別!看來,嬴政的目的很明確,咸陽城才是重點!當然,他的目的在于清楚內患,免得連他自己也猜忌蒙恬、王翦,那就不爽快了!

    嬴氏的將軍們一個個都開心地笑了:如此,豈不是要甕中捉王八了嗎?

    這會兒他們明白了:原來,與呂不韋的戰爭已經開始了,早就開始了,也許,一年前就開始了,這正是他們想看到的結果!

    至于其它異姓將軍,這會兒也不敢多說話了,曉得秦國的一場巨變已經開始了,或者說,從嬴政回國那天就開始了!

    不理會眾人的臉色,嬴政已起身敬酒了,自然又讓眾將軍一陣心醉!

    幾時見過大王主動敬酒的?

    無論秦昭襄王,還是后來的兩個先王,都高高在上,最多就是在王宮里宴請他們,隨便吃喝一下就了事,不會走下高高在上的王位,向他們敬酒,因為那是權力、地位的絕對至上!

    現在好了,大王不僅與他們一樣,甲胄在身,還時時向他們敬酒!所以,眾將軍又是一欽服,一個個都眉飛色舞了,不敢再往他處想了!

    尤其是蒙驁,心中更是暗暗贊嘆:呂不韋算什么東西?跟大王比起來,真就是螢火蟲之光,試圖與日月爭輝了!

    在軍中玩得暢快了,回到王宮,心月公主等人自然歡天喜地地迎上來,一見之下,就有點吃醋了:“嘿嘿,這幾天都是兩位姐姐陪伴大王,什么時候輪到咱們啊?”

    “切,隨便你們了,好了,珠兒姐姐,從明天起,咱們兩個讓賢,讓她們幾個輪流侍候大王!免得她們說我們不公平!”雨依公主得意地笑了。

    胡珠兒也是一陣大樂,隨后,就讓她們侍候嬴政了,卻和雨依公主一起去做酒菜了!

    心月公主似乎這才滿意了,一陣撒嬌之后,才笑了:“王子,不是我們吃醋哈,只是姐妹們都太想得到大王的恩寵了!這幾天大王只寵幸她們兩個,咱們有點想大王了!”

    “好了,寡人知道了!很好,反正雨依公主這段時間也侍候不了害人,就你們來吧!記住了,要照顧好雨依公主,明白嗎?”嬴政得意地笑了。

    “啊!”心月公主聞言,不覺愣住了:什么意思?

    惜花公主似乎比她懂事一些,樂了:“姐姐,嘿嘿,雨依姐姐天天侍候大王,肯定中招了,害喜了,哈哈,不知道珠兒姐姐是不是也有了?所以,哈哈,輪到咱們侍候大王了!”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