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暴力丹尊 > 第2975章 話癆一樣的李博淵
    來到人山人海的云葉擂臺,所有人紛紛報名。

    讓陳玄沒有想到的是,今天居然還沒有開始比賽,眼看著陸城主帶著一幫陸羽城的武者朝著廣場走了過去。

    而陳玄的背后卻一直流露出涼颼颼的殺氣,顯然不是別人。

    正是劉德和李水平。

    陸城主看著面前的一名白袍老者,從這名白袍老者的身上,陳玄可以感受到一絲極致壓抑的狂暴靈力,很有可能就是各大王府的長老。

    陸城主也知道,于是急忙對白袍老者露出了恭敬的神色。

    “李長老,我們都是從陸羽城過來的,你應該聽說過我吧,我的名字叫做陸淵!”

    不敢有絲毫怠慢,陸城主也很清楚面前的這名白袍老者有著深厚的背景,是王府之中的長老,于是他緊接著道出了自己這些人的來歷。

    “陸羽城?

    我好像聽說過,原來你是陸淵啊,我看你的面貌非常熟悉,當時咱們肯定見過一面吧,但是卻想不起來在哪里了,讓我想想……”白袍老者赫然立在一旁說道。

    但是他想了片刻都沒有想起來,臉上卻平靜無比,似乎一點也不給陸城主留面子。

    雖說陸城主也是皇室中人,但是,整個皇室龐大無比,到了陸城主的身上,他和皇族的親緣已經越來越淡了。

    雖說他的父親也是王府的府主,但是在諸多的王府里面,實力并不能算是最強的。

    白發老者想不起來,只能問道:“你現在是去陸羽城做城主了是吧?

    后面的這些人全部都是陸羽城過來的嗎?”

    “說得對,我們都是陸羽城的人,他們也全部都是。”

    陸城主指了指身后的陳玄等人,他急忙開口道,言語中全都是尊敬。

    也知道面前的這名白袍老者有著深厚的背景,看到對方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上,陳玄急忙對他抱了抱拳,表達自己的尊敬。

    臉上帶著一絲傲然之色,白袍老者顯然對陳玄露出欣賞之色。

    “好,你們先去那邊等著。

    等一會兒我再來處理,現在云葉帝國所有城市的人都來了,好幾千人呢,我現在忙不過來,你們先等我一會兒,不要著急!”

    白袍老者對他們說完,隨后就朝著旁邊的一個桌子走了過去。

    “現在總共有多少個城市過來了?

    咱們云葉帝國總有好幾百座城,現在怎么就只來了幾十個?

    還有很多都沒有過來,這是怎么回事?

    過幾天比賽就要開始了,他們要是還不來!”

    白袍老者看著坐在了椅子上面的一名青年,口中發出了質問。

    這名青年急忙解釋道:“長老,這我也不清楚啊,現在總共就來了這么些人,我連房間都幫他們訂好了,但是還有很多人沒有過來,也不知道是在路上發生了什么事!”

    這名青年正是王府的弟子,比賽的通知單也全部都是由他發出來的。

    而這白袍老者,便是王府的資深長老,更是云葉城主的親人,權力滔天。

    可以說在這云葉城中,根本就沒有人能動得了他,而云葉王府,也是整個云葉帝國的王府里面勢力最強的一支。

    雖說在武力上面和云霄王府沒有辦法相提并論,但是地位卻并不比云霄王府低。

    眼看著白袍老者的眉毛閃爍著一絲怒氣,這名青年神色頓時發出的變化,急忙說道……  “長老,我已經通知了他們,恐怕是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事吧,要不要過去看看?”

    “看什么看?

    這群人要是不來那就不要參加了,我們云葉王府也不需要遲到的人,要是不來,咱們也不要推遲!”

    白袍老者聲音帶著一絲陰戾,說完之后所有人不敢不給他面子,于是退讓在一旁。

    此刻在陳玄這邊。

    “劉德,你也在這!真是太巧了,哈哈哈,沒想到居然這么巧”遠處一名青年猛然間朝著劉德走了過去,顯然認識對方。

    而陳玄看著此人來到以后,臉上也帶著一絲驚訝之色,這個人的。

    修為似乎不弱  見到來人,劉德臉上流露出了開懷的神色,顯然也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出現在這里,立即上前道:“陳岳,想不到你也來參加了真是太巧了,能在這個地方遇到你,也算是我的榮幸,我本來還以為你不來參加了呢,我聽你的父親說,你之前和妖獸戰斗的時候受到了輕傷,哈哈哈,現在看來已經沒事了吧?”

    陳岳來自于黑巖世界北部的一座城,因為常年和龍血部落進行戰斗,也一樣是實力不俗的城池之一。

    在所有的城市之中實力也非常強悍。

    而來的這名青年他本身實力卻也不低,年紀緩緩就已經達到了神王境界七重初期。

    兩個人頓時開始敘舊,而同時他的目光也開始撇著陳玄,似乎果斷的朝著陳玄開始挑釁,意思是自己認識很多人,想要把它給弄死還不是輕而易舉。

    面對對方的隱身陳玄,不過是輕蔑的笑了一聲,此人一副小人得志的神色,自以為自己認識了一些人,現在他簡直是不把陳玄放在眼里。

    “哈哈,沒想到居然那么巧,可以在這個地方遇到你!”

    李水平同樣大步向前,一手攬住陳岳,似乎兩個人也非常熟悉,隨后他急忙接著道:“我叔叔是不是也過來了?

    沒想到能在這個地方遇到你們,真是太巧了!”

