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時笙顧霆琛 > 第873章 落落,我真的很幸福
    郁落落帶的這些鮮花異常鮮艷,上面有的還有水珠,應該是方才剛去花店挑選的。

    我笑著問她,“半張臉都貼鮮花會不會太浮夸?這要是讓山下的人看見怪不好意思。”

    “漂亮便行,不過這些鮮花有的大有的小,排序很重要,時笙姐你可以先自己排。”

    我擺弄著,郁落落向我解釋道:“大朵的鮮花不能都放在一塊,也不能放的太稀,聚集在一塊會有鮮花綻放的感覺,況且時笙姐的側臉輪廓非常漂亮,適合這個鮮花妝容。”

    我笑開道:“你自己都有決定了。”

    “那我也要問時笙姐的意見啊。”

    郁落落在化妝方面是一個厲害的人,她將我臉部處理完之后才開始貼著花瓣,怕損傷花瓣的鮮艷度,她異常的小心翼翼,自然也是需要花費時間的,好半天才貼了一朵。

    貼上之后她打量著,打量的時間越長越覺得不對勁,隨后又拆下重新貼,我的耐心在她的擺弄中漸漸的消退,又不好意思打斷她的熱情,心里卻想著什么時候才能完事。

    這個極其的耗費時間,一個小時過后郁落落才貼了一半的鮮花,我有些欲哭無淚的說道:“等化完妝外面的天該黑了,然后下山也要幾個小時,到市里又有什么能玩的呢?”

    郁落落脫口道:“我們不下山。”

    她這是嘴快說錯了。

    我故意問:“我們不是下山玩嗎?”

    我知道是求婚的流程。

    但要裝作不知道。

    郁落落尷尬的笑了笑,然后找了個借口敷衍我道:“倘若太晚了就去附近逛逛啊。”

    “就為了這個折騰一天化妝?”

    “哪有啊,這才兩個小時不到,等我全部貼完頂多三個小時,你瞧時笙姐,鏡子里的你是多么漂亮啊,打扮的漂漂亮亮不好嗎?”

    郁落落這個奉承可不走心。

    我又耐心的等著,期間給席湛發消息問他在哪兒,他未答反問道:“允兒緊張了?”

    我笑了笑解釋,“郁落落給我化妝呢,坐這兒幾個小時了,估計等完事得到晚上了。”

    我又問他,“怎么突然想起求婚。”

    我以為以他的性格會直接辦婚禮。

    “是誰曾經說過我沒有求婚?”

    我曾經的確說過他沒有求婚。

    可我不過是隨嘴一說。

    畢竟我們現在都領證了。

    求不求婚的都無所謂。

    可他記得,并為此付出行動。

    席湛啊,總是給人驚喜。

    也滿足了我身為女人的小女兒心態。

    “求婚都這么興師動眾,那婚禮呢?”

    席湛回復我道:“婚禮時你便知道了。”

    這個男人還真會吊人胃口。

    但無論如何都是大驚喜吧。

    平淡生活中的大驚喜。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郁落落終于貼完了花瓣,右側的臉頰上面盛開著十幾朵的鮮花,她滿意的打量了一會兒道:“眼皮上面我沒有化太濃的妝,褐粉色打底,配你今天這個鮮花很漂亮,剩下的花我給你編一個漂亮的花環,那樣我家時笙姐瞧著就是花仙子。”

    鏡子里的自己是別樣的漂亮。

    我從未見過的漂亮。

    應該是今天是個好日子。

    我起身問她,“換什么衣服呢?”

    “我準備了一套漂亮的衣服,但是我想給時笙姐驚喜,時笙姐蒙上這個面紗好不好?”

    郁落落拿出了一條白色的紗布。

    很長很長,也很漂亮。

    我心里已經清楚她會幫我換上席湛給我設計的那套婚紗,所以我聽話的答應了她。

    我偏頭看了眼窗外道:“天快黑了。”

    “是啊,化妝太耽擱時間了。”

    我閉上眼睛道:“來蒙眼睛吧。”

    郁落落將我的眼睛蒙住,禮盒就放在沙發上的,郁落落很快找到道:“等我一下,我研究一下怎么穿,比較復雜,你耐心等等。”

    我嗯了一聲道:“沒關系的。”

    郁落落花了十幾分鐘的時間才替我穿上禮服,換上之后她讓我坐下替我整理頭發。

    “時笙姐,等我編了花環我們就下樓。”

    我笑著問:“可以摘紗布嗎?”

    “待會下樓再摘。”

    我笑著說:“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只是我有點冷,你可抓緊時間啊。”

    “嗯,時笙姐的手鐲和戒指真漂亮。”

    “鐲子是席湛送的,他的手腕上還有個男款呢,這是他掙的第一份工資買的,手上的三枚戒指,兩枚是席家家主的身份象征,還有一枚是結婚戒指,我和席湛領證時他親自設計送給我的,其他的兩枚是裝飾,剛剛才

    戴上的,我手上的戒指戴的會不會太多了?”

    “沒有,很漂亮。”

    郁落落又接著道:“席湛瞧著冷冰冰的,實際上外冷內熱,對時笙姐好到爆炸,剛開始你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誰都不相信,他們都不相信從未有過緋聞的席湛會選擇一個女人安家立業,而且在他二十七八歲的時候。”

    二十七八歲……

    那時的席湛很年輕。

    當然現在也很年輕。

    “雖然都說他冷酷無情,實際上他是很簡單的一個男人,他細心,處處關懷著身邊每一個人的動態,沒有誰能比他更細心體貼。”

    “時笙姐提起他的神態很幸福。”

    “落落,我真的很幸福。”

    因為對方是席湛而幸福。

    郁落落笑了笑,她隨意的又與我聊了幾句,隨后將花環放在我的腦袋上面,我想看看自己的模樣,也明白她現在不會讓我看。

    驚喜快到了吧?

    席湛的驚喜。

    元宥他們的驚喜。

    郁落落拉著我出門,走到門口她覺得有些不對勁,隨即轉身回了房間過來道:“時笙姐沒戴項鏈,難怪我覺得脖子上空空的。”

    我笑著問:“什么風格的?”

    “配你這身婚……衣裙的。”

    郁落落又差點說漏嘴。

    我笑著說:“我相信你的眼光。”

    郁落落扶著我出門,走到樓梯口最先傳來易徵的聲音,“你們兩個在樓上待了三四個小時,再不下來都可以睡覺了,允兒為什么蒙著眼睛,我過來扶你,免得你待會摔倒。”

    易徵還是挺紳士的,他過來和郁落落一起扶著我下樓梯,我特意裝作不自在的模樣問了一句,“我怎么感覺裙子的下擺很大?”

中国金融在线-首页