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界毒尊 > 第992章 額外賭局
    徐丹已經氣得不行。

    吳仙池倒是真的不放心蕭易,對著蕭易的身上,便是一頓上下摸索起來。

    “哼,確無一物!”吳仙池哼聲道。

    蕭易不屑道:“對付你們,我也沒必要耍什么手段。”

    這時候,杜陽已經將隔絕之陣布置成功。

    蕭易轉身入陣。

    因為有著隔絕之陣的防護,任何人都不知道陣內的動靜。

    說實話,杜陽心里很緊張。

    蕭易之前只煉制過神品五階的丹藥,他這回去天歌城,雖然也購買幾份煉制神品六階丹藥的神材,但蕭易并沒有給他六階丹藥,只給了一些五階丹藥。

    但蕭易說過,會為他煉制一枚神品六階丹藥作為辛苦費,所以若是煉制六階丹藥,杜陽對蕭易還是有些信心的。

    可是現在要煉制神品七階,杜陽也摸不到準了。

    正常情況下,想要煉制神品七階丹藥,煉丹師的修為至少也得仙神境初期啊!

    沒有這樣的修為,根本無法凝聚出淬煉七階神材的強大神火,神力修為也無法掌控七階丹藥成型時所爆發的強大藥力。

    藥力無法完美凝縮,不僅沒法成丹,還可能引發炸爐……

    杜陽、吳仙池、徐丹等人,就在陣外等著,這一等,便是三天時間……

    “呵,杜陽,老夫覺得你該先回去準備一下移交丹藥管控之權的相關文件了。神品七階的丹藥,雖然極難煉制,但正常情況下,兩天也足夠完成一次煉制了。如今三天過去了,張狂沒有出來,只能說明他第一顆丹藥煉制失敗了。”

    “第一顆煉制失敗,信心受挫,后面的丹藥那就更難煉制成功了。老夫勸你早早叫他出來,至少還能留下個三份神材,別白白浪費了。畢竟……等神風閣停業之后,你們杜家可就沒有了收入來源,那日子可不太好過啊!”吳仙池邪冷笑道。

    三天沒動靜,原本有些擔心的他,此刻倍兒輕松!

    徐丹也是冷笑連連,吳仙池的話,不無道理。

    一個張狂無度的年輕人,在經歷第一次失敗后,豈能保持冷靜的心性進行第二次煉丹?

    心性不穩,丹藥難成!

    杜陽雖然心里擔憂,嘴上卻不屑道:“急什么,連徐丹師煉制神品六階丹藥,都無法保證一次就成功了,何況我家賢婿煉制的是神品七階丹藥,莫說他失敗了一次,就算五次煉制都失敗了,那也不算丟人。”

    “哼,不管丟人不丟人,你們杜家這次都只能認栽了!”吳仙池冷笑道。

    杜陽瞇了瞇眼,道:“吳仙池,要不咱們兩個額外再賭一局?”

    吳仙池眉頭一挑:“你想賭什么?”

    杜陽冷笑道:“若是張狂未能煉制成功,我便讓他將龍血黑炎槍歸還吳家,如何?”

    吳仙池臉色一喜。

    這龍血黑炎槍,不僅僅只是神兵,留在杜家,更會一直提醒著吳家,吳家之子吳浩明曾輸給了杜家女婿張狂!

    若能拿回來,這種恥辱感,便會日漸消除!

    “爹!跟他賭了!痛失龍血黑炎槍,是兒子的心頭之恥!兒子做夢都想將它拿回來!”吳浩明激動的對著吳仙池道。

    吳仙池雖然也激動,但他畢竟人老成精,杜陽能將龍血黑炎槍作為賭注,那他們吳家又要用什么東西作為賭注呢?

    吳仙池冷笑道:“說吧,你又看上我們吳家哪個寶貝了?”

    杜陽咧嘴一笑:“吳家主真是人老智未昏啊!一下子就看透了我的心思。你看,龍血黑炎槍我們杜家已經把玩過一陣日子了,有些玩膩了,所以想換把劍來玩玩。吳家主的隨身兵刃幽影疾火劍,倒是不錯,拿來作為賭注,和龍血黑炎槍也是價值相當。”

    吳仙池臉色頓時一黑!

    這杜陽,竟然打上了他隨身兵刃的主意!

    最氣人的是,杜陽居然說他把吳家的龍血黑炎槍玩膩了!

    “杜陽!看來你也是受了張狂那小子的荼毒,口舌之利倒是長了不少!但老夫奉勸你,做人最好別太囂張,否則只會毀了你辛苦建立起來的杜家!”吳仙池冷笑道。

    杜陽撇嘴道:“你就說賭不賭吧,不夠膽量的話,在張狂出陣之前,你就別扯那些沒用的屁話了,我聽著著實厭煩。”

    吳仙池咬了咬牙,惡狠道:“好,老夫跟你賭了!”

    杜陽冷笑道:“那我們就等著看最后的結果吧!”

    說完,杜陽竟是盤膝了下來。沒辦法,不盤膝凝神,他也有點撐不住了。

    一百萬神石、丹藥管控之權,還有一桿龍血黑炎槍……

    一想到張狂若是失敗而出,杜家要付出的代價,杜陽也有點雙腿發軟。

    他的信心,源于死撐……

    時間,在眾人心如火焚之中一點一點過去。

    轉眼,又是七天。

    吳仙池終于忍不住嘴角抽搐著,又出聲譏諷道:“這張狂到底在陣法之中搞什么鬼,哼,他該不會是煉丹煉著,把自己煉死在里頭了吧?要不然怎么還沒出來?”

    杜陽眼眸一睜,怒聲道:“吳仙池,虧你還是仙神境的修為,這點耐心都沒有嗎?讓你等了十天,又不是讓你等了十年,你急個毛?”

    吳仙池冷笑道:“難道他一直不出來,我們就一直這樣等著?老夫最多再給他一天時間,張狂若再不出來,老夫便會強行破陣,他手中無丹,那便是輸了!到時候,即便你想鬧,鬧到丹盟分會,也是我們占理!”

    杜陽眉頭緊皺,的確,十天的時間,怎么說也夠了。這是一場比試,時間不可能無限制的耗下去。

    “這小子到底在里頭搞什么鬼?”杜陽也是納悶了。

    轟!

    正當杜陽納悶時,陣法之中傳來一道劇烈的轟響聲。

    吳仙池、徐丹等人臉上一陣邪笑狂喜!

    炸爐了!

    肯定是炸爐了!

    “哈哈哈!煉了十天,還是個炸爐的結局!杜陽啊杜陽,你還不快點打開陣法,看看你家賢婿炸死了沒!”吳仙池幸災樂禍的大笑道。

    杜陽臉色一陣陰青,當即連忙撤開了陣法。

    里面,半點煙氣沒有,也沒有炙熱的狂暴能量沖泄出來,只有一張大翻著白眼的人臉無奈瞧向眾人:“你們怎么回事,非得我敲一下陣法,你們才肯放我出來?我在里頭都睡了三天了……”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