    三個人熱火朝天的聊了起來,隨后急忙說道:“沒有錯,我們三個人已經很久都沒有聚在一起了。”

    “叔叔這次在什么地方?

    我一定要親眼見一見他,已經很久都沒有見到他了,上次分別的時候還是在叔叔的壽辰上,哈哈哈!”

    陳岳緩緩點頭,臉上寫滿了豪爽的神色:“真是多虧你們兩個有心了,我父親這次護送我過來,一路之上也非常辛苦,這次我一定要請你們三個人吃飯,到時候再喊上我父親!”

    “那你父親在哪里呢?

    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到我叔叔了!”

    指了指旁邊,這青年回答道:“他就在那邊,但是現在比賽還沒有開始,他正在幫我處理。”

    順著他手掌的方向,劉德立即大步向前,撥開了人群走了過去。

    就在這時,那白袍老者明顯想起來陸羽城的人,于是連忙招呼著陸城主。

    “你叫什么來著?

    好像是叫陸淵吧,我好像突然想起你了,你是陸步凡那小子的兒子吧!”

    看到白袍老者,居然稱呼陸城主的父親為小子,陳玄滿頭黑線。

    這老頭恐怕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月,年齡恐怕都已經幾千歲了吧。

    對于陸城主的年齡,陳玄也是知道的,現今陸城主已經活了接近一百歲。

    看到白袍老者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名字,他臉上也同樣帶著欣喜之色。

    “來了來了!沒想到大人您居然還記得我,真是太讓我意外了!”

    陸城主內心顯然非常開心立即跑過去,他也知道對方的權力有多大,絲毫不敢怠慢。

    兩個時辰之后,比武即將開始。

    一點都不怠慢,這場比賽只是簡單的抽了簽,陳玄抽的則是有李博淵代替的。

    現在成為了陳玄的鐵桿小弟,李博淵一直跟在陳玄的身后面,一刻也不停著,什么雞毛蒜皮的小事他都搶著去干,也讓陳玄有些不好意思。

    抽簽的時間沒有太長,畢竟只需要有一個人過去代替抽簽就可以,僅僅只過去了半個多時辰就結束了。

    陳玄抽到的對手是一名來自云葉帝國南方的一座城市的武者,對這座城市陳玄并不清楚,只知道來自于帝國的南方。

    雖說對這城認識不太清楚,然而陳玄也打聽了自己的對手。

    足以說明陳玄對這場比賽的重視,因為他很想得到比賽的前一名,若是能夠得到前幾名的成績,就有機會進入云霄王府。

    云霄王府是陳玄準備進入的王府之一,若是能夠進入云霄王府,陳玄距離魔風帝國和龍血部落就更近了一些。

    看著名單上的一名青年,陳玄把目光放在這條上面掃視了一下。

    隨后陳玄讓李博淵幫自己打聽一下,后來才發現此人名叫完顏久,修為不低,已經達到了神王境界五重。

    能夠在這個年紀進入這個境界的顯然也是很強的。

    據說年紀只有20多歲,就已經達到了神王境界。

    黑巖世界中,修煉者雖然前期能夠快速提升修為,然而后面越想提升,需要的時間也就越長。

    從神王境界想要提升到神帝境界,恐怕需要好幾十年,若是想要從神帝境界達到神皇境界,其中更是需要成百上千年的積累。

    而實際上,對于陳玄的境界,李博淵一直不太清楚,畢竟陳玄不顯山不漏水,誰也不清楚他究竟達到何等境界。

    可是從陳玄身上,他始終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

    就連陳玄的敵人也不清楚,他的修為究竟達到了什么境界,畢竟朱雀之力是完全不同的世界體系。

    轉眼間就已經過去了好幾天,這幾天都沒有陳玄的比賽,也讓陳玄有些無聊,于是就在城中閑晃了起來。

    然而這幾天的城中寂靜無比,顯然所有的熱情都被調動到了比武場上,除了比武場上面喊聲震天,現在的整個城中基本上沒有人行走。

    還好云葉城的比武場實在足夠龐大,甚至可以容納上百萬人。

    要不然真的不能讓這么多人同時觀看,也不知道這賣一個票究竟能掙多少靈石……  搖頭嘆了嘆氣,隨后陳玄就直接朝著前方走的出去。

    很快一天就過去了,聽說李博淵在今天的比賽上面擊敗了一名武者,陳玄也給他道賀。

    隔天早晨,陳玄早早的就起來了,聽到外面的鳥兒不斷的鳴叫著,陳玄開始氣沉丹田,吸收著周圍的天地靈力……  今天有他的一場比賽,所以陳玄也沒有怠慢,可是讓陳玄意想不到的是李博淵居然起的比她還早。

    這李博淵好像比陳玄還要緊張一樣,急忙拉著陳玄說道:“陳玄,你的比賽快要開始了,還是趕快過去吧,要不然遲到了就不好了,你知道知道了會怎么樣嗎?

    會被吊銷比賽資格,趕快過去!”

    滿臉都寫著焦急之色,他急忙拉住了陳玄,就朝著比武場的方向跑了過去。

    陳玄也沒有管他,李博淵的修為剛剛提升沒有多久,顯然還沒有習慣于飛行,至于陳玄不過是縱身一跳,身子在空中劃成了一條直線。

    不過是用了幾分鐘就來到了比武場,后面的李博淵氣喘吁吁的趕過來。

    而陳玄剛剛來到這邊以后,頓時看到了臺子上面的白袍老者念出了自己的名字。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